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星辰大海3

星辰大海3


机长凯×水手源
前文戳我


03 中华一番


——所以说你是个从未来而来的天朝人,因为在驾驶那个……嗯,会飞上天的叫飞机的东西的时候出了事故?
Riera坐在他的书桌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长管鹅毛笔比划了个下落的姿势,扭过头面对着王俊凯,从他那一大串莫名其妙的专业描述词里简明扼要地提炼出了关键点。


“嗯……”,王俊凯有些窘迫地抓抓额发给他比了个赞,终于止住了自己关于穿越遭遇分析的长篇大论,点点头承认,“你总结得非常正确。”


Riera小声笑了一下,半张脸隐在阴影里。窗外的阳光已经淡了,最后一点儿夕色却透过窗缝溜了进来,跳跃在他的半边睫毛上。他的眼神干净而纯粹,还带着一点儿似信非信的微妙好奇,深黑色的瞳仁里闪着细碎的光。他偏偏脑袋,不大理解地继续向王俊凯提问。
——可我找到你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你说的飞机残骸啊,只有你一个人。


——大概是空间虫洞什么的理论吧,抱歉,我也说不清。

王俊凯对着Riera的探究眼神皱着眉头认真思考了下这个问题,最终还是举起双手选择放弃解释。


“听起来怪神奇的。”,Riera扁着嘴巴表示理解,转转眼珠又想到了另一个不相关的问题,“所以我们离开海鲜市场的时候你对那群人说了什么?是天朝话吗?”

“啊,是的。”王俊凯眯起眼睛笑得狡黠,“是天朝里不太好的话。”

“我猜是用来骂人的?”,Riera学着他的样子眯着眼睛笑出声,“没想到你这人还挺有趣的,值得交朋友。”

“难道我们之前还不是朋友?”王俊凯瞪圆眼睛鼓起脸来质疑,傻乎乎的样子再次逗乐了Riera。年轻开朗的水手刚止住了笑声想开口解释点什么安慰自己救回来的未来飞行员新朋友,却被王俊凯肚子发出的咕咕怪叫声给打乱了思绪,刹那间又爆发出一阵大笑,下巴抵着书桌根本直不起腰。


王俊凯又羞又窘地扶住额头,看着着他在这儿唯一的朋友Riera边抹掉睫毛上笑出的眼泪,边上气不接下气地体贴提问:“你想吃点什么吗?飞行员先生。伟大的水手Riera允许我的朋友点餐。”


轻易相信别人的王俊凯再一次成功地被Riera用食物收买,他皱皱鼻子弱弱地提了个相当中国式的实在要求。

——嗯,有什么主食之类吗?


——主食?

Riera咬着唇,不太明白地重复了一遍。

——Paella(西班牙海鲜饭)?黑面包?燕麦片?你是指这些?顺便说这时候Paella应该卖完的,但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


——不,不需要。

王俊凯摆摆手拒绝了低头在书桌底下的箱子里翻出外套准备出门的Riera,饥饿感因为对方提出的那些奇怪的外国菜名甚至消失了一阵,天知道他只想来碗白米饭,或者是飞行训练中标配的压缩饼干之类能实实在在填饱肚子的食物。想到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就让他更饿了,王俊凯舔舔唇,仔细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屈从于他的辘辘饥肠。

——抱歉,我不太能适应这里的食物。或者,你能帮我找到些食材吗Riera,我……我会做饭。


——你会做饭?

Riera像听见什么像航船出航回港之类的重大消息一样夸张地瞪大了眼。


——这简直不可思议。

从来不自己做饭的单身汉水手冲着王俊凯丢下这一句评价之后匆匆穿好了外套,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挑挑眉强调。

——嗯,虽然这要求有点怪但我会尽可能满足你的,我的……朋友。


Riera重点突出的那句“朋友”让王俊凯忍不住发笑又意外的熨帖,他听着Riera的关门声有些疲惫地阖上眼假寐,仔细思考着以后的出路:Riera是个好人,但这并不意味着王俊凯可以一直赖着他。他以前挺喜欢游泳,但也没在大海里试过;出海捕鱼什么的也没练过;打架的话倒是学过格斗;或许还能做个简易滑翔机之类的吸引旅游者什么的,虽然这地方确实是后世著名的旅游地,但这年代里人能活下来都不容易,哪里还有兴致来这玩。王俊凯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按照SWOT分析法整理了一下思绪,得出的结论还是暂时得依靠着Riera,不过关于在这个时代活下去的第一步他已经有了想法:先学会在海里游泳和求生。


想通这个之后王俊凯终于放松地躺平在床上,背后的伤隐隐约约还有点疼,让人难以忍受的饥饿感也随着分解的肝糖元慢慢缓解,勉强接受了太多信息的大脑终于宣布罢工,晕晕沉沉地陷入了黑甜梦乡。


——嗨,王俊凯醒醒!你还好吗?

Riera回来地比王俊凯想象中快得多,他迷瞪了几秒,睁开眼睛就对上年轻水手一双满怀真挚担忧的眼。


——啊抱歉,我睡着了,你给我带来了什么?

王俊凯条件反射似的迅速起身,顺便整理好了床铺,转过身来再面对Riera成功地被他搬回来的大堆食材吓了一跳。面粉,鸡蛋,新鲜的大虾和海鱼,猪肉牛肉,各色水果和调味香草,甚至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要来的铁锅,满满当当的占据了整张石板书桌。


“谢谢之类的废话少说,快点让我尝尝你们的特色食物就行。”Riera对着王俊凯的震惊脸得意地眨了眨眼,取下墙边一副不起眼的挂画之后,边推开了石屋的另一边的小门边对王俊凯介绍,“这是我妈妈之前做饭的地方,在她去世之后我就很少用了,你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


——不,不用了,这些就很好了。

王俊凯有点兴奋地搓搓手,摇头拒绝了Riera的提议,他上飞行学校的时候就因为受不了食堂偷偷在宿舍里煮过东西,毕业之后还被担心他独自生活问题的老妈逼着参加了个中餐速成班。他一边端着铁锅往小厨房里搬运食材,一边构想好了菜单:鲜虾饺子加烤鱼,简单又快捷,还能好好地给他面前的外国友人展现一下天朝菜的魅力。


这种奇怪的使命感和自豪感让王俊凯借着窗口洒进屋里的一片银色月光快手快脚地给大虾剥壳去虾线,之后切碎了猪肉,加入打好的蛋液之后拌在一起,又加了海盐和能去腥的百里香碎放在一边腌制入味的时候开始打蛋和面,估算了一下他们俩饭量就开始分团擀皮,手法娴熟地包起了饺子。Riera站在门口,他没有说话,只是瞪圆了眼睛好奇地观察王俊凯的动作。所以当王俊凯点好火准备煮饺子顺便烤鱼的时候,被背后突然出声的Riera吓了一跳。

——你有点像我妈妈。


——啊?

准备给海鱼去鳞的王俊凯闻言被鱼尾戳了一下,他甩甩手指没回头,自动把这句归结到了年轻水手惯有的而他听不太懂的玩笑话里,只是随口接了一句。

——你妈妈也是天朝人?


——不,也许是吧,我不知道。我原本有个大家族,族长说我们是因为海难漂流到这座岛上的。我们依海而生了很多年,直到海上的一场瘟疫夺走了大部分青壮年的生命,最后只剩下留在海岛上的我妈妈和年纪还很小的我。

Riera走到王俊凯身边,后者还皱着眉头抱着鱼继续奋斗,他看着那个男人专注地把一把香茅塞进鱼肚里,眼眸深黑,像夜里温和得过分的海洋。

——那个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别人说的撒旦之子什么的,但是我妈妈总是一边做饭一边告诫我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持着好好活下去。我是说,她当时的样子认真又努力,和你现在一样。


——哦,抱歉。

王俊凯架好了烤鱼,伸出手臂拥抱了他看起来无所不能此刻却脆弱地像片薄薄月光的年轻水手朋友。

——我猜你现在需要这个。不过我觉得你妈妈说的对,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得坚持下去好好活着。哎呀,饺子熟了,要吃吗?


——吃!

Riera翘起下巴撞了撞王俊凯的锁骨,笑容再次生动起来。王俊凯瞥了一眼那个笑容就迅速地转过脸继续忙着照顾烤鱼,红着耳朵默许了Riera像只巨大的无尾熊挂在他身上拿着木勺捞饺子的行为。


Riera扒在王俊凯肩头咬了一口饺子,鲜虾和猪肉的混合汤汁烫到他的舌尖,他小小地抽了一口气,接着还是大口吞掉了一整个,有些可笑地鼓着腮帮,眼里却闪着显而易见的惊喜光芒。

——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被海神或者上帝从未来送到这儿来的了,王俊凯,这玩意儿……是叫饺子吗?再给我来一个行么?它好吃得让我觉得自己要吞掉舌头了。


——哈?

完全没想到会这么成功的王俊凯听话地拿着木勺先给Riera捞了一颗,看着他一边眼巴巴地望着铁锅里漂浮的饺子,一边呼呼哈着气努力吞咽着嘴巴里的,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你之前不信我?


——没有。

快速捞起第三颗饺子的年轻水手在月光下笑得格外柔软好看,黑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辰。

——我说的是食物对于水手来说,地位等同于海神与上帝。你听错了。对了,王俊凯,我很少跟人分享我的厨房,所以给我取个天朝名字怎么样?我喜欢你们的食物。


——昂?

根本没跟上Riera脑回路的王俊凯懵懵地回了反问,但很快就被他突然插入的新话题吸引了注意。王俊凯摸着下巴吃完了自己的第一个饺子,一边点头痛快地应着好,一边转着眼珠想起Riera说自己像他妈妈那句意味深长的话,翘起唇角笑得有点坏。

——那你可以跟我姓,嗯,让我想想,Riera是河流的意思,叫你王源怎么样?


——王源。

不明所以的Riera简单地跟着王俊凯重复一遍这个名字,他的声音有如月中流泉,柔软安定里是足够强大的生命力,温柔到恰到好处地勾起王俊凯内心的一点儿愧疚感,没等他再解释描补一下,Riera打了个嗝,捂着嘴巴笑弯了眼。

——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王俊凯。


——TBC——


来自一个昨天没吃到饺子的少女の怨念,配合一锅菌菇汤食用更佳。借地催菌菇汤2.0。
日更50俱乐部今天也在努力地产出!

评论(12)
热度(126)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