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星辰大海2

星辰大海2


机长凯×水手源
前文戳我


02 我相信你


独自把受伤的外乡人带回自己家,主动帮着陌生人求医问药处理伤口,笑起来还眼睛弯弯很好看的Riera确实是个难得的好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了解那盒药膏的杀伤力。

王俊凯把脸埋进枕头里这样想着,试图让自己不注意到那盒黑乎乎的奇怪药膏散发出来的刺鼻草药味,余光瞥见坐在床边的Riera皱了皱鼻子,黑发凌乱得支棱在头顶的年轻男人做起这样的小动作来居然有些可爱。他晃晃脑袋,似乎想把“可爱”这个诡异又贴切的形容词甩出脑海,却被好心的Riera彻底误解了意思:年轻男人伸出手安抚性地摩挲着他后脑的短发,带着薄茧的指尖穿过薄薄的短发紧贴着头皮,安慰意味明显的声音甚至称得上温柔。

——别紧张,王俊凯。我保证很快就好,你知道的,勇敢的水手从不说假话。


一向不习惯亲密接触的处女座飞行员先生只有这一次没觉得特别难以忍受,没等他体会过来原因,Riera就快手快脚地掀起了他的上衣,飞速地挖出一块药膏就往他背部的烧伤上抹,王俊凯堵在嗓子眼里的半句感谢就被皮肤火辣辣的触感给生生憋了回去,却溢出一声完整的呼痛,附赠被自己虎牙咬破的嘴唇。


——哇哦,身材不错。
Riera眨眨眼主动避过了王俊凯那句不得体的呼痛声,一边给他继续上药一边开着玩笑,细长手指游走在被烧伤的脊背之间,调皮地戳了戳他结实漂亮的背肌。
——我猜你大概和我一样是个水手,鉴于你之前拿起了我的罗盘?而且你的表情就像是知道这玩意儿要怎么使用似的。


——呃……
王俊凯趴在枕头上,被背部的刺痛感弄得晕乎乎的,但Riera的话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在虎牙咬破的地方尝到了一丝血腥气,这点带铁锈味道的咸涩让他清醒了了一些,他抬起头认真重复了一遍对不起,转动着眼珠试图向Riera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状况,却半天搜寻不到合适的说辞,只能简单地回答了一句。
——不,我是个飞行员。


——飞行员?
Riera皱起眉头嘟哝着重复了一句,把指尖的最后一点药膏涂完,开玩笑地伸手拍了拍王俊凯收窄劲瘦的后腰,过分亲昵的动作让趴在床上的人红了耳朵根。
——好了,起来吧,王俊凯,我们等会儿去吃饭,不过你得告诉我飞行员是干嘛的。


——嗯……
王俊凯闻言起身,红着耳朵埋头整理上衣,涂上的药膏似乎挺有用的,在火辣刺激之后变得冰冰凉凉,很好的镇定了他的伤口,也让他冷静下来组织语言。
——如果这里没有飞机的话会有点难解释,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还有,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哦,我的错。
Riera收好药膏起身抬手挠了挠头,伸出另一只手拉起了坐在床上的王俊凯,领着他往前走了几步,耸耸肩打开了石屋里那扇破破烂烂的小木门,声音夸张地提了八个度。
——欢迎来到安德鲁斯岛!勇敢者的天堂。


王俊凯站在门口迷惑地眨眨眼,看着面前低矮的石屋,泥泞的小路,来往的各色人种以及远处的茂密森林和碧蓝海水,一瞬间还是大脑当机了。他抽抽嘴角刚准备开口再问点什么,就因为呛了一口咸腥海风而咳嗽不止。


身边的Riera原本和他差不多高,却因为他的弯腰咳嗽足足高出了一头,年轻的水手不自觉地挺直背,抬起手好笑又担忧地拍拍王俊凯有些发僵的肩膀,劝慰里又带了点自豪。
——安德鲁斯是个自由地,外乡人总会惊叹于这里的繁华,我明白的。烤牡蛎作为你来这儿的第一餐怎么样?走吧,海鲜市场离我这不远,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找到靠海边的座位,再来半品脱甜酒慢慢聊。可以吗?


——当然。
王俊凯揉揉发红的眼角,好不容易停下咳嗽回答,迟钝地注意到了Riera的装束,松垮的棉麻上衣,古怪的绑腿长裤,以及脚上那双看不出材质的及踝皮靴,怎么看都不像存在于二十一世纪的。


王俊凯浑浑噩噩地跟着Riera到了那个海鲜市场,一路上听着不同的人跟Riera打招呼,他在这似乎很受欢迎,翘着嘴角一个个地认真回复,还成功找了一个靠近海边的位置,熟练地点了餐,顺便要了酒。在等餐的过程中,Riera咬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甜草根,含含糊糊地给他介绍。
——我是回安德鲁斯的第二天捡到你的,嗯,就在昨天夜里,靠近这一片的海滩上,你大概是被浪潮冲上来,当时还在晕迷。按照海上法则:谁发现,谁拥有,我是第一个发现你的所以……
Riera顿了一下,接过老板亲自送来的餐酒,礼貌地道谢之后转过脸继续和王俊凯解释。
——我的意思不是你得成为我的奴隶什么的,等你伤好之后自然可以选择去留,我救你只是因为觉得你挺像我……


Riera的话尾淹没在岸边人们突然爆发出的欢呼里,皱着眉头凝神听他说话的王俊凯被吓了一跳,Riera笑眯眯地指指海岸,口型夸张地告诉他。
——航船靠岸了!


王俊凯一扭头,看着挂满风帆造型华丽古旧的航船缓缓进入视野,打破了他最后一点有关穿越这件坑爹事绝对不真实的侥幸心理。风帆航船,安德鲁斯,西班牙语,美洲海岸线,所有的关键词都连成了一线,清晰明确地指出了他所在的年代和地区:大航海时代的巴哈马群岛。他木着脸喝掉一口酒,默默地消化完这个信息。等到航船归港,才听见Riera继续说。
——我把你带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你的伤,当时我猜是因为航船爆炸之类的,不过既然你说你是飞行员什么的,那就不太像了……我的部分说完了,你准备好给我讲你的经历了吗?


——谢谢。
王俊凯听完抿抿唇,真心诚意地先给Riera道了个谢,他盯着Riera那双亮晶晶的漂亮眼睛,自然地选择了交付信任。
——总之先谢谢,为所有事。嗯,我知道我下面说的可能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甚至会被送上绞刑架什么的,但是你相信吗?我……我是从未来而来。飞行员……它和水手是个职业,我在……唔?


王俊凯刚刚开头,对面的Riera却伸出一根手指压上了他的嘴唇堵住了他接下来的话,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王俊凯不知所措地眨眨眼,远远地看见那艘刚刚靠岸的航船上有群人朝着Riera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个红发男人锁紧眉头满脸厌恶,一边大声招呼着老板过来点餐,一边毫无顾忌地冲Riera的方向啐了口口水,尤其在看清了他对面的王俊凯之后,更是忍不住大声嘲讽:“撒旦之子还没下地狱吗?什么东西都敢来安德鲁斯,我看这里也是太过自由了!”


Riera看着自己对面的王俊凯傻乎乎地瞪大了眼,举起酒杯遮住唇角那点明显的笑意,抓过他的手在手心上慢慢地写:“别理他们,吃完喝完我们就走。”王俊凯点点头表示理解,看着对面几个趾高气扬的船员慢悠悠地饮尽了杯里最后一口酒,字正腔圆地冒出了句国骂,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跟着Riera离开地迅速又优雅。


——很难想象居然有人会这么讨厌你。
王俊凯在和Riera回去路上,看见他被一个买水果的小姑娘揪住硬塞了一把樱桃之后忍不住评价。


——他们不止讨厌我,还有你。
Riera在口袋里摸出一块硬币,偷偷放进小姑娘的水果篮里,挑出手里那捧樱桃里最红的那颗一口咬住,也不管汁水溅了满嘴角,空出手来指了指王俊凯和自己。
——黑发黑眸,撒旦之子什么的嘛。要我说他们只是单纯的害怕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未知即恐惧而已,没必要为这个生气。


王俊凯没忍住笑出声,他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个对他来说算是古代人的年轻水手,接受事实之后意外地感觉轻松起来,甚至出言调侃。
——看不出你还是个哲学家。


——那当然。
Riera飞快地吐出樱桃核,俯下脑袋直接用嘴巴叼起了另外一颗,话语之间含糊不清,可一双黑眼睛却亮得过分。
——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恐惧未知,而我向往未知。


Riera翘起嘴角,笑得像个想到了绝妙恶作剧的青少年,随后微微低头,像个控制精准的豌豆射手一样把樱桃核喷到了王俊凯胸口的位置,看着面前人一瞬呆滞的表情就挤挤眼睛乐得不行。
——当然这个未知也包括你,王俊凯。你吓不到我的。


——我没有想吓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处女座的本能让王俊凯有些在意地垂下头盯着那处被樱桃核炸弹袭击的位置,而这个小动作明显更加取悦了恶作剧成功的那位。Riera吃吃地笑出声,嘴唇被樱桃汁染得水色淋漓,看上去鲜红润泽,有种难以形容的美丽。王俊凯不自觉地舔了舔唇,就听见这个可爱又可恨的年轻水手语气轻飘飘地开口。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所以我觉得你有点傻。


——我不傻。我哪里傻了?谁,谁比较傻啊!你被别人当面骂还不骂回去,是不是傻?
王俊凯冷不丁地被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古人评价说傻,就算是为了维护现代人的尊严也忍不住忿忿出声。而Riera听到他的辩白笑得反而更开心了。
“我不是说这个,而且都说了是我不在意啊。我是指,你随随便便就这样相信别人,没到一天就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来历这件事很傻。不能随便相信别人这样的道理,作为一个……”Riera歪歪脑袋,从上到下扫了王俊凯一眼,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嗯,正常的成年男性,不应该了解地很清楚吗?所以说你傻。”


——我不傻。
王俊凯站在Riera的石屋门口,他盯着年轻水手的黑眼珠解释地格外认真严肃。
——我可不是随便相信别人的人,但我相信你。


Riera愣在原地,像个坏小子一样嘴里还衔着根樱桃梗,却半天没能说出反驳的话,他第一次发现面前这个自称来自未来的男人有双动人的眼睛,就像是他想要去探索与征服的海洋,平静之中蕴藏着巨大而坚定的力量。Riera耸耸肩转身开门之后又忍不住摇摇头,笑容却明亮得过分。
——那好吧,作为你信任的人,我想我得看着你,在你犯傻的时候跳出来证明你傻。


——你还真是……
王俊凯入乡随俗地学着Riera的样子耸耸肩,轻快语气里听不出丝毫抱怨,只是话没说完就被他再次打断了。
——所以现在可以继续给我讲你的故事了吗?


——TBC——


这篇的BGM是Adam Levine的《Lost Stars》,分两次发只是因为昨天断网了没发出去,另外显得我很勤奋的样子(并没有。有小小的私货,希望你们没看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嘴。

评论(17)
热度(206)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