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段子补档

#随玉而安#段子合集

坐高铁时无聊写的,发过微博,一起在这补个档。(如果排版难看一定是手机版的锅)

关于初遇
夏常安第一次见到隋玉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他会是个AI。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隋玉太好看了。

十几岁的少年随便套了件军绿色的薄外套,背对着阳光并腿坐在海岛上寻常的低矮平房的屋顶上。海风吹动了他薄薄的刘海,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圆圆杏眼。他伸长了腿,望向不远处蔚蓝大海的目光也似海般的平寂。那时正值春天,屋旁的玉兰花开了近半,厚重洁白的花瓣在他身后欲落未落。正应了夏常安刚读过的那句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夏常安不顾面对的刺眼阳光,眯细了眼有点傻乎乎地抬头盯着隋玉看,而远眺大海的少年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他的目光,阳光洒在他的黑发上,给他整个人都笼上一层细细的光晕。

“屋顶上面好玩吗?”
夏常安看着他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了良久,才提高了声音开口询问。隋玉被突然出声的他吓了一跳,探出身体看到了他,咬了咬花瓣似的下唇带着点儿鼻音回答:“不好玩儿。”

夏常安挑挑眉表示疑问,隋玉就善解人意地抽了抽鼻子耐心给他解释:“我们一群人在一起玩,然后、然后我就被留在上面了。”

夏常安抽了抽嘴角,听着隋玉软乎乎的解释,又抬头看了眼他过分精致的脸庞,基本认定了这就是件赤裸裸的小型霸凌。他叹了口气想提醒一下这个看起来过分单纯的同龄人,可对上隋玉澄澈的眼波心就软了,转了转眼珠认真想办法帮他:“我去找个梯子给你吧。”

隋玉滑到房屋边缘,探出脑袋仔细看了看底下素不相识的夏常安,张张嘴巴想说点什么道谢,这点小动作却把底下的男生吓得够呛:“你坐回去你坐回去,危不危险啊!我这就去借梯子,你快坐好。”

隋玉看着夏常安急匆匆去借梯子的背影,一句“谢谢”咽在喉间没发出来,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看起来无奈又愉快。

夏常安很快借来了梯子给隋玉解了围,终于安全落地的少年冲他感激地笑,顶着一只被海风吹红的鼻头依然笑得眉眼弯弯。他小心翼翼地冲着夏常安伸出手,声音清亮却柔软,暖玉似的烫在夏常安的胸口:“隋玉。”

夏常安偷偷擦了把刚刚扶梯子时手心里冒上来的细汗,伸手握住了隋玉温度偏低的手掌,对上他的眼睛提了提嘴角:“夏常安。”

隋玉点了点头,小声重复了一遍夏常安的名字,干燥的手心贴上他的,激起一串细小而麻痒的电流。

夏常安那时看着隋玉,只觉得这少年眉眼口鼻无一不美,和那些泯然众人的AI完全不同。他就是人群里的一块玉石,温润和婉,精致得出尘也单纯得出尘,容不得一丝瑕疵,让人忍不住就想把他捧在心口。

关于争执
夏常安拿着篮球砸向他的时候,半倒在地上的隋玉还是一动不动。在理智上他知道自己不会受伤也不会坏,但还是觉得心口的零件稀稀拉拉地散了满胸腔,堵得他说不出话。他缓慢地眨动眼睛,长睫毛下的水汽一波波地往上涌,却依然抿着唇不言不语,没有丝毫为自己辩白的意思,等着承受那一下篮球砸到身上的痛楚。

隋玉撑起身体仰头望着夏常安,后者的动作在他眼里被完全慢放分解,而他却抽不出一点儿空却分析处理,他耸动了一下喉结,却只是想着原来想要流泪的冲动里包含着这么多的复杂情感,委屈,失望,不甘,一点点让他心痛的喜欢和很多很多的无可奈何。他就这么像人类一样体验着,感受着那种无法抗拒的情感狂潮,半边眼泪就落了下来。而与此同时,夏常安手里的篮球也掉了下来,骨碌碌地滚到一边,偌大球场里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俩的呼吸声。

“为什么不躲?你又不是AI!不会痛的吗?”夏常安的嘴唇颤抖,胸膛剧烈地起伏,想伸出手拉起隋玉,却在看到他的眼泪时僵在了一半。隋玉像完全没意识到他自己的那道泪痕一样,抬着下巴回应地认真又柔软:“可你是我的朋友啊。”

“傻瓜!”,夏常安胡乱抹了把眼睛,气冲冲地指责他。隋玉刚扁了扁嘴,人类男孩就一把拉起了他,指腹温柔地擦过他的眼下。

隋玉愣了愣,抬手按住夏常安的指腹擦了擦,骗不了人的湿漉漉的触感让他眼里涌起了更多的水汽。夏常安也被他突来的眼泪吓着了,借着一点儿身高优势把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抱紧了他。他们胸膛紧贴,人类的心跳紧贴着AI感官敏锐的皮肤上,让隋玉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一直不紧不慢运行着的机械心脏也好像沾染了人类男孩的勃勃生机,逐渐加快的节奏让他快乐又不安。

“以后,不要让别人欺负你了。”夏常安感觉脖颈那边的热度消退了一些,才抬手揉了揉隋玉的后脑,想了想又继续补充,“我也不行。”

“嗯。”隋玉的脊背僵直了下,还是乖乖地点头应了,小鼻音听得夏常安心软非常,他揽住隋玉的肩膀把他抱得更紧。AI终于不再紧张,他偷偷抬起眼看到夏常安后颈的一颗小痣,收紧了圈在他腰间的手臂。

关于记忆
隋玉在夏常安得知他人工智能的身份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才对他坦白自己的记忆构造。
“我的大脑组成和你相似。”缩在黑色卫衣里的原型仿真AI说起这个时的表情总是有点不太自然,他扁扁嘴巴,侧脸线条流畅美丽得更像是艺术品。

“不过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不仅会在这里记着,”他顿了顿,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指尖微微泛着红,“还会备份一份到自带硬盘。”

“哦。”夏常安舔了舔唇,盯着他瞬间缩进袖口里的泛红指尖,正犹豫着要不要握上去,生硬转了转眼珠就随口开了句玩笑,“比如什么?英语单词还是数学题目?难怪你成绩比我好。”

隋玉翘起唇角摇了摇头,声音压的挺低,听起来却格外认真:“我没有。”

他抬起头侧过脸直视着夏常安的眼睛,眼神是AI独有的诚恳正直和理智温柔,一字一句地砸进夏常安心里:“我备份的所有东西都是关于你的。”

少年的脸红心跳来得实诚又可爱,夏常安赶紧别过脸去,害羞地不敢直视隋玉的眼,连声音都含在嗓子眼里,带着点儿甜腻的迷糊:“听起来挺奇怪的。”

“奇怪吗?”成功隐藏在人类中生活了那么久的隋玉有时候还是搞不清楚身边男孩的反应,他皱皱眉头,拽住夏常安白衬衫的衣角继续认真地补充说明,“可这样我才能永远记住你啊。”

传闻中高冷无比的侦探少年夏常安抬手搓了搓自己发红的脸颊,实在敌不过他的AI恋人的诚实小情话,刻意地转着头也没法掩盖自己通红的耳根。

关于喜欢
“所以你是听谁说的,我喜欢你只是AI共情机制的设定?”
隋玉的眼睛红红的,瞪圆了看向抱着熊猫头套的夏常安,抿着唇委屈到不行。

可套着熊猫人偶服的夏常安比他还委屈,闷在头套里的时间太长,让他脸颊发红,汗湿的刘海一缕缕得黏在额头上,看起来有点滑稽,而他的眼眶却发着红,森森水汽在眼底氤了一片。他别过脸去,一口牙咬得死紧,缩起长腿扭过身体,完全不想给隋玉解释的机会。

隋玉叹了口气弯下腰,做了一个共情机制中绝对不存在的反应:他伸手抱住了裹在毛绒绒玩偶服里的夏常安,抬起下巴在他的侧脸上很轻很轻地吻了一下,声音远比设定中的更加低沉温柔:“夏常安,有的时候我真不知道,究竟是我让你不安了呢?还是你对自己太没信心了呢?”

夏常安没回答,他只是用毛绒绒的手掌捧住了隋玉的脸,额头贴着额头感受AI微凉的皮肤触感。心里藏了一堆话,却只想握紧隋玉这朵上天送给他的玫瑰花。

关于所有权
“嗯……你的电源插口在哪?”
夏常安磨着鞋底小声问,他垂着脑袋借着刘海的遮挡偷偷瞄隋玉,眼神飘飘忽忽的,偏偏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就赶紧收回。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有些过了,换作人类,这无疑就是打探别人最重要的隐私,意识到这点的夏常安摸了摸鼻子,但问出口的话覆水难收,只好挡在隋玉面前假装望天,继续磨着鞋底。

一向反应机敏的AI却在这一刻犯了傻,他看了眼夏常安张开嘴巴“啊?”了一声,明显是刚刚走神没听见。他偏过脑袋仔细观察着摆摆手嘴上说着“没什么”的夏常安眼底划过的一丝失望,直起脖子忍不住笑。

隋玉拉起夏常安的手放到自己突出的喉结上,人类男孩的体表温度总是比他热一点,微微发颤的指尖像带着一丛小小的火焰,烧灼开电源插口的表面皮肤,流动出AI的智能蓝光。

夏常安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想收回手指,隋玉清澈的嗓音却在他的脑海里响起:“002绑定成功,确认所有人身份:夏常安。”

没过几天隋玉就收到了来自夏常安的一个特别礼物:皮质镶银的定制项链可以松松地笼住他的喉结,细细的银边上刻着人类男孩的名字:夏常安。

评论(14)
热度(195)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