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橘子汽水

“橘子汽水的香味飘在空气中”

 

海岛的天气温暖得过分,连仲春的温度都超过了山城的初夏。王源趁着拍摄的休息间隙躲到树下避开下午过分热烈的阳光,一边念念叨叨地小声背着下一场的台词,一边仰起脸由着剧组的化妆师给他补妆,整个人还是带着一点郁躁难耐的热度,抬手正打算松松衬衣领口,小臂冷不丁地就碰上了一点儿这种大热天里难得的冰凉水汽。他抿了抿嘴巴,抬起的手迅速转了个方向,敏锐地抓住了贴着衬衫的那点儿清凉的源头——一瓶还冒着凉意的芬达汽水,和拿到冰汽水第一时间就赶来逗他的那个人的小指头。

 

尽职尽责的化妆师还在忙着给他扑粉,王源皱了皱鼻子,却还是乖乖的没睁开眼睛,只在接过汽水的瞬间,借着瓶身的遮挡捏了捏那个人被水气沾湿的指尖。指腹相接带过来的一丝凉气比落入掌心的冰汽水更快更有效地驱散了萦绕在王源心头的那团燥热,他闭着眼睛翘起唇角,声音就像挂着露水的薄荷在风里摇曳,自然中携着笃定的清新甜蜜。薄荷叶上的露水落了地,那个人的名字也出了口。

——王俊凯。

 

“嗯。”被叫到名字的王俊凯却没了拿着冰汽水来找王源的愉快从容,收回手搓了搓衬衫衣角,被捏得微红的指尖把羞赧的颜色一路传到了耳朵根,以至于他都不记得去问下王源那个答案指向太过明显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是我?”

 

王俊凯摸了摸鼻子,看着身边补妆完毕的王源垂下眼睛认真费力地拧着有些湿滑的汽水瓶盖。冒着白气的汽水是原味的橘,鲜润色泽衬得王源搭在上面的手指更加洁白纤长。王俊凯晃晃脑袋,战胜了自己那点儿不为人知的害羞情绪,抬手揉了把王源的脑袋后就自自然然地接过了汽水瓶,擦干了水汽的手指一拧一旋揭开了瓶盖,费劲颠簸了好一会儿的碳酸饮料压不住水解而出的二氧化碳,甜甜的橘子味汩汩地往外涌,黏黏腻腻地流过王俊凯的手指。

 

爱干净的处女座立马皱眉想扔瓶,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反应迅速地去找纸巾,只有王源这个没良心的小天蝎笑得愉快又张扬,没等纸巾拿过来,低头直接就着王俊凯的手急急地接了一口汽水,舌尖滑过指节,尝到的全都是橘子汽水的甜味。

 

王源抬头,笑眯眯地看了眼红了耳朵举着汽水艰难抉择着放还是不放的王俊凯,眼底卧蚕挤成了两弯倒挂的月牙,眼尾飞扬,狡黠得像他咽下的橘子汽水一样过分鲜润明亮。他张了张嘴巴,对着王俊凯那双跟着自己笑起来的桃花眼却把自己想说的话忘了个精光,只傻乎乎地憋出了一个汽水嗝。

 

王俊凯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伸出那只捏着瓶盖没被沾到黏甜汽水的手拍了拍王源的后背,眼里笑意深深,掩不住的关切织成世界上最绵密温柔丝线将他们俩缠绕在一起:“慢点喝。”

 

“嗯嗯。”王源挺直了背点头应声,毫不在意地握住王俊凯举着汽水的那只手凑到了他嘴边,偏过脑袋,笑容依旧比橘子汽水还甜:“一起喝。”

 

王俊凯挑挑眉,仰头喝了口汽水,眼角余光落在王源弯弯的唇边,只觉得全世界的橘子汽水加起来,大概也不会比这一刻更甜。

 

 

“你嘴角的奶油看的我好心动”

 

海岛春日过半,花草开的热烈,连天气也跟着凑热闹,一路直上的升温仿佛盛夏。王俊凯费了好大劲儿才劝动经纪人格外开恩给了个吃雪糕的机会,他举着根冰棍翘起腿等着王源挑完过来,想到王源那双亮亮的眼睛就止不住笑。

 

王俊凯自己傻乐了好一阵,完全没发现举着雪糕边走边吃的王源已经坐到了他对面。王源垂下眼睛专心对付手上的雪糕,他虽然珍惜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凉冰冰的甜蜜,却也忍不住抬头看向对面笑得傻乎乎的王俊凯:看他眯起来的眼,看他翘上去的唇,看他两颊舒展开浅浅的笑纹。看着看着,连自己的眼睛也跟着不受控制地弯了起来,赶紧掩饰情绪似的低头吮了口雪糕,小小声地在心底吐槽了句不知道说谁的“傻子”,一个没注意就把奶油蹭到了嘴角,自己却浑然不觉,依然鼓着腮帮像个着急储粮的小松鼠。

 

而正翘着虎牙傻笑的王俊凯低头咬了口雪糕,被冰的一个激灵,抽了口气舔了舔牙根才从关于王源像是涌动着清凉甜蜜的葡萄汁液的圆眼睛的幻想里醒过来,一抬眼就注意到了沾在王源唇角上的那抹奶油。

 

绵绵软软的一抹白,湿漉漉亮晶晶,点在王源自然往上翘起的嘴角上面,摇摇欲坠得像个奶油甜味的梦境。

 

王俊凯下意识地舔了舔唇,故意做出一副不在意的姿态继续吃雪糕,不听话视线却黏在了王源嘴角,活像只见了小鱼干的猫。

 

他看着王源的嘴唇张张合合,被雪糕急冻成一种湿润的红,像内里透着光的石榴籽,时深时浅的,蓄满了酸甜汁液。半干的奶油依然固执得缀在他唇边,像道精心制作的甜点,被端出橱窗,放在王俊凯触手可及的地方,等待着他的品尝。不声不响的,却透出最为可爱迷人的奇特吸引力。

 

王俊凯吞了口口水,喉结耸动了好几下,还是没忍住地抬手抹掉了王源嘴角的奶油,甜点被食客小心开封。被吓了一跳的王源抬头瞪了王俊凯一眼,那人却只是歪着脑袋继续笑,看他眼里涌动的葡萄汁液晃出来,果然是和指尖的奶油一样甜。

 

 

“我和你的默契有种节奏,牵着我的心跳跟你走”

 

王源去爵迹宣传的前一天是个阴雨天。

 

他们刚拍完室内戏,拎了把伞出门继续拍室外,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夏常安和蓝色外衣的隋玉拿起了同一把蓝黑格子伞,隋玉的手指搭在伞柄弯里,夏常安则捏住了细长伞柄,悬了空的小指和拇指碰到一起,燃起一点儿悸动的酥麻,他们俩同时转头微笑,呼啦一下,又变成了现实里的王俊凯和王源。

 

王源松开手,等着王俊凯撑伞带他一起出门,倏忽之间想起了刚刚剧里夏常安和隋玉的那次握手,王俊凯伸开手他就合了上去,像种莫名其妙又与生俱来的默契。

 

王俊凯撑开伞揽过王源的肩膀,想到的却是更之前的那次排演,被发现的002找到夏常安,软下身体倒进他的怀里,王源明明只占了半边,却笃信他不会让自己摔下去。一落一拥之间,都是默契支撑。王俊凯从小就喜欢和自己有默契的人,更喜欢这个人就是王源。

 

天气不好,室外戏也拍不久,再加上王源明天要早起赶飞机去参与爵迹宣传,剧组早早地收了工,王俊凯和王源继续合撑着一把伞慢慢走回酒店,细细雨丝带来些许春寒,王源紧了紧外套,身边一直啰啰嗦嗦嘱咐他注意安全好好休息的王俊凯立马住口,抬手勾上他的肩膀,温热掌心贴在他凉冰冰的后颈,揉了两下之后把他揽得更紧,抬起腿加快了步速。

 

王源很快跟上了他的步伐,走着走着却忍不住转过脸,微微抬起下巴望向他,正巧对上王俊凯含着笑意偏过来的视线,挺不好意思地低头蹭了蹭王俊凯的发尾,唇角眼梢,都是遮不住的笑。

 

世界上最让人心动的默契,无非就是:

——我一见你就笑。

 

 

fin.



之前给星河写的小甜饼,希望你们喜欢啦。

评论(13)
热度(572)
  1. 王家的小小凱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