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EC】Cherry bomb(上)

【EC】Cherry bomb(上)

 

EC双性转

Erika Lehnsherr&Charlotte Xaiver

脑洞犹如黑洞,OOC特别严重

恶【为】趣【了】味【黄】的ABO

 

 

Charlotte讨厌夏天。

 

讨厌夏天里过分热烈的阳光。

讨厌空气里攒动的浓郁到让人想窒息的信息素味道,或许那里面还掺杂了过量的汗水气味也说不定。

讨厌没完没了的Party,集齐了酒精、性、躁动的青春期男孩女孩:滔滔不绝想要展现自己的傻逼Alpha、故作矜持其实脑子里连脑浆大概都是被操出来的烂熟Omega和众多来寻欢的Beta,合法不合法全都模糊成一条灰色地带,控制他们的大概只有萎缩成核桃仁大小的大脑下垂体孜孜不倦地分泌出的那点儿可怜的荷尔蒙了。

更讨厌课堂上自以为偷偷摸摸,实际上把兴高采烈都写在了脸上的、不停讨论着毕业旅行和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的吵闹同学。

最痛恨自己因此烦躁不安的情绪和乱了套的Omega发情期。

 

天哪说真的她恨春日的倏忽而逝,她一点儿不想毕业,更不想因为毕业就和Erika说再见,哪怕她们高中三年只发生寥寥无几、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的几次对话。

 

她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喜欢Erika,无关于性别,无关于AO之间的天然吸引力,Charlotte甚至怀疑Erika变成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她也会像现在一样喜欢她。

喜欢她暗金色的短发。

喜欢她灰绿色的眼珠。对视的时候总显得冷静淡薄,透着一种无机质的纯粹,顺便一提那真是美到Charlotte想用一整篇论点清晰内容翔实的研究报告去赞美她的基因变异。

更喜欢她的美丽身材。作为少见的女性Alpha她的腰简直细到不可思议,让Charlotte这样的Omega都自惭形秽。可她纤瘦,却充满爆发力,Charlotte和她上同一堂Summers老师的游泳课,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这个。

该死的,她得承认,连Erika罕见的、那种露出所有牙齿的、傻里傻气的笑容她都喜欢。

 

Charlotte咬住了下唇,攥紧了手中的笔,难得地走了神,连下课铃声都能没注意到,直到Raven走过来拍了她的肩:“看,Erika!”

 

Charlotte反射性地转头望向空荡荡的窗外,意识到自己又被Raven耍了,才扁起嘴巴回头拧了拧调皮妹妹的鼻尖。

 

“我认真的,你真应该去和她表白,Charlotte。”Raven拍开了她的手,揽紧了她的肩膀小声建议,“别给我说表白了连朋友都当不成这种胆小鬼的废话,你们上同一节游泳课整整三年而我敢打包票你们之间对话绝不超过五次。别瞪我,Charlotte,我发誓我没有偷窥过你的游泳课,我只是太了解你了。醒醒吧,我的小姐姐,你们俩这样的根本算不上朋友。”

 

Raven耸了耸肩,支起手臂捧住了Charlotte的脸,逼着那双心虚的蓝眼睛和自己对视,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轻了:“Charlotte,勇敢点。我相信世界上没几个Alpha能拒绝得了你。”

 

Charlotte张张嘴巴没能说出话,直到Raven从她的背包里抽出了一盒抑制剂塞进了自己口袋,她飞快地抓住了Raven的手腕,喉咙干得发紧:“Raven你想干什么?”

 

“去个聚会,想参加吗?”Raven眨眨眼,晃了晃手里的抑制剂,笑容里带了一丝揶揄,“我比你更需要这个。而且,我真心希望你这个发情期能用不到这个,甜心。”

 

说完她低下头吻了吻Charlotte的脸颊,Charlotte习惯性地对这个小混蛋心软了,她抬手拨弄了一下妹妹的金发低声叮嘱:“答应我,少点酒精饮料,嗯?”Raven笑容满满地点点头,赶在她反悔要回抑制剂之前飞快地转身溜走了。

 

Charlotte盯着Raven的背影叹了口气,提前体会到了一点儿“女大不中留”的惆怅,过热的天气和泛滥的信息素一起搅得她头晕,后颈处的腺体隐隐有些发涨。她已经开始后悔了,她不该听信了Raven那个小混蛋的花言巧语就把整盒的抑制剂都给了她,她至少得给自己留一两颗,尤其在她晕晕乎乎地皱着眉头拿起手机戳开日程之后,她的心和自己手里的背包带一样被狠狠揪紧了——Raven这个该死的小混蛋,Charlotte现在百分之百确定无论有没有她口中的那场聚会她拿走自己的抑制剂就是故意的,因为、因为Scott Summers老师调整时间之后的游泳课占据了她日程表的整个下午。

 

 

“好姑娘,你迟到喽。”

当Charlotte收拾好自己混乱的情绪,背起背包气喘吁吁地跑到游泳馆的时候,戴着泳镜的Summers老师已经抱着点名板让学生们做下水前的热身运动了。Charlotte飞快扫了眼那群在做热身运动的男孩女孩,并没有发现Erika的身影,这让她感到庆幸又失落。她垂下头小声跟Summers老师说抱歉,年长的男性Omega老师安慰式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告诉她没关系,他身上混杂了青柠、琥珀、雪茄和摩托车机油味的信息素让Charlotte本能的感觉到安心和羡慕——Summers老师是个平稳温和,被标记了的Omega,他混乱奇怪却不难闻的信息素味道让她想起小时候的爸爸妈妈。

 

“Omega假期前的最后一次游泳课?”Erika没来上课的事实让Charlotte放松了很多,她磨磨蹭蹭地不去更衣室换泳衣,反而皱着鼻子眼藏狡黠地调戏起了老师,而后者被她问了个措手不及,摸着鼻子含含糊糊地哼了哼算是回答。

 

Charlotte得逞似的笑起来,蓝眼睛里泛着水光,带点儿小女孩特有的清澈聪慧和真诚,实在是很难让人讨厌。接受了她这次善意调侃的Summers老师催着她去更衣室,女孩笑嘻嘻地应下了,转身正准备走向更衣室的时候冷不丁地瞥见了刚走进游泳馆门口的Erika。

 

天哪,天哪,Charlotte根本止不住自己内心的尖叫,她看着穿着式样老土的运动套装也火辣得像个该死的天后一样的Erika向她走过来,目光在她汗津津的脸上停留的那一瞬就足以让她脸红,却只是越了她和Summers老师点头示意,就径直走向了更衣室。Charlotte抱紧了自己的背包,就像抱紧了自己那颗活蹦乱跳的小心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紧跟着Erika走进了更衣室。

 

这样的情形仿佛是三年来的第一次?

Charlotte躲进Erika隔壁的小隔间里一边换泳衣一边胡思乱想,她甚至有点庆幸这所高中的AO隔离并不严格,毕竟她和Erika还幸运的共享同样的人称代词。她把自己恼人的棕色长发编起来,拧开冷水冲了把热气腾腾的脸蛋,透过一层薄薄水汽抚上和Erika之间的隔板,无不心酸地继续想,这也许就是她和Erika最近的距离了也说不定。

 

“Xaiver,”Erika敲隔板的声音让Charlotte迅速回神,她傻乎乎地大声答了一声在,顺手拧上了水,生怕错过了Erika那把同样让她轻易陷入狂热迷恋的低柔嗓音,“下课了比一场吧,400米赛道,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Scott说你耐力很好,我下周有个比赛,就当陪我练习,请你吃冰淇淋,可以吗?”

 

“好、好的。”,Charlotte感觉自己脸红到快要爆炸,也许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Erika略带德国口音的话尾像只小钩子勾住了她的心,它悬在她的喉间,她怕她一开口就把它吐露到Erika面前,更怕她闭上嘴它就会一路落进胃袋里,像从前一样搅得她胃痛到寝食难安。她只能垂下头喏喏解释:“我是说,我没问题。”

 

Charlotte紧张兮兮地舔着嘴唇,透过隔板下层小小的缝隙看见Erika的脚踝,有细小的水珠滑过,漫上青筋微凸的麦色脚背,消失在透着健康血色的足趾之间。Charlotte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毫无逻辑地嫉妒起那些水珠起来,她的腺体因此涨得发疼,突然上涌的情欲把她的脑子搅得乱七八糟,她赶在自己开始散发信息素之前跌跌撞撞地逃回了泳池,更衣室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使她恰巧错过了Erika那句叹息般的“Charlotte”。

 

之后的游泳课Charlotte一直集中不了注意力,Summers老师为此担心地提醒了她好几次。她恨Omega的生物本能,哪怕潜入水中她也能敏锐捕捉到Erika特有的信息素味道:迷迭香、薄荷、雪松,融成一种晒过太阳之后残留在衣物上的肥皂味儿,温暖,清新,像水波一样柔和地拂过她的身体,搅乱她的脑子、她的心,燃起她火一样的情欲,而Erika本人对此没有一点儿意识。

 

去他妈的没有一点儿意识!

Charlotte愤愤地想,Raven之前的话像毒蛇一样咬住了她的要害,她就是他妈的该死的想要Erika!她想要自己闻起来就是她的!她想要她把她操进床垫!她甚至想要她Alpha的结,死死地钉住她让她痛,让全世界都知道她是她一个人的Omega!

 

这一连串的湿热幻想让Charlotte腿软地几乎站不住,她浑浑噩噩地结束了这堂游泳课,又浑浑噩噩地完成了和Erika约定好的比赛:果不其然是Erika赢了,她摘下泳帽隔着赛道看向Charlotte的时候,仅仅是注视着她灰绿色的眼睛,Charlotte就绝望地发现自己快湿了。

 

“还想吃冰淇淋吗?”Erika爬上岸,弯下腰把手递给了Charlotte,“你看上去不太舒服。”

 

她看上去有B或是C,陷在下流幻想里出不去的Charlotte直勾勾地盯着Erika的胸口,没有注意到这个平时能让她欢呼雀跃到几天几夜睡不着的机会:握住Erika的手。

 

“小Erika~啊,Xaiver也在吗?”

Emma Frost的出场永远伴随着冷艳到夸张的妆容和白到晃人眼的性感套装,她看上去甚至不像一个高中生,以上这些都不是Charlotte决定讨厌她的原因,只因为她是Erika的唯一一个Omega朋友。

 

Charlotte讨厌她,更讨厌看到她来之后Erika就飞快去更衣室换好了衣服,带着歉意跟她约定冰淇淋推到下一次。

 

Charlotte坐在更衣室的休息椅上,脸上情欲的潮红褪了个干净,只剩下苍白皮肤的本色,和湿哒哒的垂到鼻尖没生气的棕发。她背对着Erika和Emma整理背包,没看见Erika犹犹豫豫想要为她拿毛巾的手,只听见她们离开时Erika那句轻飘飘的“早点回家。”

 

真丢人,她把自己的脸埋进干燥的毛巾里,柔软的面料迅速吸收了她眼角的那点湿意,Charlotte觉得自己的心脏沉进了胃里,那比她想象中的痛多了,那简直太糟糕了,最糟糕的是她还是那么喜欢Erika。

 


tbc



放飞自我感觉真好哎嘿嘿。

评论(3)
热度(43)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