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奇葩

自带一个BGM【戳我



送你一朵源小花。

 


王俊凯在五岁那年种下了一颗种子。

 
 

那时是初春,山城刚刚回温,清晨的一团薄薄雾气被浅金色的阳光驱散,棉花糖似的积云一团团散落在碧蓝的天幕之上。

好得不得了的一个大晴天。

 
 

王俊凯缩在暖和的被窝里难得的赖了床,红扑扑的小脸像是狡黠的小兔子在冬天藏在窝里最好的零食——一颗颜色漂亮水分充足的小苹果,绝对纯天然无污染吃起来脆生生还不会拉肚的那种。

 
 

不过小苹果自己可不会知道这个过分可爱的比喻,他只是做了个长长的梦,梦里他变成了像表哥最近常常提起的那个周杰伦一样厉害的歌手,能抱着吉他唱好听的歌,甚至能在演唱会上唱完能装满别人整个MP3的歌。只是这个长长的好梦还没结束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怪人打断了,一身黑衣的神秘人酷似昨晚他刚看的名侦探柯南里的杀人凶手,只是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害怕,手里就被黑衣人塞进了一颗小小圆圆的东西,他弯下腰凑近了小孩的耳边,压低了声线却意外的动听:“好好种下这颗种子你就能实现梦想哦~”,尾音上扬,十成十的诱骗意味。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听过各路亲戚深刻教育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王俊凯小朋友瞪圆眼睛,还没来得及耿直地戳穿这个神秘黑衣人莫名其妙却显而易见的骗局,抬手一个用力就把自己给弄醒了。

 
 

一米阳光活活泼泼地跳上了他微微扇动的睫毛,王俊凯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眼睛,费力地拽过被子上亮橙色的棉衣想自己穿好,握成拳头的小手甫一放松,一颗硬邦邦圆溜溜的小东西就啪嗒一声落在了他的棉衣上。

 
 

王俊凯一怔,眨巴眨巴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坐直了身体盯住那个还在他棉衣上滚动的小圆球。

 
 

毫无疑问,那是颗圆滚滚的种子没错。

和梦里一样。

葱绿色的一小粒,表面并不光滑,有着一层浮雕似的细密小颗粒,在阳光的照射下忽明忽暗,像是一根根柔软却坚韧的血管团成一团,流动着难以言说的奇妙生命力。

 
 

王俊凯被这个古怪离奇的小种子完全吸引住了,他趴在棉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颗小东西,甚至紧张地咬了咬唇,才伸出手,热乎乎的小指尖触上原本就被他握在手心里的小圆种子。

 
 

——哎呀~

一句细细软软的呼痛声顺着指尖传进王俊凯心里,小孩觉得自己的心尖跟着颤了颤,喉咙里被堵了一团奶油,甜甜绵绵的,连反问的语气都柔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啊?

 
 

——啊?我吗?我是王源啊。你可以叫我源源哦,因为妈妈说这样比较可爱叻。

小圆种子完全偏离主题地回答了王俊凯的问题,小孩不太满意地皱皱眉,却不愿承认自己因为对方这样奶气十足的回答完全卸下了心防。

 
 

小孩子是种很神奇的生物,他们对什么奇怪事情的接受度都比大人高多了,而且意外地有礼貌,比大人还讲究有来有往,特别是王俊凯这类从小就较真的处女座。于是他缩起手指,歪着脑袋抿抿嘴巴,开口自我介绍。

——我叫王嵩嵩,哦不对,大名叫王俊凯啦,今年五岁。你这么小,就叫我凯哥吧,我还没当过哥哥呢。

他故作豪气地拍拍胸口,忽而想起小圆种子那句小小声的“哎呦~”,拍着胸口的小手却不确定起来,揉揉鼻尖觉得自己欠了人家一个道歉,可又拉不下脸来,犹犹豫豫地只偷偷在心里说了句“对不起”。

 
 

——我听到了哦~没关系哒!我今年四岁,可以叫你哥哥呢!

小圆种子欢快地转了个圈儿,在亮橙色的棉衣上滴溜溜地滚,王俊凯看着挺担心,赶紧用手给小圆种子圈出了一小块安全地,生怕他滚落下去。

 
 

被人叫哥哥就得有保护小弟的自觉嘛!

王俊凯很有责任感地这样想,他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行为,虽然没好意思再问出口,可那个关于小圆种子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依旧盘旋在他的脑海,反反复复的,像只讨人厌却又忘不掉的白熊。

 
 

——我是个和你一样的小朋友呢,小凯哥哥不要再想啦,很吵的。

小圆种子滚进了他的手心,意外的温热触感挠得王俊凯痒痒,他扯开嘴角有点想笑,突然又意识到了新的问题。

——那个……源源啊,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

 
 

——嗯?因为我能听见别人内心的声音哦,很酷吧,是一个黑衣人给我的叻,可好玩啦,哥哥我们不说话就能交流哦。

小圆种子脾气好,挺耐心地给王俊凯解释,只是小孩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

和自己梦见的一样的黑衣人吗?可那不是骗子吗?那源源是什么呢?种子小精灵?种子世界里和自己一样的小朋友?……

 
 

没等王俊凯把自己的十万个为什么问出来,小圆种子就爬上了他手背上的肉窝窝里,看着他亮晶晶的眼里自己的倒影受到了惊吓。

——哎呀!我怎么变这样!

 
 

王源在梦醒之前迷迷糊糊听到黑衣人说的话突然在脑海中清晰起来。

——我可以给你一个看穿别人内心的超能力,但是你得要拿东西和我交换。这样你也愿意?

 
 

被蒙在鼓里的小美人鱼源乖乖地点了头,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陌生小男孩手心里的一颗葱绿色的小圆种子。

 
 

两个小孩交流了好半天终于弄清了现在的状况。

 
 

——就说那个黑衣人是坏人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不能随便相信别人,听见没?

王俊凯费劲地穿好了衣服,成功地把自己裹成了一颗同样圆滚滚的大橙子,他一手叉腰一手捧着小圆种子,满脸严肃地给他进行思想教育。

窝在他手心里的王源对着这颗鲜艳的橙子没来由的想笑,可看看现状又无措得很,纠结着应了声“好”,却又忍不住向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可靠的小哥哥提问。

——那现在该怎么办呀?

 
 

王俊凯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他扁起嘴巴,指尖无意识地轻抚着着小圆种子身上的纹路逗得王源止不住地咯咯笑,想了半天也只想出一个和黑衣人告诉他的完全一致的办法。

——你现在是颗种子啊,等我把你种下去,是不是就能长回来了?

小圆种子主动撞了撞他的手心,细细软软的声音再次传到了王俊凯的心底。

——小凯哥哥你好聪明!那就这样办!

 
 

得了王源首肯的王俊凯立马行动起来,他把小圆种子藏在自己的胸口衣袋里,套上棉拖就匆匆往阳台上赶: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阳台上有个妈妈种芦荟的大花盆,肯定可以腾出一小块地方种下王源。

 
 

王俊凯献宝似的指着那丛芦荟偷偷询问小圆种子“这里好不好?”,王源却被森林一样壮观的芦荟丛吓了一跳。

 
 

——这个,这个太大啦,而且,而且……

小男孩努力了半天,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害怕,倒是王俊凯自己先反应了过来。

——对,你现在还很小,而且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

 
 

王俊凯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小圆种子愣了一秒钟,就把自己更深地埋进男孩柔软的手心里,热乎乎的体温捂热了他的整个身体,王源小小声地道着谢,意外地安下心来。

 
 

很快王俊凯就找到了更合适的容器来栽种小圆种子:那是他放在窗台上的一个旧水杯,天蓝色,杯底摔破了一个小口,也因此不能再继续使用了,现在却成了最好的花盆。“那以后这个就是你的家。”,王俊凯捧着小圆种子大包大揽地指了指就旧水杯,王源乖乖服从安排似的回了句“是!”,过了会儿又糯糯补充道:“我喜欢这个。”,带着男孩子气的充满正义不畏黑暗的可爱。

 
 

盆先解决了,土也不是大问题,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把铲子。水杯的肚大口窄,填土是个难事,必须用到铲子,可是阳台上的铲子太大了,更何况那个铲子的重量远远超过了一个五岁小孩的掌控力。

王俊凯抱着水杯认真地分析了一下现状,为了安全考虑还是先把小圆种子放进了他的胸口衣袋,不知愁的王源在他的口袋里蹦蹦跳跳,一下一下地合上了他心跳的节拍。王俊凯突然灵光一闪,赶紧又冲回了房间,拽出床底的玩具箱,一通翻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橡皮泥盒子里的一把嫩绿色的小铲子。

小男孩抓起铲子用力挥了下手臂,朝着口袋里的小圆种子比了个大大的V型,满意地翘起唇角,像只可爱的,抓着了老鼠的小猫。

 
 

王俊凯舒口气走回阳台,拿着小铲子一下一下地认真挖土填土,小圆种子被他小心放在了窗台上晒太阳。王源倚着墙壁看着这个小哥哥撸着袖子给自己帮忙的样子,心里也像有束阳光溜了进来,把小朋友的胸口照得一片透亮,连摊上变成种子这样的事也不再害怕了。

小男孩有种奇妙的直觉,他相信面前这个刚认识没半天的小哥哥能照顾好他直到他恢复正常。他想可能那个黑衣人真的不是什么坏人,他只是以特别的方式给了自己一个很酷的技能,顺便让自己认识一个很好很酷的新朋友。

 
 

没错,王俊凯绝对是一个值得认识的好朋友。

王源这么想着,冷不丁地就被提到了空中,王俊凯轻轻地把他放进了半杯泥土里,看到被吓得差点蹦起来的小圆种子才后知后觉地道歉:“啊,对不起,刚刚吓到你了吗?”

不想承认被吓到的王源决定收回前言,继续观察一段时间再对王俊凯进行评价。

 
 

王俊凯可不知道发着呆的小圆种子关于自己都想了些什么,他是家里独生子,亲戚朋友家也没有比他更小的孩子,并不是特别懂得照顾别人,更何况是王源这么一颗细嫩柔软的小种子。是内心的正义感和初见端倪的中二梦在作祟,带着小孩子朴实的纯稚天真,促使他把种好小圆种子的使命背在了稚嫩的肩膀上。

 
 

他现在只认识我一个人,也只能依靠我一个。

王俊凯这么对自己说,他把种子放在水杯的正中央,拿着铲子一层层地继续填土,直到把小圆种子完全盖住。王源配合地一动不动,像一颗真正的种子一样,躲进了泥土下面,透过被王俊凯压实之后的小小缝隙感受阳光:他感到暖,和冬天躲在被窝里相似的暖;可这种暖又是不一样的,他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长大,破土而出,恢复正常。

 
 

——你会怕黑吗?

王俊凯填完土,顺手抹平了芦荟丛下面那个被他挖出来的小土坑,他抱着自己的旧水杯,温声问着小圆种子。王源摇摇头,晃动着身体让自己扎得更深,好半天才想起来现在王俊凯看不到自己了,闷闷地答了声“我才不怕捏!”

 
 

王俊凯被他奶声奶气还拉着长音的回答逗乐了,他把额头抵在水杯边上咯咯笑,弄得被种进泥土里的王源也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在粗陶杯子里嗡嗡作响,好像炒了一锅欢乐的小豆子。

 
 

王源笑了半天觉得有点渴,他扭扭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和为了种好他累了半天现在正抱着他晒着太阳休息的王俊凯开口,外面的王俊凯却像有了心灵感应一样体贴的先提了出来。

——对了,故事里说种子种下去要浇水,嗯,圆……源源你渴了吗?

 
 

王源舔舔唇,羞赧地红了脸,过了会儿才意识到反正王俊凯现在也看不到他,干脆大大方方地“嗯”了一声,奶气冲了上天,打着卷儿飞进王俊凯耳朵里,没来由地让小男孩的心口软了一下。他放下小花盆拍干净袖子上的泥土颗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甩了甩有些酸疼的手,跑进厨房先拿着他的水杯接了半杯水,又抓过爸爸妈妈给他留好放在桌边的早饭,回到阳台上陪着小圆种子一起晒太阳。

 
 

王源窝进泥土里,在突然安静下来的陌生阳台上本能地感觉到了害怕,但当男孩子有点毛躁的啪嗒足音传进他耳朵里的时候又忍不住微笑。他告诉自己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毕竟他是有王俊凯小哥哥的人了。

 
 

不明所以却被完全信任的王俊凯小哥哥走过来,咬着早餐面包听着小圆种子的指挥细致地在小花盆里浇完了一圈水,放下空杯咽了面包,翘着脚坐在王源身边含含糊糊地和他聊起天。

 
 

初春的阳光那么暖,王俊凯眯着眼坐在阳光里,偶尔垂下头看向他的小花盆的眼神,却比阳光还要暖得多。他刚刚成功种下了一颗叫做王源的神奇种子,难以言说的满足感充盈了他的心房。他暗自发誓要好好照顾他,帮助他,直到某一天,他不再需要他。

 
 

但这天还没有过完,王俊凯就觉得照顾好这颗神奇的小圆种子这件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浇水是最基本的,聊天也是必不可少的,麻烦的是自己放不下心,去哪儿都想带着他。更别提他不明真相的妈妈回来发现一堆土的阳台对他毫不留情的一顿批评。

五岁的王俊凯第一次尝到了笼在心头浓重得化不开的委屈和艰辛。

 
 

但最困难的,还是到了晚上就忍不住闹腾的小圆种子本身。一点点温牛奶是很好找的,因为自己也要喝;暖融融的床头灯光也是容易解决的,因为自己也要开。但是一个好听的睡前故事,对于刚满五岁表达能力还不完全的王俊凯来说,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他好不容易连蒙带猜磕磕绊绊地把青蛙王子的故事念到了结局,小圆种子还是蹦蹦跳跳地不肯放他去睡觉。

 
 

——那不讲故事了,我给你唱歌行么?

王俊凯被他整得没办法,撑着下巴软下监护人的态度跟王源商量,小圆种子把身下湿漉漉的泥土蹭平,眯起眼睛勉勉强强地同意了这个提议。

 
 

小哥哥的声音轻柔软和,棉被似的盖在小圆种子的身上,让他得以好好休息好好长大。

 
 

王俊凯的睡前故事从摇篮曲唱到哼哼哈嘿的双截棍的时候春天也就到了:桃花初绽的时节里,他朦朦胧胧的歌手梦想和小圆种子的第一片叶芽一样,悄悄钻出了泥土。

 
 

王源现在每天早晨可以举着他新鲜的叶子手臂和王俊凯打招呼了,也会在床头故意弯下腰,伸长手臂把熟睡着的王俊凯挠醒,催促他把自己搬去阳光更好的窗台上。然后在风里晃晃荡荡地和吃着早饭的王俊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偶尔让王俊凯觉得这像是他听过的童话故事里那朵小意达的花。只是王源并不娇弱也不会参加什么疯狂的舞会,他只是陪伴着自己,需要着自己,和他梦想里对着自己成天笑眯眯,好玩又乖巧,偶尔还会调皮一下下的可爱弟弟一个样。

开始王俊凯把他当成一个责任,现在却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他的小圆种子依旧还是个责任,却也是个足够甜蜜的责任。

 
 

——源源你说你会长成什么啊?是一朵花呢还是会结果的那种,像豌豆那样的?

春末夏初的时节,王源新抽出了不少叶子,细细的枝干也长成了,入眼就是一小丛绿色,鲜嫩可爱。他舒舒服服地沉醉在午后的清风里,指导着王俊凯一片叶子接着一片叶子地给他浇今天的第二遍水。男孩的指尖触碰着新叶上的绒毛,像在给他挠痒痒一样让人觉得亲昵又开心。王俊凯给他浇完水收回了手,犹犹豫豫地向他抛出这个问题。

 
 

会变成什么样呢?

王源咬着唇认真想,总觉得也不会比他还是只小圆种子时更坏了,于是他笑嘻嘻地晃了晃头顶那片新长出的叶子回答。

——我也不知道啊,或者我会长成一颗树,比现在的小凯哥哥还高,这样到了夏天万一下雨了,你还能把我当伞用。

 
 

——源源你傻不傻,要是你长那么高,那我的杯子就装不下你了好不好?

王俊凯抱起小花盆转了个圈,看着恍然大悟过后突然蔫了的叶子忍不住笑。

——不过那样也挺好的啦,你就可以罩着我了。

 
 

——对哈!那个时候你就要叫我源哥了。

再次啵起的小叶子精神得很,像小孩子没头没脑的玩笑话一样惹人喜爱。在未来没来之前,谁也不会知道它是什么样。如同成功并不意味着分道扬镳,而失败注定也不会长久相聚,他们在有限的年少时光里彼此驯服相互陪伴,仅此而已。

 
 

王源受伤是突如其来的。

那天下午他照常地和王俊凯在阳台聊天,你一句我一句地编着超人拯救地球一类男孩子都会喜欢的故事,一只飞到花盆边的灰色小鸟打断了他们俩的谈话,它好奇地歪着头观察了一下王源,没等王俊凯反应过来,那只鸟就蹲在王源的叶片上啄了一口,纵是小男孩躲得快,也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伤口。

 
 

——痛痛痛痛痛!

于是那天晚上王俊凯拿着小喷瓶给王源浇第二次水时,小男孩没有像平常一样怕痒痒地扭来扭去,而是把伤到的叶片背到了身后,就算这样也没逃出连绵的水雾,沾到了伤口就忍不住呼痛。

 
 

王俊凯皱起眉抿紧唇,神态明显的内疚。王源抖抖叶片上的水珠暂停了叫唤,伸长手臂扫了扫小哥哥的眉心。

 
 

——是我没照顾好你,万一你因为这个没法变回去怎么办?

王俊凯道歉地诚恳,眼睛里隐隐藏了点雾气,漾出一派动人的关心。王源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被狠狠揪了一下,他收回受伤的叶片,举到王俊凯的面前,深呼吸了一下,依然是笑意盈盈的。

——没关系啦,我记得我妈妈说哦,受伤的时候让喜欢的人亲一口就不痛了。小凯哥哥我最喜欢你啦,你可以亲我一下吗?

 
 

王俊凯吸吸鼻子,垂下眼睛看着面前的划了道白痕的叶子,他比谁都清楚王源很健康,也会恢复得很快;同样也比谁都觉得内疚和心疼。他撅起嘴巴,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地在叶瓣上轻飘飘地吻了一下,柔韧的叶片上有细细的绒毛,像极了小朋友柔软的脸颊。

那是中二小少年王俊凯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他不能代替王源受伤也不能完全理解他所承受的疼痛,他讨厌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却自私地因为对方要求的一个亲吻而感到甜蜜,可耻的甜蜜。

而王源呢,主动提出亲亲的王源居然红了脸,那一刻他有种奇怪的直觉: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愿意为王俊凯开出一朵花。不是为了他自己也不是为了快点恢复正常,而是为了他面前这个真心关爱他照顾他的小哥哥。

 
 

七月季夏,夜凉如水,星辰漫天。

王源难得的睡不着,坐在王俊凯的床头掰着指头数着他变成小圆种子之后的日子,他最近总是渴得很,一天要王俊凯浇上三四遍水。人也恹恹的提不起精神,他后知后觉地想着当初那个黑衣人和王俊凯说的一样果然是骗子,所谓能听见别人心声的超能力也只对王俊凯一个人有效而已。他抖了抖全身的叶片,根本没发觉绿叶丛里那个小小的花苞。

 
 

在那个夜里,王俊凯和发现小圆种子那天一样做了一个长长的美梦,恍惚间闻到了一阵甜润的花香,柔和了梦境也叙写了别离。他清香而馥郁,像是安静的在他床头开放的一朵湿漉漉的小茉莉。

 
 

后来上了小学的王俊凯在科学课上知道了茉莉是木樨科素馨属的灌木植物,种子是绝对种不出茉莉花的。而他在五岁那年种下的那颗小圆种子更像一场奇妙的电影,一个天马行空的幻象。但他还记得他叫他源源,一个想念出口就得嘟起嘴巴来卖萌的名字,可爱得让人忍不住微笑。

 
 

而四岁的王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他妈妈认为是潜在的幻想症患者,他总说自己是一颗能开花的种子,甩着肥嘟嘟的圆手臂管这个叫叶片。好在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很久,圆眼睛的小男孩还是顺利地长大,变成一个阳光开朗讨人喜欢的小少年,甚至因为长得好看喜欢唱歌,还被演艺公司发现,每周都要去本地一家不大的培训中心进行训练。

 
 

这个周末也是一样。

王源和同批的练习生一起进行舞蹈训练,他骨头天生比较硬,压腿怎么都掰不开,生理性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看得舞蹈老师都不忍心继续下手。可就算这样,等到课程结束王源还是没能像别的小伙伴一样自己爬起来。

王源觉得挺挫败,他等着其他人都走光了,才一个人挪到教室角落抱起腿偷偷擦干眼泪。他穿着浅绿色的T恤,抱成一团的样子像颗小圆种子。王俊凯刚从声乐教室出来,经过舞蹈教室门口时冷不丁地发现了这个把自己团成一团的小师弟。这个样子的王源让他想起刚进来的自己,王俊凯心一软,从兜里翻出半张干净的纸巾,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教室,在王源面前站定,抿抿唇把纸巾递到了他面前。

 
 

——没事吧?

少年的声音压得有些低,温柔关切而不自知。王源抬起头,汗水泪水打湿了他的整张脸,湿漉漉得像朵清晨露水里的小茉莉。

 
 

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

王源接过纸巾迷迷糊糊地这样想,他不好意思地在王俊凯的注视下擦了擦额角又揉了揉眼睛,翘起唇角露出一点羞涩的笑。

——啊,我没事啊。谢谢师哥,我叫王源,你也可以叫我源源哦。

 
 

王俊凯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他有些紧张地舔舔唇,伸手拉起了王源,指节干净掌心温热。

——哦,你好,我叫王俊凯。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凯哥吧,我会照顾你的。

 
 

他曾用温柔驯服他,而他也驯服了他。

 
 

于是他成为他生命里独一无二的花。

 
 

【end】

 
 

ps.题目取用原意,即奇特而美丽的花朵,比喻不同寻常的优秀文艺作品或非常出众的人物。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plz站定江卷不动摇。


再分享个笑话吧。

我好久没写文了非常不自信所以这篇写完是先给一个非本圈专门扫文的好姬友看的,结果她看完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哇好厉害“,当时很高兴来着,恩,毕竟夸我嘛,结果她的下一句是”你可以去写火星救援的同人了,马克和土豆也是这样的故事呢而且还自带你喜欢的死生永隔梗呢!“

我,一个大写的无言以对。

 

评论(41)
热度(372)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