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14 我就是想承包你以后的全部人生

 
 

王俊凯答应了王源外公的这个有些沉重的请求,和自己的爸妈一起调整好了心态对好了台词才一前一后地回家。

 
 

按照计划进行,王俊凯先到了家,他敲门的动静和往常一样不算小,没一会儿就看见弯着眼睛笑眯眯的王源来给他开门,心里一颤,觉得自己之前的心理建设都白做了,看到王源的这一瞬间他只想用力地抱抱他。

 
 

王俊凯这么想着,也就真的这么做了。王源被他抱了个措手不及,耳朵尖儿上都飞起一层浅红,他僵着身体不敢动,垂头看了眼王俊凯不太对劲的脸色,学着王俊凯平常的样子抬起手安慰似的揉了把他的头发。王俊凯的发质细软,王源用手指穿过发梢时,在舒适的触感下发觉出了一种与他本人极为相似的,让人容易沉溺的温柔。王源动了动嘴巴,挺生硬地宽慰人。

——怎,怎么啦?是不是那个……新专辑不太顺利啊?

 
 

王俊凯没说话,像只大型猫科动物一样,用鼻尖蹭了蹭王源清爽干净的颈部皮肤,喉结滚动着发出细小的咕噜声。这个样子的他成功把王源逗笑了,眉眼弯弯的清俊少年不知愁苦,偏偏脑袋,圆眼睛里透出一丝明亮的戏谑来,修长手指轻勾起王俊凯的下巴挠了挠,清亮声线里是抹不去的笑意。

——王俊凯,你这是在撒娇?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俊凯抬眼和王源对视,厚着脸皮承认得清楚,他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嘴角尽力地挑起一个笑,眉头还是微微蹙着的模样。他依然不太会说谎,尤其对着王源,只能避重就轻地省略了主语之后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确实出了点意外,希望没什么大问题。

 
 

——肯定会没事的!

王源被王俊凯盯得脸红,有些局促地收回手背在身后退了一步,他本来是在填词上遇到了一点困难,想问王俊凯要纪优的号码去咨询一下的,不过看到现在这样情绪明显不稳的王俊凯也就暂时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只体贴地祝福了他一句。王源合起手掌,感觉手心里还残留着王俊凯发梢微凉带痒的触感,抬起下巴看向王俊凯,脸上的红泽又深了几分,假装镇定地转过身去边走边说。

——没事的话那我先回房间了,晚上你爸妈和我外公就回来了吧。

 
 

——嗯,应该吧。

王俊凯心里又是一酸,赶紧垂下眼睛含糊地应了声,挥挥手没拦着就让他回房了。

 
 

到了晚上回来的只有王俊凯他爸妈,已经坐上饭桌的王源多少有点奇怪和担心,皱起眉刚想问,就被刻意垂头丧气的王俊凯他爸爸抢先答了。

——哎,那个源源啊,真不好意思,我们带老爷子从医院体检回来又去了趟市中心买马上出去玩要用到的东西,哪知道正好遇到你妈妈,她非要把老人家接回家过年。我估计老爷子也是不好意思真的和我们去旅游,半推半就地就跟着她回家了。我们……哎。

 
 

王俊凯他爸爸停了一下,他妈妈就自然地皱着眉头继续接上。

——老爷子愿意我们也不好管,她还问你去不去。

 
 

——这样啊。

王源咬着筷子,没滋没味地吞掉嘴里的一口白饭,眨了眨眼睛果然和他外公说的一样没起疑,扁扁嘴巴,口气硬邦邦的。

——那没事,我不去她那里,老师你们不会嫌弃我吧。

 
 

——哪儿来的这种话,你留在我们家是我的荣幸!

王俊凯的情绪依旧不高,听到王源的话但还是抬手拍了下他的脑袋,没防备的王源一张脸差点被他拍进碗里,转头狠狠地瞪了王俊凯一眼,抬脚在桌子下面又重重地踩了他一下才解气,抬着下巴转回去不理人。

 
 

王俊凯他妈妈难得见到他们互掐,唇边终于露了点笑,正正脸色拿出班主任的气势,不轻不重地批评了句。

——还吃着饭呢不许闹,我说的是你,王俊凯,不要妨碍源源好好吃饭。另外我通知一下你们哈,旅行社时间提前了,我和你爸明天就要走。我等会儿把伙食费转到你卡上,好好照顾源源,等我们回来要是看到他瘦了就拿你是问。

 
 

——哦。

王俊凯神色不变,随口应了声,拿着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白饭,心里说不出个什么滋味。倒是王源有些惊讶不舍,放下碗筷瞪圆眼睛感叹了句。

——这么快!

 
 

——早去早回而已。

王俊凯他妈妈认真答了,她对王源这样的反应还挺受用的,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碗里,微笑着跟他咬耳朵。

——源源你多吃点,要是王俊凯他敢对你不好你就打电话给我,老师回来帮你收拾他。

 
 

——什么啊。

王俊凯耳朵灵,自然是听到了他们俩的悄悄话,擦擦嘴巴有气无力地反驳了一句,吃完饭刚要起身就听见王源轻笑了一声乖乖地帮他解释。

——老师你放心吧,王俊凯他不会的。

 
 

这话说的窝心,王俊凯的眼睛瞬间亮了,王源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眼珠乱转就是不跟王俊凯过分热切的视线对上。吃完之后习惯性地主动帮着王俊凯他妈妈收拾好了餐具,又坐回客厅里陪着他爸爸看了会儿新闻才施施然地回了房。

 
 

王源撑着下巴坐在书桌前认真温书,做了会儿练习卷之后反常地晃了神,抓着一只铅笔在草稿纸上涂涂改改地记韵脚,卷子没写完一半草稿纸就涂满了两张,他抬眼注意到桌上圆溜溜的蓝胖子闹钟上的时间,小小地“哎呀”了一声,低头再看那两张草稿纸就像看到了王俊凯那双带了明朗笑意的桃花眼,立马气呼呼地把草稿纸往卷子堆底下一压,红着耳朵继续埋头写试卷。

 
 

等王俊凯抱着棉被敲开王源的房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情况:薄怒未消的王源眼中还淬着一星半点的火气,一手插腰堵在房门口,冷酷地瞥了眼王俊凯,接着嫌弃地开口。

——你来干什么?

 
 

这个样子的他反而要比平常乖巧懂事的样子更吸引人些,王俊凯看得呆住,愣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有些心虚地说话。

——就,挺晚的了,来看看你睡没睡。怎么还不睡啊,担心外公?

 
 

王源冷着脸没回答,冲着王俊凯抱着的那团被子抬抬下巴继续质问。

——那你带被子来干嘛?

 
 

王俊凯抱紧了被子,干脆也板起脸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我房间里小夜灯坏了,我怕黑,所以要跟你挤一挤。

 
 

王源被“我怕黑”三个字戳中了笑点,一时没绷住,噗嗤一下就破功了,侧过身让他进房,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傻子,那你怎么不去睡客厅啊。

 
 

王俊凯配合着王源可怜兮兮地回了声“客厅里冷~”,抱着被子躺倒在那张他熟悉又陌生的床上,一抬头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那面“爱心爸爸”锦旗,鲜艳的暗红色刺激得他瞳孔一紧缩,刚刚靠着和王源打趣稍微缓解下来的心情又是猛得一绷,下午外公的那份嘱托依然沉沉地压在他肩上。王俊凯在床上滚了一圈之后翻身趴下,把整张脸埋进王源的枕头里不让他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闷着脑袋不太放心地继续重复之前的问题。

——王源儿,说真的,你怎么现在还不睡,真不是担心外公吗?

 
 

——没有啊,我在做模拟卷,遇到一个没做过的大题类型,一下子忙忘了。

王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半真半假地给王俊凯解释,耳朵尖上还有一点没消下去的粉红。

——我不担心外公啊,现在明明就是你比较担心好嘛。其实真没事,我,我妈她对外公挺好的。

 
 

——哦,那你……

王俊凯刚刚抬起头一句话没问完,就被收拾好了东西突然跳上床的王源压了个正着。

——我就不想去啊,外公也很少去那边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啊,不想破坏别人家的气氛吧,还有就是外公比较疼我,不想掺和那家的事儿。哎呀你烦死了,怎么这么多废话。

 
 

受到重击的王俊凯咳了一声,费劲地撑起身体,弱弱地举了只手伸到飞快躺好的王源面前,含着一把血泪控诉。

——可我什么还没问呐。

 
 

——不管。反正我说的你肯定都想问。

王源拉好被子抬手关了床头灯,张大眼睛神色傲娇,清晰咬字里是谁都听得出的浓重调侃意味。

——你就快点睡吧,怕黑的小朋友。

 
 

第二天等他们俩起床的时候,王俊凯爸妈已经收拾好东西,只留下一张写清注意事项纸条的纸条就走了。王源这小半年以来已经熟悉了这种不告而别的手段,况且晚上还被通知过,并没有过分惊讶。

 
 

王俊凯多少松了口气,新专辑不顺利这个借口好用得很,根本不用换。他每天下午都拿着这个做理由出门去医院看看王源外公的情况,安全地在王源面前混过了三四天,离检查结果出来的时间越近就越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露出一点马脚,失了外公的约不说,更会引得王源伤心失望吧。

 
 

检查结果出来前的最后一天正好是除夕,包括住着院的王源外公的王俊凯一家都不是特别悲观的人,但因为之前医生叮嘱了饮食要清淡些,所以年夜饭只去饭店里点了些清淡炒菜,拼拼凑凑也放满了一大桌子,还让王俊凯去了趟解放碑,买那里山城最正宗的小汤圆。

 
 

这顿年夜饭吃得特别也热闹,只有王俊凯一个人还提着心,虽然走之前就编好了一个可能留在纪优家吃饭的借口,但还是担心王源会给他打电话来。吃完饭他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赶,手上还拿着一盒专门给王源留下的小汤圆。

 
 

冬日的天黑得早,路上行人也少得可怜,远处隐约传来几声鞭炮的噼啪。王俊凯一直惦记着独自在家的王源,下了出租车之后就裹紧了大衣,一路小跑地往小区里面冲,等到了家门口才意外地发现家里居然没开灯,他心口一紧,满脑子的入室抢劫案,拍着门喊了好几声的王源儿也没人回应,抖着手掏出钥匙,插了好几遍都对不上钥匙孔,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也许是王源儿先睡了也说不定,不要老是自己吓自己。

 
 

王俊凯暗示自己放轻松,啪嗒一下成功打开了门锁,站在玄关口打开了临近的客厅里的灯。满室暖光洒下来,自然也照亮了客厅中央沙发上那个抱着腿缩成一团的少年。

 
 

王俊凯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终于回归了原处,只是王源的状态有点不太对劲,他轻轻地掩上门往客厅方向走了几步,试探性地又喊了一声。

——王源儿?

 
 

王源的头抬起得很快,他显然是刚哭过一场,眼底的红痕深刻而明显。王俊凯看着心疼,小心翼翼地继续走近了问。

——王源儿,你怎么……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完,王俊凯就被猛地冲过来的王源揪住领口。红着眼睛的少年像只受伤的小兽,眼里写满了被欺骗之后的恼火,戒备和伤心。他收紧了揪住王俊凯领口的那只拳头,白皙手背上的青筋根根爆出,王源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

——王俊凯,你这个大骗子!你最近根本没去纪优家对吧,你去的是医院。呵,什么新专辑遇到问题,你一直说的都是我外公对吧?

王源停了一下,深深地抽了一口气,眼眶通红的一双漂亮杏核眼里晃动着一点晶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啊!你凭什么瞒着我啊!我说过的吧,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说你凭什么啊!

 
 

这几句问话一出,王源整个人都开始颤,单薄的少年身体抖得像是一张冬夜寒风里刚刚落下却找不到归处的树叶,手指抖得最为厉害,一滴眼泪随之落下,热烈水汽烫得愣在原地不敢动的王俊凯终于有了一点知觉。

 
 

他自己心里也是既慌乱又难受,被王源这么卡着喉咙也觉不出一丝痛感,只是缓缓抬手,握紧了王源发着抖的指节。

——别哭,别哭,王源儿你别难过。

 
 

王俊凯本来就不太会说话,此时此刻更是支离破碎乱成一团糟。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想让你难过,对不起,我我我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王源抬起头不怒反笑,半眯起眼睛字字如刀。

——你凭什么?你说啊你凭什么?别告诉我是什么爱心爸爸,那和我外公能比吗?

 
 

王俊凯语塞,他舔舔嘴唇沉下心,低头吻住了王源的眉心,贴着那块咸涩皮肤一字一顿地慢慢说。

——凭我喜欢你。

 
 

——喜欢?

王源愣了一下,随即大力地推开他,脸上的笑容更嘲讽了。

——你凭喜欢就能决定我重病的亲人能不能和我见面?凭喜欢就能对我说谎,随便决定我的未来?王俊凯,你在搞笑吧?我不是你儿子也不是你在路边看着可怜就能捡回家养的一个小东西!我受够你的这种喜欢了!

 
 

王俊凯瞪大眼,觉得自己一腔热烈的喜欢都被王源这番话浇凉了个透,连捂在口袋里热腾腾的一盒小汤圆都泛了寒意,他握着拳头咬紧牙关,那阵寒意反而拱得他心头火起,冲动之下也吼了出声。

——是啊,我喜欢你喜欢得最搞笑了,我就是想凭着喜欢承包你以后的全部人生!

 
 

——TBC——

 
 

今天本来想一次性虐完的但是两位大大发的糖太多太甜我就卡文了QAQ剧情正好走到这里真作死啊(ಥ_ಥ)一路卡好不容易写完的QAQ希望你们别嫌弃。

另外我是为了你好什么的真是吵架升级经典句型,大家慎用哦(*/ω\*)

 

评论(43)
热度(326)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