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星辰大海1

星辰大海1


机长凯×水手源


灵感来源《大梦想家》MV


一个征服了星辰结果在勇敢水手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没见过的璀璨星光,一个搏斗过大海却从神秘机长眼里看到了从没见过的潋滟水色。(来自卷酱の文艺总结) 
总之是个现代准机长穿越到十六世纪大航海时代和一个誓要当上航海王的当地小水手谈人生谈理想顺便谈个恋爱的瞎扯故事。


撰文/我
脑洞/日更50俱乐部


00
罗盘指引航船,星辰指引飞行,而你指引我。


01 错位星盘


王俊凯是被自己后背上强烈得难以忽视的烧灼感生生给疼醒的。


超高空作业之后留下的耳鸣还没有退去,潮水似的一波波冲荡着他薄薄的耳膜,几乎空白的脑袋里只剩自己最后向指挥塔报告的那句“迫降失败”。沉郁的失重感还残留在体内,他试着动了动麻木的手指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口立马涌出一阵让人不太舒服的呕吐感,王俊凯皱着眉头抿紧唇,绝处逢生的喜悦和开始活跃的肾上腺素一样,犹如细小的电流通过全身,甚至连背上的疼痛感都不那么让人难忍了。


挺好的。
王俊凯试着坐起身,胸腔的压迫感已经很轻了,至少可以肯定他的肋骨还完好无损,他躺回去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似乎还带着未尽的燃油味。在经历罗盘失灵、飞机迷航、发动机超高速运行后着火最后还迫降失败这一系列必死无疑的连环事故之后,他还能保持肋骨完整的活着,简直老天保佑,真的挺好的。


哪怕这是作为空军飞行员的他打算转行去当民航机长前的最后一次高空训练。王俊凯扯了扯嘴角回忆,笑得有点勉强,不知道是先承认自己点儿背,还是先庆幸自己命够大。只是背上的烧灼感还在,估计得留个不小的疤,以后大概也没法再飞了。他用力地闭了闭眼睛,试图先忘掉这点遗憾,打算换个姿势再躺下,毕竟这家医院的床板比飞行学院里的宿舍床还小还硬,硌着他的后背疼得更厉害了。


王俊凯掀开身上的薄毯坐起身,这回起的太猛,脑袋里又是一阵被人猛击之后的晕晕沉沉,手里的织物触感粗糙柔软,甚至带着一点儿海水腥气,不太像是医院里浆洗干净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白色被单。


王俊凯舔舔唇,莫可名状的紧张感涌上心头,他努力平复着呼吸,等着眼前的白芒消失才缓缓睁开眼:他身处一间小小的石屋里,坐在一张同样小小的木板床上,床单被子都是同样粗糙柔软的浅色织物;床头放着一只水盆,里面养着几只奇形怪状的小海兔,咸涩带腥的海水气息从这散发开去;床边是扇样式古旧的菱格窗,窗上甚至没有玻璃,只简单地糊了点王俊凯认不出种类的草杆,甚至还插了一束颜色鲜艳的野花;而在窗户的对面,也就是阳光能够照进来的那片区域,贴着一张巨大的羊皮纸,上面绘制着奇怪的经纬,页脚卷边,墨色深洇,看得出年代久远使用频繁;羊皮纸下是个用大块青石简单堆成的书桌,上面零散地放置着一瓶黑色墨水和王俊凯只在古典欧美剧里见过的长管鹅毛笔,还有好几个与周遭环境并不匹配的精致小盒子。


王俊凯抬手用力抓了抓自己的额发,指间乱糟糟地卡了一根,拽的他挺疼。而这个地方依旧怎么看怎么奇怪,从小笃信唯物论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在震荡过后没恢复完全的脑袋里仔细搜索着自己闲着无聊的时候看过的几本网络小说,大写的“穿越”两字才后知后觉地占满他的脑海。


嗯,怎么办来着?对,穿越者首先得搞清楚现在的时间地点,甚至是时空。


理性至上的飞行员先生很快接受了这个看似不可思议的现实,但内心深处依旧没排除他被恶作剧的微小可能性。他弯下腰在床边找到了自己的作训靴,随意地套上之后慢慢起身:虽然脚下还是有点发飘,但好歹还是可以站起来。王俊凯抬了抬腿绕着小屋走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指明时间地点的东西,只好在看起来信息量最大的简陋书桌边站定。


王俊凯抿抿唇,盯着面前羊皮纸发呆,他当初在飞行学院里成绩出挑,尤其擅长世界地理,怀着一腔“既来之,则安之”的平静心情,反而在那团错综复杂的经纬里分析出了一条眼熟的美洲海岸线。他习惯性地低头想掏出备忘录记录下来这条难得的信息,一眼却看到了那几个精致的小盒子上更加眼熟的指北针纹案。他眼睛一亮抓过盒子,悬浮的磁针周围仔细划分了刻度,虽然简单但也看的出来是个航海专用的罗盘。


——嘿,别碰那个。
声音清亮口音古怪的西语在王俊凯背后突然响起,他绷直了背悚然一惊,条件反射似的捏紧了手上的罗盘回头,正巧对上一双轮廓优美的黑眼睛。杏核状,睫毛长而密,瞳仁又黑又大,精致地不像话。这双眼睛的主人偏过脑袋继续盯着他,眨眨眼睛扁起嘴巴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嘿,听我说,放下那个好吗。


他的长睫毛忽闪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一只蝴蝶在王俊凯的心口扇动了一下羽翅,有那么一刹那轻微而不易察觉的心动。只是粗神经的飞行员先生愣怔了一秒,就把这点感觉归结到了穿越后见到第一个人的惊异中,他有些紧张地挠了挠头,跟随着面前人的眼神所至才发觉自己手里捏着的罗盘,手忙脚乱地把它放回桌上,舔了舔嘴唇开口道歉。


站在王俊凯面前有着一双好看眼睛的年轻男人似乎舒了一口气,他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说起口音别扭的西语却如淙淙流水一般悦耳。
——你能听懂我说话啊,那可太好了。你好,外乡人,我的名字是Riera。


Riera,西语里河流的意思。
王俊凯看着年轻男人脸上如释重负的友好笑容,脑袋里绷着的那根“穿越”弦松懈了下来,他垂下同样眸色的眼睛冲Riera微笑,像所有第一次见面的人一样礼貌又自然的回应。
——你好,我叫王俊凯。


——王俊凯。
Riera跟着他重复了一遍,他说的异常标准,只是瞪圆了眼睛表情夸张。
——听起来是个有故事的名字。


——嘿王俊凯,在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故事之前,我们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怎么样?
Riera一手叉腰,用另一只手朝着王俊凯晃了晃拿着的药膏,他笑起来眼睛弯弯极有感染力,生机勃勃地就像他的名字,一条不停流淌的河流。


王俊凯为了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的奇怪比喻而小声笑了下,但无论是处理伤口,还是顺便和这个Riera聊聊天,看起来都是对现在的他来说很不错的选择。


真是老天保佑。
天性乐观的飞行员先生在躺回那张硬邦邦的石板小床上的前一秒依旧这么想。


——TBC——


Riera就是源宝啊不要怀疑,因为大背景用了西语设定(虽然我也不会)。作死再开个坑,应该不长,争取在圣诞之前写完吧。

评论(15)
热度(213)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