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星辰大海5【完结】

星辰大海5(完结章)


机长凯×水手源

前文戳我


05 各归星轨


夏天永远是海岛最热闹的季节。
人们没完没了地劳作,收获,狂欢。海鲜,美酒,甜美的蜜果和姑娘们,这一切构成了安德鲁斯这个自由,热情,温暖美好的就像是夏季本身的天堂。


人人都热爱这个美妙的天堂,除了最近过的异常辛苦的外乡人王俊凯。自从Riera带着他不算成功第一次入海游泳开始,年轻水手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从王俊凯最亲密的朋友变成了最严格的老师,他像个专业教练一样控制着王俊凯的泳姿泳速,也更注重培训他对危险的反应能力。


“如果你真的想以后和我同行,你就必须掌握这些,我不一定总能救你回来。”这是Riera的原话,同样也是激励王俊凯把这个难捱的游泳训练坚持下去的主要原因。于是他自然过上了白天做饭,给岛民帮忙,得了空就和Riera去游泳充实生活,再加上总是让人汗水淋漓的闷热夏天,简直比他刚进飞行学院那会儿过得还苦逼。


更不用说从那晚开始压在他心头的那点儿有关星辰大海的小秘密,让他每次看到Riera那双美丽纯粹的黑眼睛的时候,都忍不住心动和害怕:王俊凯心动于他看向自己的每个眼神,包含了安心,欣赏,信任……很多让他想到就觉得异常美妙的词汇,这让他想要更进一步,和Riera更加亲密;而与此同时,他也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包括Riera对他独有的关注和毫不掩饰的好感。


恋爱从来不是什么轻松事,尤其你的分类还是暗恋的时候。而高中毕业之后就进了飞行学院的王俊凯,恋爱经历用一只手就能算过来,何况是这种隔着漫长的时空地域代沟和一个古代水手的恋爱,哦不,暗恋。
总之,路漫漫其修远兮。


而上下求索着的飞行员先生也不是那种会因为患得患失或是畏难情绪而踟蹰不前的人,他开始试着称呼Riera为王源,用他的语言他的称谓去标注Riera对他的独一无二;同时也更多的谈及自己,好玩的经历或者有趣的事情,他从来不吝于和Riera分享。王俊凯知道这个方法有点傻,但每当对此接受良好的Riera只因为他弯起眼睛露出笑容的时候,他还是会感到由衷的快乐,更进一步的渴望也呼之欲出。


那天是王俊凯难得的清闲时光。
Riera一早就出了门,帮着一个老渔夫做好出海捕鱼的准备,说午间就回来。王俊凯独自解决早餐之后也没人要求帮忙,他在Riera的石屋里无所事事地转了几圈后,突然想起自己半个月前抱回来的那些木材,眼前一亮找到Riera的工具箱就出门到了他们常去的那片沙滩,敲敲打打一上午之后就完成了那个简易的滑翔机。他细心地给机翼部分蒙上一层结实的旧毡布之后才长舒一口气,抖落满身的木屑躺倒在沙滩上。日头被树荫遮蔽,午间的海风吹到脸上舒服极了,王俊凯挺享受地闭上眼,Riera熟悉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
——我就猜到你在这。


——啊!
被抓包的王俊凯腾得一下迅速起身,有些局促地抓抓脑袋没话找话。
——王源你回来啦。


——是啊,找你半天。
Riera,也就是王俊凯口中的王源扁扁嘴巴扔给他一盒冰镇蜜果,对着他身边完工的简易版滑翔机瞪圆了眼睛发问。
——这是什么?你做的?


——嗯,这个算是飞机的前身,只是我做的不太好。
王俊凯被扔进怀里的蜜果冰了一下,笑眯眯咬开之后就嘶嘶地吐着凉气给Riera解释。年轻水手吹了个口哨转过头看着王俊凯,溜圆的眼睛还没收回来,却认真地给出了评价。
——看起来挺不错的,很酷。


王俊凯抬起头盯着他小鹿一般纯净的黑眼睛出神。现在这双漂亮眼睛又因为他闪着不可思议的细碎星光,王俊凯想到这点就忍不住耳根发红,他掩饰似的低头咬了一大口蜜果,含含糊糊地回应。
——那是因为你之前没见过这个啊,不过你喜欢就好,嗯,因为……


“就是送给你的。”这几个字卡在王俊凯的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就是说不出口,他抹了把额角的薄汗,冷不丁被突然弯腰靠近的Riera吓了一跳差点咬到舌头。而后者只是取掉了落在他发间的一小块木屑后就直起腰,轻飘飘的语气听不出什么大的情绪波动。
——所以你还是想回到你原来的那个时代,对吗?


王俊凯的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地觉得答是或不是都很奇怪,只能傻乎乎地吞下最后一口蜜果后强行转移话题。
——嗯,你愿意和我一起试一下这个吗,王源儿?


善解人意的年轻水手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微微仰头望向站起身的王俊凯,漂亮纯净的黑眼睛里难得的神色复杂。
——怎么试?


王俊凯没具体回答,只是拖着自制的滑翔机领着他去了岛上森林,在那里有个稍高的悬崖。海风吹在旧毡布上,意外地有着烈烈声响,听起来颇为悲壮。Riera偏着脑袋玩味地看着王俊凯的动作,声音里却没什么害怕的意味。
——所以我们是要抬着这个一起跳下去吗?


——差不多。
王俊凯点点头,摩挲着手扶杆确认它没有木刺之类导致意外的小东西存在,他抬起头,眼光飞快地在Riera身上掠过,简短地给他解释。
——它能带我们飞一段。试试吗?


——当然。
年轻水手耸耸肩走到他身边,和他一起抓紧了横杆助跑了一段,鼓满海风的旧毡布像航船桅杆上升起的风帆,简易的滑翔机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朝向海洋飞驶而去。Riera紧闭着眼,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失重感,他侧过脸偷偷地睁开眼,正巧对上王俊凯的笑脸。
——喜欢吗?王源!


——这太棒了!
Riera跟着他笑开,亮晶晶的眼睛里氤着一点儿水色,他的话语乱在风里跟着滑翔机一起晃晃荡荡。
——这有点不公平,你总叫我王源而我却一直忘了给你取个名字。


——我有英文名啊,大家不都叫我Karry。
王俊凯转过头目视前方努力地控制着滑翔机的方向,Riera近在咫尺的呼吸让他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


——那不一样。
Riera握紧横杆的手动了动,小指不动声色地勾上王俊凯的,他凝视着男人的侧脸,王俊凯有很好看的鼻梁和眉眼,过分认真的黑色眼睛深邃得像他们一起见过的夜里的海,神秘的让他着迷。


“那不一样。”,年轻水手抿抿唇重复了一遍,他勾紧了王俊凯的小指,咬着嘴唇微微地笑,“我想叫你Kaspian。”


——里海?
对地名极其敏感的飞行员先生很快反应了过来,被勾住的小指上传来不属于自己的热度,心跳加速的他歪过头,根本没空管偏离了预定角度的滑翔机。被看穿的年轻水手垂下眼,意外纯情地连耳朵尖都烧得通红。他结结巴巴地给出解释:“那是我去过最远的地方。”


——我以后会和你一起去更远的地方。无论星辰,还是大海。
王俊凯看着Riera发红的耳朵不受控制地给出了承诺,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了告白的勇气,夏日海风把字句都吹成了具象化的温柔。
——王源你知道吗?你是我的星辰,是你指引我来到这里。你是我对这个世界所知的一切,我所存在的原因……


王俊凯的表白被突来的大风打断,破了一个洞的旧毡布让简易的滑翔机失去了平衡,直直地冲进大海。王俊凯迅速反应过来,在下落时一把把Riera推远,任由零碎的木头支架砸上他的后背。他被旧毡布裹住,来不及挣脱就落入海底,再也看不见那些七彩的光斑和年轻水手微笑的眼。


一切结束在开始之前。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会写BE的人吗!




双面结局之KR


——这小子发烧的时候说了多少遍星辰号禁语?嗯?
年轻的船长从甲板回舱,一边解着自己的黑色披风,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询问着坐在床边胡须花白的航医。


年长有德的医师摇摇头没回答,轻手轻脚地收好他那些精妙的医疗器械之后才抬头含笑看了看这位像子侄一样他看着长大的年轻船长。
—— Kaspian,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讨厌自己的本名。


年轻的船长不服气地挺了挺胸小声辩解。
——船长尊严神圣不可侵犯。


——嘘,小声点,他醒了。


丝绸床单的触感和海水一样又凉又滑,Riera的脑海里还留着王俊凯对他最后的告白,他笑得很好看,黑眼睛里像藏了整片波光粼粼的海。他听见模糊的人声,是有人救了他吗?那么王俊凯呢?


Riera猛得睁开眼想坐直身体,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乏力,旁边医师形象的人赶紧扶了他。
——慢一点,慢一点,你发了好几天的高热,身体还很虚弱,得慢慢来,别着急。


他想开口道谢,这才发现嗓子干裂得过分,几乎说不出话来。Riera平静了一下呼吸,转头打量着这个过分华丽的房间,有点晃有点小,更像他熟悉的船舱。他咬着唇抬起头,视线就黏在了披风脱了一半的年轻船长脸上。


——王俊凯!
Riera不顾自己干涩的嗓子,直直地盯住男人深海似的黑眼睛叫出了声。


穿着华丽的年轻船长抽了抽嘴角,挑挑眉努力平稳住自己的表情,板起脸来声音森然。
——我是星辰号的船长Kaspian,根据现有的海盗法则:谁发现,谁拥有。我捡到了你,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所有物。不过鉴于我很民主,就不用你舔着靴子叫我Master了,不过该有的规矩还得说清楚。第一条就是不要叫我王俊凯。另外给你一分钟介绍自己。听懂了吗?


——啊?我是Riera啊,教你游泳的水手啊,你忘了吗?
Riera眨了眨眼,可怜兮兮地舔舔唇,显然没弄明白现在的状况,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救回的未来人成了海盗船的船长。


医师倒是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你来我往的谈话,他摸了摸年轻水手的手腕最后一次确定了温度,留下了一瓶深色药水开口嘱咐年轻的船长。
——待会儿记得给Riera喝药,Kaspian。


Kaspian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反抗,扁着嘴巴问的很不爽。
——为什么是我?


——鉴于之前一直是你帮忙,而且他现在是你的私人物品,尊敬的船长大人。
医师拎着自己的箱子走了出去,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把空间留给了还对着眼的两个年轻人。


——只是喂药!
年轻的船长迈着长腿走到盯着他不眨眼的Riera身边,瞪着眼睛努力重申。Riera点点头,没什么拒绝的意思,他抿了抿唇,就看见有着王俊凯的名字和身体的年轻船长一仰头,豪气十足地灌完了整瓶药水弯下腰,披风落在他的脸颊,鼻尖对着他的鼻尖,嘴唇贴近了他的嘴唇,舌头绕上了他的舌头,含在苦涩药液的话居然被他说的辛辣甜蜜了起来。
——你是水手对吧?我的星辰号上什么都不缺,就缺水手。我会带你去更远的地方。我说……你愿意加入吗?



双面结局之凯源


——说实话空军转海军的人挺少,嗯,尤其是你这么年轻有为的。我看过你的简历和心理评估,非常优秀。无意冒犯,就算现在你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也能找到更好的岗位啊,怎么就选择了我们这儿呢?
年纪偏大的指导员一路念念叨叨,新上任的舰长王俊凯正了正军帽,倒是没露出什么不耐烦的神情来。他笑了一下,目光飘远。
——当时有个人吧,用实际行动告诉我,男人嘛,征服什么不是征服,无论星辰,还是大海。


——哈哈哈这话说的有意思,倒像我家那个小鬼。
指导员笑得爽朗,用力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伸手指了指前方港口一群打打闹闹的年轻人。
——哎呦,说曹操曹操到,今天又来闹腾了。


——王指的儿子也上船?
王俊凯顺着指导员指示的方向望过去,很快注意到那个人群中心穿着天蓝色水手装歪戴着水手帽的年轻男人。


——是啊,大学生志愿者,源源小时候身体不好没敢给他进军队,乖乖读了个语言专业还是想上船,拦都拦不住。
指导员介绍地自豪,没注意到身边看清年轻男人脸庞之后瞬间僵直的年轻舰长。


王源敏锐地注意到了王俊凯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毫不在意地望了回去,却在看清王俊凯的军衔之后挑了挑眉。他舔舔唇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肖似母亲的漂亮杏核眼里浮现出细碎的星光,王源举起右手朝着英俊的年轻舰长敬了个并不标准的军礼,清亮的声线穿越过了漫长时空,恰到好处地消除了王俊凯在病房醒来之后盘旋心头的那点儿怅然若失。
——Hi captain!I will be your soldier!


06
以爱为帆,我们的征途始终是星辰大海。



【end】



这篇写的超爽超开心,希望你们也看的开心。【鞠躬感谢

评论(29)
热度(225)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