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13 没有一波三折的都不叫故事

 
 

他们俩之后聊了什么王源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自己打了个大哈欠之后,王俊凯就伸手拢紧了他的被角,还顺便掐了把他的脸,漂亮的桃花眼半眯着,里面氤着的一汪水汽和刻意压低了的声线一样缱绻。

——睡吧,晚安。王源儿。

 
 

于是那天晚上王源就在王俊凯的房间里睡下了,有点窄的单人床和挤成一团的松软被子,他和王俊凯面对面,鼻尖蹭着鼻尖,呼吸交错在一起,过分温暖得好像提前来到了春天。如果那时有人进来,一定会惊讶地发现他们俩面对面的姿势像是上帝放置在两个身体里的同一片灵魂终于相遇了,严丝合缝地合二为一,从此不再孤独,不再漂泊,不再对未来充满疑虑,成为相爱最原始的定义。闭上眼睛的两张安静侧颜有种说不出的相似,连不小心露出的后颈小痣,都可以连成一条叫做命运的直线。

 
 

王源那夜睡得暖和又香甜,连梦都没做一个,踏实安稳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在外面玩累了之后回家就能熟睡的满足感。再加上放假精神也暂时一松,王源舒服地睡了个长长的懒觉,睁开眼却发现身边的王俊凯不见了,只留下床铺上的一点儿温热,还有和自己一样的衣物柔顺剂的味道。

 
 

王源揉揉眼睛,抬手掩过半个哈欠,趿拉着棉拖去找王俊凯,他在王俊凯最可能出现的厨房里没发现人,抓抓脑袋准备先去卫生间洗脸刷牙,迎头就撞上了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王俊凯。他的一双耳朵红得厉害,周身还带着冬日里的冰凉水汽。王源挑挑眉,刚睡醒的眼神清明了些,抬头看到王俊凯还在滴水的发梢迟疑着发问。

——你今天用冷水洗脸了?没热水了吗?

 
 

——不是。

王俊凯一手握拳,里面不知道抓了团什么东西,看起来湿漉漉冷冰冰的,偶尔还往下滴几滴水,听到王源的问话赶紧摆了摆,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慌忙藏到了身后。

——没,没有,有热水有热水,我就是开错了,然后顺便洗了个东西。

 
 

王俊凯不会说谎,磕磕巴巴地跟王源解释完,给他让开了道,红着脸垂着眼睛一叠声地招呼着王源:“你洗吧,你洗吧,我还有点小事先走了。”,说完果然转身就走,整个人慌慌张张地,走了几步还左脚绊右脚,在自己家里的平地上差点摔了一跤。王源侧过脸正巧看到了,含了满嘴的泡沫吃吃笑,忍不住像平常王俊凯在上学路上叮嘱他一样回敬了句。

——王俊凯你好好走路啊,慢点没关系,要注意安全啊,不要跌倒哦!

 
 

王俊凯听到王源藏着笑意的含糊话语更紧张了,身体一僵反而走得更快了,默默地念了句“还不是因为王源儿你。”,那边卫生间里刷牙的人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被人念叨的王源揉揉鼻尖,端起杯子咽了口水,把呛到嗓子眼的薄荷味牙膏沫吐出来,余光扫到了王俊凯没放好的小瓶洗衣液,心念一动,慢了一拍地推测出这事儿的真相来,瞬间心慌脸热得不像话,磨着牙齿胡思乱想,一会儿觉得王俊凯真是个臭流氓以后都不能单独和他睡一张床了,一会儿又想着王俊凯他身体还真好,这大冷天的,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吧。王源想着想着咬着牙刷柄没了动作,一口薄荷味的泡沫水就这么一不留神地给吞下了肚,薄荷凉味呛住他脆弱的气管,咳了半天才好,意外因此涨得通红的脸反而把那些个尴尬的青春期幻想都给掩饰了。

 
 

发生了这样被喜欢的人撞破囧状的事,王俊凯也分不出心思来自己做饭,简单洗漱整理后干脆领着王源出门觅食。

 
 

王俊凯平时觉得他爸妈动不动这么留个言就出门直接放养小孩的方式太过随便,这时候却挺庆幸大人们全部不在家这件事的:早起洗内裤这事儿被王源撞破虽然羞耻但他也不会过多宣扬,如果被他爸妈或是王源外公撞破,那后果根本不敢想,给他一个王源似的灵光脑袋估计他也找不出理由来解释。

 
 

王源却是暂时忘了王俊凯这个让人脸红的小插曲,一味地感念他爸妈的好处来。这也确实,王俊凯爸妈都是言出必行的稳妥人,既然说好了要带王源外公出国旅游,准备工作那都要做充分,这天就先领着老爷子去医院检查身体了。外公永远是王源最大的软肋,是他有记忆以来唯一的亲人,他比谁都想他外公能安享晚年,但也没想到这份安稳幸福来得比他想象中更早一点,虽然不是他用自己的能力提供的,不过确实窝心得很。

 
 

王源抬头看了眼走在前面抓着手机低头看推荐商家的王俊凯:浅色修身大衣包裹着的少年身体比例极好,宽肩细腰,大衣下露出的一段小腿也修长结实,迈着大步随意走动间都会引起路过的女生抽着气小声赞叹好帅好帅,他本人却浑然不觉,只是动不动就回头一下自己跟没跟上,眼神里一派直接单纯的关心。

 
 

的确很值得人喜欢啊不是吗?

 
 

王源心里的小人捧着脸说话,姿势神态像极了一朵盛开着的小花,王源舔舔唇,莫名的愧疚感藏得更深了。

 
 

这顿饭吃得挺好,除了王俊凯紧锁眉头不让他吃一点辣以外几乎算得上完美,王源揉揉肚子没忍住打了个饱嗝,扁扁嘴巴说是吐槽,语气却软得更像撒娇。

——吃太撑了。

 
 

王俊凯比王源先结束战斗,这会儿正支着下巴看他看得欢喜,闻言敛了笑意认真回答。

——那正好,反正我们还得走回去,不怕撑。另外我妈之前也没说错,你太瘦了,多吃点好。

 
 

——什么啊,王俊凯你黑烦……

王源瞪了他一眼,双手捧着肚子,一连串的抱怨话还没讲完,就被王俊凯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王俊凯当着他的面直接接了,王源听了几句就弄清楚了电话那头大概是纪优,一放假就找王俊凯商量新专辑录制的事。

 
 

一想起纪优王源就想到王俊凯昨晚上郑重其事地交给他的那份填词工作,虽然后来王俊凯极贴心地补充这事儿没有时间限制,但是照着他们俩这在家是室友,出门成同桌的亲密度,王源也不好意思当着王俊凯的面写这个当时承认了“算在我给你的爱里”的东西,所以一看到有这么合适的独处机会立马体贴地提议。

——你有事的话先走好啦,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王俊凯有些犹豫,结束通话之后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是抬手揉了把王源的头毛。

——也,也不急,我先送你回家好了。

 
 

——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再说现在天这么亮我又不是女生没什么好害怕的,你快去吧,还队长呢,可别光让人家等啊。

王源扳着手指一条条地给他阐述理由,那认真的小模样儿倒是成功地把王俊凯给逗笑了。

 
 

——成吧,这次听你的。好好走路注意安全,过马路更要当心,哦对,带钥匙了吗?到家记得给我发个短信。

王俊凯习惯性地啰嗦了一堆,看着王源认真点头甚至忍不住伸手来抢自己口袋里的钥匙的样子眼神就飘忽了起来,迅速调整好表情重复了最后一句。

——好吧,那我走了,你到家记得给我发个短信。

 
 

——知道啦。

王源接过钥匙套在手指上转了几圈,慢悠悠地拿起一张抽纸仔细擦了擦嘴角,一扭头看到走出店门的王俊凯坐上了出租车才放心地起身往家走。

 
 

要知道王俊凯管他管得可宽,要是遇上了说不定又要先载他回家了。但他可是真的吃多了撑得慌,一点儿也不想坐车回去。

 
 

王源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被宠坏了,跟王俊凯平常似的,都学会用小花招来敷衍人了。

 
 

王源沿着人行道慢慢走,旁边的商铺有些已经关了。更多的是挂上了颜色鲜艳的大红灯笼,黏上了恭贺新春一类的祝福话,过年的气氛浓重得很。今年春节来得比往年晚多了,二月末的天气暖和了许多,岸边的杨柳都生出了嫩绿的新芽,抬头也是一片天青色的碧空,湿冷空气里有着挡不住的春意,让他觉得欣然又放松。

 
 

但坐在出租车里的王俊凯显然不如王源那么放松,更没有发现春景的好兴致。他抿紧唇双手握着手机,只把那层银色金属壳上捂出了一层水汽,被意外点亮的屏幕上显示出的通话人根本不是纪优,而是他爸爸的号码。王俊凯回想起他爸爸在通话里沉着声音说的那句“那让王源先回家,你瞒着他到医院来一下。”一颗心就吊到了嗓子眼,手心的汗水渗得急切,他舔了舔唇,扒着出租车的椅背低声央求着司机。

——师傅,麻烦再开快一点。

 
 

一路紧张的到了医院,王俊凯就赶紧回拨他爸爸的电话,他爸妈接到电话后就赶到了电梯口,面色都有些沉重,他妈妈更是连眼睛都有些红。王俊凯心里一咯噔,抓住他爸爸的袖子急急地问。

——老爸,到底怎么了?外公生病了?

 
 

——嗯,今天做胸透的时候发现气管里有肿块,因为老爷子年纪大了医生分析说情况可能不太好,建议立即住院。

王俊凯他爸爸抓起他发凉的手带他进电梯,沉着声音继续补充。

——老爷子知道以后不肯告诉源源,但他医疗户口上写清楚了亲戚只有一个外孙,所以先让你来办个住院手续。

 
 

王俊凯愣了一下,想起平常日子里那个整天乐呵呵,挤着眼睛愿意给他分享王源小时候趣事的瘦高老爷子,心里就空得难受。

——怎,怎么会这样呢?

 
 

——没事的,现在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呢,也不一定是最坏的那种。

王俊凯他妈妈难得温柔,擦擦眼睛抬手挺费力拍了拍高了她快一个头的自家儿子。他们家亲戚住这里的人少,王俊凯跟隔代的几个长辈都不亲,反而和王源外公感情更好。

 
 

不过也是,就算她自己,也同样把这样一个和蔼开朗,通晓世事又肯讲道理的长辈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之前骤然听到这个消息都有些受不了,何况王俊凯这个半大少年呢。

 
 

一想到家里另一个半大少年王源,王俊凯他妈妈就更心酸了:他们这些外人都如此惊慌难过了,更何况人家亲生的外孙呢?又是在高三这么紧张又关键的时刻。电梯到达了指定的楼层,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拍了下王俊凯的后背推着他出去叮嘱了两句。

——先去办手续吧,等会儿安排好病房我们一起和老爷子商讨一下具体怎么办。现在不许难过,把背给我挺直了。

 
 

王俊凯顺从地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背迈开步子去医生那边办手续,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习惯性地把手插进口袋里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从他这拿走了一圈钥匙的满脸笑模样的王源,心就揪成了一团。他握紧了拳头,浓重过头的担忧几乎化成了手掌上实质性的疼痛。

 
 

跟着流程办完了住院手续,王俊凯捏着医生开好的那一小张凭证领着王源外公住了院。老爷子豁达得很,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安慰性地握了握王俊凯过度出汗之后冷冰冰的指节,半倚在白色病床上开玩笑。

——哎,老头子我又给你们添麻烦了,这回没得出国咯,看来要呆在医院过年了。老师也没得买买买咯,现在是流行这样说吧,啊?

 
 

王俊凯垂着脑袋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这词在他跟王源外公吐槽他妈妈时随口说的,没想到老爷子记得这么牢。

 
 

王俊凯一笑,气氛就松快了很多,王源外公拉着他的手收敛了笑脸,鬓角新添的几根白发透出一点难言的沧桑。

——你们也不用这么担心我。生死有命这个道理老头子我还是懂的,我活的够长啦,唯一放不下就是我家小源。

他停了一下,抬头认真地看了眼好心肠收留了他们祖孙的这一家三口,最后转向了王俊凯,老年人有些浑浊的眼睛里盛满了殷切的恳求。

——帮我暂时瞒住他,理由我都给你们想好了,就说他妈妈来接我过去住段时间。等到一星期之后如果老头子我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再告诉他;如果是另一种情况,以后就麻烦你们照顾小源了。行不行啊?他爱心爸爸。

 
 

王俊凯握紧了王源外公的手,红着眼睛用力地点点头,嘴巴开合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只艰难地说了两个字。

——可是……

 
 

——没什么可是。

老爷子笑着打断了他,像平常对王源一样,用粗糙手掌贴近了王俊凯的脸侧,语气一如刚刚见面时那么可亲。

——我知道小源他把我看得很重,但这样对他并没有帮助。他现在有了你,还有你爸妈,这样就很好。替我好好照顾他。

 
 

——TBC——

 
 

怕你们打我所以提前剧透下,外公不会有事哒,只是剧情需要啊嘤~(挥手绢小内八逃走)

 

评论(46)
热度(304)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