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15 柳暗花明之后就是春天

 
 

王俊凯吼完之后才发觉自己似乎真的有些过分,他表面冷淡本质温柔,平常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跟王源说,明知道他是又急又气才会对自己口不择言,却依然受不了这个气继续刺激他。

 
 

王俊凯拧着眉头反省自身,心里面的后悔愧疚翻腾起的巨大浪潮比一场海啸来得更加厉害:如果易地而处,他不见得能比王源冷静,可能罹患癌症的唯一亲人再加上来自刚开始信赖的家人的欺骗,哪怕这欺骗是善意的,也足以让人伤心失望,难过透顶了。还有就是……王俊凯非常清楚,他伤了王源的自尊心。

 
 

他自己对喜欢的理解单纯直白,以及在那个“爱心爸爸承包计划”的无形引导下,总有些说不出的别扭奇怪。他喜欢王源,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尽管有些时候这种“照顾”早就变质成了一种管教,王俊凯自己却浑然不觉。况且王源是个男孩子,独立坚定不比他自己差,他又是哪来的勇气说要负责他的未来呢?

 
 

王俊凯想通了之后垂下眼睛掩去黯淡神色,握紧的拳头垂到身侧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只是脸色依旧难看:就算了解到自己的错处他也拉不下这个脸来跟王源道歉,一张嘴就再次回想起王源那些更加伤人的话,一句“抱歉”就卡死在了嗓子眼,如鲠在喉,无从开口。

 
 

两人之前的气氛一时僵硬得可怕,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依然灼烧的怒气火星在深冬寒夜里噼啪作响,滚滚浓烟留在心底,一片不堪的狼藉。

 
 

王源跟着沉默下来,抱着手臂深吸一口气,双目含了满眶的眼泪,明明模样上看起来像是只楚楚可怜的红眼小兔子,却上前一步突然爆起,看也没看地对着王俊凯的下颌重重挥了一拳。

 
 

这一拳的力道真够大,王俊凯被打得脑袋一懵。整个人就自然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一下子坐到了地面上。虎牙磕到口腔壁,硬生生地拉开一道口子,那地方血管丰富,不一会儿就涌了满嘴的铁锈气,鲜血甚至顺着唇角落了好几滴,王俊凯下意识地伸手抹掉那条细细的血线,看到手指上沾着的那点儿鲜红血迹居然有点难以置信的眩晕。

 
 

没等他虚弱地晕完,面前打了人之后的王源一句话也没说,一抬腿又飞快地夺门而出了。王俊凯瞪大眼睛,也没办法继续晕了,随手抹掉那点儿血迹,扬声叫着王源的名字,转头追了出去。深黑厚重的防盗门被风一吹,砰地一声关牢在王俊凯身后,他摸摸口袋根本没发现钥匙这个东西,只有那盒汤圆还在。王俊凯舔舔唇,咸腥的血气刺激得他精神一振,他觉得自己也没空管这些了,在突然暗下的视野里左右扭头,满眼急切地寻找着王源的踪影。

 
 

应该没跑远才对,也不知道躲哪去了。

 
 

王俊凯一面死死皱紧了眉头快速思考,一面不放弃地继续大声喊王源,声音都劈裂了,烟火似的在脑袋里呲开一团焦急忧虑。

 
 

他正手足无措地在小区角落里乱晃着先王源,迎面走来了一大家子,大概是刚刚一起吃过年夜饭,热热闹闹地挤成一团说个不停,王俊凯费劲地穿过这堆人,就看见一辆有点眼熟的山地车远远地冲出了小区门。

 
 

——王源!

王俊凯又急又气,凌空挥了下拳头之后也跟着那辆车拔腿就往外跑,恍然间回到了他放学之后偷偷跟着王源回家那次,前面骑车的人毫无所知地只顾往前走,他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追,只能眼看着距离越拉越大,前面的王源却永远不会回头看他一眼。

 
 

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一厢情愿地非常累。他一厢情愿地暗恋王源这个人,一厢情愿地成了他的爱心爸爸,一厢情愿地照顾他对他好,却叫不回这个人。王俊凯脚步一沉几乎要摔倒,只能凭着最后一点不能放弃的责任心支撑,追着王源继续跑。

 
 

骑得飞快的山地车拐了好几道弯,绕过正在施工建筑工地,最后停在一个熟悉的小院子里,王源支起车架,看着寒冷冬夜里光秃秃的葡萄架,满心的难过悉数爆发,抖着肩膀慢慢蹲下,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痛哭失声。

 
 

当王俊凯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哭得直打嗝儿的王源,一路跟过来的莫名其妙的玻璃心都碎成了渣渣,浓重的心疼挤满了整颗心脏,满溢的温柔化成了实质的拥抱。

 
 

——王源儿,你啊。

王俊凯轻轻地喟叹一句,语气轻飘飘却没什么指责的意味,只是俯下身子把他抱得更紧。王源糊了满脸的眼泪抬头看他,呜呜咽咽地还在装冷硬。

——你来干什么吗?

 
 

——带你回家。

王俊凯用拇指擦掉王源脸上的眼泪,这小孩不知道哭了多久,湿漉漉的小脸上入手一片刺骨冰凉。王俊凯心疼坏了,干脆把两只手都捂在王源的脸上,借着掌心的温度让他暖和一下。

 
 

王源被捧住了脸之后有些不自在地抽抽鼻子,偏过脑袋还在嘴硬。

——那不是我家。这里才是。

 
 

王俊凯有些生气地用双手挤了一下他的脸,弄出一个可笑又可爱的嘟嘟嘴的表情来。王俊凯轻笑了一下,又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语气温柔而强硬。

——我说是就是。王源我告诉你,我赖也要赖在你身边,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

 
 

王源这次眨眨眼睛没反驳,只是伸手勾住了王俊凯的脖子,把脸深深埋进他的侧颈,带着鼻音小小地“嗯”了一声,两滴滚烫的眼泪就落进了王俊凯衣领里。

 
 

王俊凯抱着王源的腰慢慢站起来,像哄小宝宝一样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站直以后又抬起一只手理顺了他被风吹乱的额发,侧过脸亲昵地额头抵额头,放软了声音问。

——不难过了?

 
 

——还有一点。

王源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睛,却没有抗拒王俊凯的接触,红着耳朵哼哼唧唧地提要求。

——你得跟我具体说说我外公的情况。一点儿都不能隐瞒!

 
 

王俊凯从善如流地点点头,一边尽量往好的方面说,一边任着王源伸出手指卷着自己的发梢玩儿。

——不隐瞒,不隐瞒,绝对不隐瞒!其实外公现在的状态不错,医生只说是气管里长了肿块,但是检查结果今天还没出来,不一定是……那个……恶性的。哎呀!

王俊凯说到“恶性”两字时就被紧张的王源直接拽掉了一根头发,哭笑不得地继续补充。

——真的不用这么紧张。外公对这件事看得很开,医生也说这东西跟心态有关,再说你现在也知道了,我们一起度过这个难关,好不好?

 
 

——嗯。

王源用力地眨了眨眼,把里面再次涌上来的水汽给逼回去,张开手臂环住王俊凯的腰,感慨似的小声道谢。

——谢谢你。王俊凯,你对我真好。

 
 

——知道我好还说那种话,还打我,王源你啊,真是……啧啧啧。

王俊凯伸手捏住王源的脸,抬了抬自己的下巴给他看自己的伤势,嘴角那小块地方明显已经有些肿了。王源难得做错事,扎煞着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抬起指尖轻碰了一下,王俊凯就“嘶”了一声赶紧弹开。他的愧疚感更深了,说话也喏喏的。

——对,对不起啊,我当时太生气了,嗯,我还以为你会躲开的啊……

王源越说越小声,抬起有点肿的眼皮偷瞥了一眼王俊凯的脸色,抬着脑袋鼓起腮帮子冲着王俊凯的伤处轻轻吹气,问话都小心翼翼。

——还疼吗?

 
 

——疼啊。

王俊凯还挺享受王源这份关心的,呲牙咧嘴地继续叫疼,大着胆子把侧脸凑到他面前,耳朵尖儿红通通地求安抚求止疼。

——你亲一口,亲一口我就不疼了。

 
 

王源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他抿着嘴巴坚持不答话,过了一会儿才别扭地揉着眼睛推开王俊凯。被揉得红红肿肿的眼睛真的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巴巴地跟王俊凯讨食来转移话题。

——王俊凯,我饿了。

 
 

王俊凯被王源这小可怜儿的模样给逗乐了,摸摸口袋发现那盒汤圆居然还温着,扭头扫了一遍小院子没发现什么合适的地方,反而是回过神来之后的满身汗意被凉风一吹,只有点儿想打喷嚏的冲动。

——先进屋子吧,外面太冷了。我这里还有盒汤圆,特地带回来给你的。

 
 

王源眼睛一亮,主动拉着王俊凯的手腕进了屋,还好当初搬家的时候觉得没多少东西了就直接没有锁门,没想到这会儿正方便了他们俩吃东西。

 
 

屋子里的东西搬得挺干净,王俊凯拖着几个小箱子小板凳勉强拼成了一张小餐桌,招呼王源先坐下。几个月没住人这里的器物上都落了一层薄灰,没等王俊凯把东西擦干净,王源就端着那盒子汤圆吃上了,瞪圆眼睛闭着嘴巴嚼啊嚼地认真吃汤圆的样子不像只小兔子,反而像只捧着瓜子的小仓鼠。

 
 

王俊凯有点好笑地摇摇头,伸手揉了把王源的发尖,忍不住开口叮嘱了一箩筐。

——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大晚上的黏食要少吃,不然会对胃不好。哎对了今天是除夕,吃三颗四颗都好啊,知道吧?哦不过你饿了也没关系啊,吃,多吃点。

 
 

王源一口汤圆还含在嘴巴里就忍不住笑出声,咬破之后流出来的芝麻馅烫得他吐了吐舌头,含含糊糊地嘲笑王俊凯。

——王俊凯你是老头子吗?怎么这么啰嗦!我还吃着呢!

 
 

王俊凯识趣地闭上嘴,看着王源张牙舞爪吃汤圆的小模样儿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被他填满了,热气腾腾得像颗芝麻馅汤圆。尤其是看到王源禁不住热直吐舌的样子,觉得自己这颗汤圆似乎被煮得更热了些,连脸上都忍不住跟着发烫了。

 
 

王源倒是没察觉,眯着眼睛继续满足地小口吃着温热的汤圆,剩下最后一颗的时候终于拍拍肚子捂着嘴巴打了个饱嗝,把餐盒往王俊凯面前推了推,声音依旧软得很。

——我吃不下了,你吃吧。

 
 

——啊?给我留的?

一手支着下巴盯着他看的王俊凯挺惊讶地接过来,耐心地追问。

——真不吃了?不是说饿吗?

 
 

——怎么,嫌弃我啊?我也说了吃饱了啊。另外我干嘛特意要给你留啊。

王源皱起眉受不了王俊凯这个傻兮兮追问的样子,扁扁嘴巴小声嘟哝。

——自己说了一大堆,我也知道除夕每个人都是一定要吃汤圆的好不好。

 
 

王俊凯没听见他的小声嘟哝,只看了眼王源有点转阴的脸色,就乖乖地拿起筷子夹起最后一个汤圆往嘴里送。咬了满口芝麻馅,翘着黑乎乎的虎牙就贴心地换了话题。

——我数数看你吃了几个。

 
 

——数你个头啦,王俊凯你黑烦。

王源伸着手指戳戳他的额头,撑着下巴眉目之间的神色一片柔软。

——七个,没听你话。

 
 

——七个好啊。

王俊凯费力地吞着汤圆,他平常不太爱吃这类又甜又黏的食物,唯独吞下的这颗汤圆是心甘情愿。他放下筷子抬手拍了拍王源的脑袋,桃花眼里亮晶晶的,似乎装满了一整个温柔宇宙。

——三个是三步登科,四个是四季平安。你吃了七个,一三一四,好运气都叠加啦。

 
 

——封建迷信吧你就。

听了他的解释之后王源眉眼弯弯,戳在王俊凯额角的指尖一路滑到他被自己打了一拳的唇角,动作细腻轻柔,像是对待什么极珍贵的宝物,挠得王俊凯心动又心痒。

——那你就吃了一个,有什么好寓意吗?

 
 

——一心一意。

王俊凯张嘴叼住了王源的手指,尖利虎牙浅浅地磨着他的皮肉,艳红舌尖舔上微凉指腹,温热湿软的触感一闪而过。王俊凯勾着唇角笑得狡猾,眼里却是一片纯然的羞涩。

——我喜欢你,一心一意。

 
 

王源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指,红着脸拿另一只手握在胸前,这姿势少女得很,王俊凯咧开嘴刚想笑,嘴角却被一个比指尖更为柔软的东西碰上了,还带着一丝冬夜里温热汤圆特有的香甜气。

 
 

或许是迟来的愧疚,或许是满溢的喜欢,或许是过分的感动,王源在这个本该阖家团圆的除夕夜里终于坚定了自己的心意,他闭着眼睛认真吻上王俊凯受伤的嘴角,在紧密贴合的两片湿润里终于说出了那一句“我也喜欢你。”。一个简单纯粹的吻结束之后还没忘拿着之前王俊凯调戏他的那句话反调戏回去。

——亲你一口了,那还疼吗?

 
 

王俊凯整个人像是被巨大的狂喜击中了,傻乎乎地只知道翘着虎牙笑,动了动喉结似乎想说点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他随手一滑按到了扬声器,却是把那头兴奋的声音播放得更加清晰。

——儿子啊!老爷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良性!

 
 

王俊凯抬头和王源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彼此眼里掩盖不了的激动欣喜,半大少年本来都是不太喜欢过分热闹的新年的,此时此刻的两人却满脑子只想说声“新春快乐”。

 
 

古人立岁为春,昭示新的一年就此开始,从此草长莺飞,万象无悲。

 
 

——TBC——

 
 

最后那句是为了押韵,应该没这个成语【望天ing

 
 

另外请个假,明天因为有考试所以不更,后天看情况吧,如果能顺利回家我就更新(*/ω\*)

 

评论(51)
热度(403)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