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棉花糖巧克力2

02 松露巧克力

 

01戳我


第二天刚下班,王俊凯难得的不用闹钟提醒早早换好了运动服,抱着昨天那个小男生王源的外套和保温杯就出了门,那袋草莓夹心的棉花糖还剩了两颗,被他放在书桌上不舍得再吃。

 

大概是星座的关系他有点轻微的洁癖,而昨天却奇怪地在洗不洗杯子和外衣的问题上纠结了半天,虽然最终还是出于卫生和礼貌方面的考虑清洗了干净,但大晚上躺到床上时还在怀念他的杯子外套上那股浓浓的热巧克力香。

 

那必须都是热巧克力太好喝的原因!

王俊凯自省完毕,趴在床板上做了二十个俯卧撑,运动过后小肚子汗津津的,却依然坚挺地鼓出一小块。王俊凯叹口气,抬手拍了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咕噜一下利落起身,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私敲了叶澜,问了一个很有教育性质的深夜问题:“怎么跟比自己年纪小很多的人顺利交流?”

 

那头回了一串省略号,叶澜大魔王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一针见血地点破了这个问题的隐藏内容:“王俊凯你想泡哪家的花季少年少女啊?”

 

女孩子家家的要不要这么犀利!其实也并不是啊!

王俊凯当时回了个冷漠脸就放下手机不再回话。他今天上班的时候倒是挺心无旁骛的,只是这会儿抱着装衣服杯子的纸袋坐在昨天的那个位置上在等王源,却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叶澜在微信上的那句反问。

 

我真的不想泡他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王俊凯抱紧了纸袋皱紧眉头认真仔细地考虑着这个事关自己性向的严肃问题,没等他想出正确答案,一手转着篮球一手拎着书包的王源就出现在他面前,抱起篮球自然的抽过王俊凯怀里的纸袋,坐到他身边,傍晚的阳光稠得像金黄蜂蜜,流淌在他巧克力色的瞳仁里,他勾起嘴角,鲜润唇色饱满得像水洗过的樱桃:“你好啊,王俊凯。”

 

“你好。”王俊凯动了动屁股给他挪出更多位置,手上虚抱纸袋的姿态还没变,侧过脸笑得有些局促,“昨天……多谢你啦。”

 

“没事儿,助人为乐嘛。”王源笑眯眯地随口回了他一句,低头把篮球放在脚边,努力把纸袋塞进书包,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抽了一口气,赶紧把纸袋拿到一遍,翻了翻书包夹层,掏出一个折得方方正正的牛皮纸小袋子递到王俊凯手上,看着他有点懵的眼神儿抿嘴笑了笑之后才开口解释,“松露巧克力,我自己做的,加多了酒减少了奶油,热量不是很高,送你的。”

 

“嗯……”虽然在听到“松露巧克力”五个字的时候,王俊凯的口腔就自然地开始分泌唾液,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在运动服的遮掩下不太明显的小肚子,还是吞下口水绷紧了牙关选择婉拒,“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啊,这是我做多的。而且感觉你不是会因为低血糖特意去买糖的那种人。”王源顺着王俊凯的目光滑到他的小肚子上,动了动手指想起昨天不小心碰到那里软软弹弹的触感就有点心痒,他收回目光落在王俊凯的高挺鼻骨上,斟酌了一下,把接下来想说的那个理由“而且你连晕倒的时候都在强调你在减肥。”给咽了下去。

 

王俊凯被对抗低血糖大魔王这个正当理由打动了,拒绝的态度也跟着软化了下来。都是男人也不能太矫情,更何况王源捏着小袋子的时间有点长了,受热的可可粉香气漏了出来,促使着王俊凯快速做出接受好意的决定。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接过了牛皮纸袋放进自己随身的运动包里,简单道谢之后,正在处于减肥状态中的愧悔感又冒上心头,极度想运动运动来弥补一下。他弯腰拾起王源放在脚边的篮球,双手交替着拍了几下,主动向王源提出了邀请:“今天也一起打球吗?”

 

王源单手就截下了他的球,王俊凯也没生气,反而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期待的神色过分明显,王源动了动喉结,还是没忍心像拒绝其他人一样直截了当地来一句“因为你技术太差所以我不想和你打。”只得清了清嗓子之后在自己身上找理由:“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不太想打篮球。”

 

说完飞快地扫了王俊凯一眼,看到他眼底希望光芒闪闪烁烁的,只好叹口气补充了个折中的办法:“要不你陪我去慢跑吧,我知道附近有条不错的路线。”

 

慢跑听起来也很不错啊!

只想运动一下抵消收了巧克力之后的愧疚感的王俊凯点点头同意地很痛快。等着王源把书包放到他同学那边,跑过篮球场时停在罚球线边缘斜斜一投,扔了篮球就向王俊凯跑过来。身后的橙色篮球顺利入框,而他穿着简单的纯色连帽衫,也一阵风似的顺利地闯进了王俊凯的心房。

 

“跟我走呗,跑起来。”王源跑过王俊凯的身边,抬了下手臂没大没小地拍在王俊凯肩上。王俊凯被这一下拍的有些傻,嘴角却忍不住地往上提,摇摇头跟着王源开始跑步。

 

王源不常跑步,节奏却把握得很好,这次因为带上了王俊凯还特意放慢了一点儿速度,没几分钟就等到了追上来的他,边调整呼吸边开口闲聊:“哎王源,我发现你篮球打得不错啊。”

 

王源也没谦虚,点点头接话:“嗯,我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

 

王俊凯舔舔唇,脑袋一抽错过了这个深入了解他学校生活的话题,傻呵呵地一笑显摆起自己:“那你客观的评价一下我打得好不好?当然我知道没你好啦。”

 

王源回想起他那小猫拍球似的动作就抽了抽嘴角,转头看了眼满脸认真求表扬的王俊凯,抿抿唇鬼使神差地昧着良心说了点儿好听的:“挺,挺好的。”

 

“是吧,我也觉得。”得到肯定的王俊凯立马昂首挺胸充满自信,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都快两年没打过篮球了。”

 

王源弯起眼睛笑了笑没说话,心里觉得王俊凯这人真是意外较真的可爱,和他看上去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王俊凯被他这个笑晃了一下眼,猝不及防地踢到路边的一块小石子,眼看着就要摔下去,后颈就被王源眼疾手快地一提,站直以后就张大了嘴,过了好一会儿才摸着胸口大喘气。

 

王源在旁边看得好气又好笑,撑着膝盖等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始说话:“哎,你今年到底多少岁了啊王俊凯,我怎么感觉你活的这么不靠谱呢?”

 

“小朋友别乱说,我可是二十五岁的成功人士。”王俊凯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总算找到了一点儿安全的实感,抬抬下巴示意王源继续跑,反驳得很爽快。

 

王源吐吐舌头,跟在他身后满不在乎地做了个鬼脸,冷不丁听见前面的王俊凯把问题抛给了他:“还说我呢?你今天怎么生病了?”

 

王源赶紧收回了那个鬼脸,正想着他怎么就生病,脑袋里灵光一现才想起自己之前那个身体不舒服的借口,一时没想到怎么圆,支支吾吾地说了最简单的感冒。

 

王俊凯却因为他这段支吾,把思维发散到别的地方,当即就内疚了起来。

 

不会是因为昨天把外套给了我所以才感冒了吧。

他这么想着,回头看了眼王源,小男生的皮肤很白,跑了好一会儿都没见一点儿红晕,于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干脆停下来等他。王源被前面突然停下的王俊凯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刹住脚步,正巧撞进回身的王俊凯怀里,两个将近一米八的男人这么面对面,气氛着实有点古怪。

 

王俊凯呵呵笑了两声往后退了一大步,扶住王源站稳的那只手臂却没收回,抬手摸摸鼻子莫名心虚,念念叨叨地边走边给王源科普感冒注意事项,从多喝热水一直说到哪个医院挂号快哪种药效果好,最后才含含糊糊地让他多穿点衣服,眼底愧疚遮都遮不住。

 

王源转转眼珠大概明白是王俊凯想歪了,但他从小和外公外婆一起住,听到这样啰啰嗦嗦的念叨并不会觉得不耐烦,反而还有些说不上来的亲切感,特别是再配上王俊凯那张青年才俊的脸,反差大到萌得他不行。王源难得恶作剧心起,故意咳嗽了声顺着王俊凯的思路继续刺激:“没事啦,反正感冒很快就会好的。还是低血糖更要注意,发作的时候手脚冰凉会很难受吧?”

 

王俊凯这会儿更内疚了,垂下眼睛不敢看他,动了动嘴唇岔开话题:“也还好啦,哎你挺会照顾人的,周围有熟悉的人也低血糖?”

 

怎么还是围绕低血糖啊?

王俊凯差点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蠢哭,突然挑挑眉灵机一动,压低了声音补了一句:“女朋友吗?”

 

不对啊这口气怎么这么八卦这么酸!完全不符合我的初衷啊!

王俊凯面上镇定内心纠结地自我检讨,只是没等他检讨完,王源就笑着否认了:“不是女朋友,我们学校校规第十条就是不准谈恋爱。是我表姐,她在市里开咖啡馆,我周末有时会去她那打工,所以比较熟,遇上过几次她低血糖,算是有经验。”

 

早过了叛逆期的优秀青年王俊凯难得有感而发,低声吐槽了句:“校规什么的不就是用来破坏的吗?”心里却因为王源否认了女朋友的存在隐隐有些高兴,听他说着勾起嘴角越发好奇:“你还打工啊?做服务生端盘子吗?你够年龄了吗?”

 

王俊凯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没过脑,问出口才觉得有点失礼,碍于面子纠结了一会儿没立即道歉,王源皱了皱眉头,却也没真的因为这个生气:“我十六啦,不算童工叻,而且我是去弹钢琴的,不端盘子。”

 

王源抬着下巴挺骄傲,嘴巴还是不太高兴地扁着,小模样儿看得王俊凯心痒,脑袋里想着这小男生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嘴上还配合着惊讶了一把:“你会弹钢琴啊。”

 

“嗯。”王源点点头,对王俊凯恰到好处的惊讶还挺受用,一脸认真地给他解释,“我小时候学的,现在也还在学。”

 

王俊凯这回是真的有点惊讶了:“你想考艺术生?以后继续学音乐?”

 

“没吧,我还没想好。”王源快走几步,到了岔道口给王俊凯领路,转身冲他一笑,晃动着巧克力色的眼睛里是一贯的清澈单纯,“就是喜欢而已啊。”

 

王俊凯心里一动,就那么一瞬,他看着面前的王源,像是看见了从前的自己。他自嘲地摇摇头跟着王源往前走,听着打开话匣子的小男生给他吐槽学校里的老师同学,他不靠谱的研究员父母,表姐咖啡店里的奇葩客人……他边倒退着走边说得兴奋,王俊凯也听得认真,没注意天色已晚,一路直出了小区过了学校走到了江边。

 

初春的江风清爽里也带了凉意,王俊凯自然担心起王源的感冒,停下脚步提议往回走。王源低头看了眼自己腕上的电子表,笑嘻嘻地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蹦蹦跳跳地走到王俊凯身边,双手合十地求他再等一分钟。王俊凯看着他亮闪闪的眼睛就没法真的拒绝,掏出手机假装不在意地要求交换联系方式,王源大大方方地给了,顺便把王俊凯有的社交软件都加了个遍,抿抿嘴特惊讶:“你还真叫王俊凯啊。”

 

“那是,我不骗人的好吗。”王俊凯低头点开王源的微信头像,一只长耳朵的兔子压住底下圆乎乎的小猫,轻笑一声点了保存,挑了挑眉唇角的笑意未褪。

 

“那我亏了。”王源收好手机和他开玩笑,心里却和昨天的王俊凯一样,因为同姓这个巧合既惊奇又高兴。

 

话音未落,秒针已经飞快地走完了一圈,江边的路灯刷拉一下全部亮了起来,照的江面一瞬波光盈盈,宛如白昼。王俊凯瞪圆眼睛惊讶抬头,正对上王源一双同样波光盈盈的眼,巧克力在里面化开,化成三分得意七分温柔的可爱。

 

王俊凯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倒是目的达成的王源摆摆手先跟他道别:“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明天,明天一起打篮球吧,王俊凯。我教你。”

 

王俊凯点点头,看着他动作轻巧地过了马路,又想起什么似的朝他边挥手边叫唤:“那你书包怎么办?”

 

“我同学会带给我的!”王源回答的大声,隔着一条马路冲他笑,像棉花糖掉进了巧克力,甜蜜得让人心动。

 

王俊凯一个人握着手机往回走,正准备把手机放回运动包里时摸到了王源送给他的那包松露巧克力。他低着头微微笑,拆开了四四方方的牛皮纸包,用手捏起了圆溜溜的一颗放进嘴里,纯可可粉的苦涩香醇在舌头上打了个滚就不见,巧克力、淡奶油混着朗姆酒,一层层地在舌尖融化,的确像王源说的那样不是很甜,却意外的唇齿留香,让人心情舒畅。

 

王俊凯吸了吸肚子,把剩下的巧克力收好,拿起手机打开了昨天自己和叶澜的微信对话,在那个大写的冷漠表情下非常恳切地补了一句:“怎么泡?”

 

 

tbc


我居然日更了快鼓掌!

评论(37)
热度(311)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