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BGM戳我


上章戳我 

 

11 人生难得来回意乱情迷

 
 

山城的冬夜到底还是冷的,等放了烟火过完零点,这一帮子衣着单薄的年轻人都被这湿冷透骨的小凉风吹得受不住了,嘻嘻哈哈推推搡搡地回酒吧。

 
 

王俊凯和王源落在人群最后,王源刚刚玩得开心,非要站在崖边对着江面放烟火,王俊凯习惯性地担心想拦人,可看到王源一双笑成月牙型也还亮晶晶的眼睛,那些无所谓的担忧也就在王源弯弯睫毛的眨动之间跟着飞走了,心甘情愿地站到崖口陪他一起吹冷风。

 
 

王源在大家临走的时候还没玩够,磨磨蹭蹭地跟在人后,这会儿的兴奋劲小了很多,抽抽鼻子确实感觉有些冷。

 
 

——冷吗?

旁边的王俊凯敏锐地注意到了王源吸溜鼻涕的小动静,抬起一只手拢了拢他的毛衣领口,另一只手就扯开他抓得很紧的袖口握住了手。

 
 

王源有点不好意思地缩缩手指摇摇头,反而被王俊凯抓得更紧了,连冻得发红的鼻尖也被他轻轻地弹了一下。

——还说不冷,手这么冰,连鼻子都红了。

 
 

王源揉揉鼻尖闷声闷气地抱怨了句“就是你弹的。”,借着过长袖子的遮掩乖乖地握紧了王俊凯的手。衣服明明穿得比他还少的王俊凯手心却比他暖得多,热乎乎得像是里面藏了颗小太阳。王源握住之后还不老实地用指尖蹭了蹭掌心,夜色掩映之间并没有看清王俊凯红得滴血的耳朵尖,只是牵住他的手心越发得热,回酒吧的短短一小段路上都快渗出汗水来。

 
 

——他们等下估计还要闹,王源儿你要先去睡吗?我们练习室里有张床。

快走到酒吧门口时王俊凯晃晃王源已经被他捂热的手,低头凑近他耳边小声说话。王源瞪圆了眼睛特有说服力地回了句“我才不困。”,身上残留的柠檬水味道和冬夜里的湿润水汽混在一起扑进王俊凯的鼻端,过分清新得让他有些心旌荡漾。

 
 

回到酒吧一群年轻人果然又闹了起来,这回是抓着年轻的调酒师不放,借口说在外边等跨年冻着了,要喝酒暖身。调酒师本来就跟他们差不多大,被这么一闹也跟着欢腾起来,拍着胸脯说好每人给调一杯,绝对让大家看到他的真本领。

 
 

王俊凯把王源推进酒吧之后自己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心里那点儿难以言说的悸动压下去,脸不红心不跳地重新走进酒吧时,就看见已经和众人混熟的调酒师把一杯半蓝不绿,色彩古怪又艳丽的鸡尾酒放在了王源面前。纪优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勾着调酒师的脖子还在劝王源酒,声音大到连站到门口地王俊凯听得一清二楚。

——哎,那个,源哥,反正凯哥不在,你就喝一杯呗。我知道你没喝过,这酒酒精浓度真的不高,你看连毛毛都能喝点儿。我不骗你,果汁调的,真不苦。不信你尝尝看啊。

 
 

他话说到这份上王源也不好再推辞,但也还记得之前去游乐园玩那天弄出的乌龙,只是带了怀疑地端起杯子浅浅地尝了一小口。没想到纪优这次还真没坑人,和古怪颜色不一样的是这酒的口感,酸酸甜甜的,比软饮料还要好喝一点儿。

 
 

王源嗜甜,尤其喜欢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于是这下子就算王俊凯腿长也来不及阻止,三步并两步地急急跑回他身边,看到的只有桌上留下的空杯子。王源打了个带酒味的嗝儿,眼神都迷茫了,歪着脑袋看着气势汹汹奔过来的王俊凯好一会儿才张张嘴巴,软绵绵地叫了他一声“王俊凯?”

 
 

纪优知道平时王俊凯对王源那可真是恨不得当儿子宠了,他也没想到王源一个从没沾过酒的人居然真把果酒当饮料喝得这么快,心里有愧又怕被揍,只好圆润地滚远了。留下明显有点晕了的王源和匆匆赶来的家长王俊凯大眼瞪小眼。

 
 

——还好,还认得我啊。

王俊凯被王源一双雾蒙蒙的圆眼睛这么盯着,有多少气都消了,可还是忍不住狠狠揉了王源头发,揽着他的肩膀坐到他身边指着桌上的空杯子开始念叨。

——王源儿你注意点儿啊,这东西再甜它也是酒啊,你喝过酒吗?还敢喝这么快?

 
 

王源没回答,只是眨眨眼把下巴搁上了王俊凯的颈窝,带了点鼻音地小声哼哼。

——就是甜的。王俊凯你别晃啊,我晕。

 
 

王俊凯被他哼哼地心都软了,更何况他们现在靠得太近了,甜润酒气弥漫在呼吸之间,拉扯开一丝若有似无的暧昧。王俊凯的耳朵尖又不受控制地泛起了红,他甚至觉得这种情况下的自己也晕乎乎的,微醺的错觉严重得厉害。他深吸一口气,侧过脸来认真理了理王源遮住眼角的额发,小心翼翼地跟他打商量。

——王源儿?源源?现在还晕吗?我带你去床上躺一会儿好不好?要是困了你就先睡,早睡早起才能长高啊。

 
 

——唔,要长高,要和王俊凯一样高。

王源半眯着眼无意识地重复着王俊凯的话尾,这句“要和王俊凯一样高”成功取悦了他,王俊凯轻笑了声附和。

——好好好,跟我一样高,先站起来好不好?我们往里面走。

 
 

——嗯。

王源很乖地回答了之后就准备站起身,果酒的威力现在已经开始发挥了,他脚下一软一下就扑进了王俊凯怀里。还好王俊凯反应快,一把扣住了王源的腰不让他滑下去,一路半扶半抱地把人拖进练习室,最后还不忘回过头给继续看热闹的纪优飞了一记眼刀,吓得后者缩缩脖子不敢再看,扭过头又去祸害别人了。

 
 

演出结束之后所有的乐器都堆放在这间挺小的练习室里,王俊凯半抱着王源低着头仔细避开这些拦路的东西,径直往他们平时休息用的小床方向走去,倒是王源不肯配合,这个碰碰那个摸摸,走走停停的,最后在电子琴面前站定,扯着王俊凯不肯挪窝。

 
 

王俊凯知道喝醉的人都不太好沟通,特别这个喝醉的人还是王源,他又舍不得直接打晕抱床上,只能放软声音好好说话。

——刚不是说好去睡觉了吗?王源儿你现在……

 
 

“干嘛呢?”三个字消失在突然响起来的琴声里。

 
 

王源倚在王俊凯身上,指法并不熟练地弹起了琴,流淌出的音乐熟悉得让王俊凯心一惊。

 
 

这是他最近在家常弹的一段没写完的歌,也是他遇到王源之后心头荡起的那阵旋律,是他最想要为王源写的那首歌。

 
 

王俊凯其实说不清自己这时到底是个什么心情,他沉默了一会儿问了个最笨的问题。

——王源儿,你会弹琴啊?

 
 

——嗯,我妈妈是钢琴老师。

喝了酒的王源乖顺无比,连平常从来闭口不谈的父母都说了,还泛着水光的圆眼睛诚实得可爱。

——不过很久没弹了,钢琴也和电子琴不一样,是不是很难听?

 
 

——当然没有,你弹得很好啊,我的曲子嘛。

王俊凯拍着胸脯挺骄傲地说实话,脑袋里灵光一现,压低了声线诱惑似的问着身边这时候诚实得意外的人,握着拳头紧张得很,一出声都是支离破碎的气音。

——王源儿,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有啊。

王源依然回答得很痛快,没等紧张过头的王俊凯问出“是谁?”这个问题,他就老老实实地自己交代了。

——我肯定最喜欢我外公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王俊凯顿时泄了气,抿抿唇还想问点什么,就看见王源抬手掩过一个哈欠,可怜兮兮地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脖子,声音软得不像话。

——好晕啊。

 
 

——都说了让你不要理纪优。喝什么酒啊他给你你就喝啊。

王俊凯扶着王源躺到小床上,盯着他染上一层淡淡红晕的脸就忍不住上手捏了一把。王源扯了扯衣领,卷起被子嘟哝了声热,王俊凯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揉了下鼻尖转过身。

——我先出去给你倒杯茶,等会儿就回来。

 
 

——不要,茶太苦了。要你陪我。

王源坐起身脱了外衣,拽着王俊凯的袖子就是肯不放人,王俊凯摇摇头拿他没办法,却被那句“要你陪我”弄得心更痒了,按着王源的肩膀让他躺好,垂着脑袋一连声地答着好。

 
 

王源弯着眼睛满意地傻笑,抓着王俊凯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指抬起了下巴,啪嗒一口在桃花眼迤逦欲飞的眼尾处烙下一个带着果酒香气的口水印。

 
 

王俊凯被他这下亲懵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也已经上了床,而且极其自然地压住了王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深深地嗅。

 
 

——王俊凯你好肥~

被他压在身下的王源显然也没想到会有这个展开,扭来扭去的似乎不太舒服,两人之间隔着的那层被子随着他的扭动全部堆到了肚子以上,厚重的牛仔裤没了障碍地互相磨蹭,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就像是干坏事的前奏。

 
 

王俊凯被刚刚自己满脑子带点颜色的想法吓了一跳,可少年人的身体却诚实得要命,为了演出特意穿的紧身牛仔裤中间鼓鼓囊囊得突出一块,霸道地卡在王源的双腿之间。

 
 

王源被腿间多出来的那份炽热烫得浑身一抖,僵直着脊背不敢再动。王俊凯踢掉鞋子的啪嗒声在狭小的练习室里回音也大得出奇,王源把脸埋进胸口揉成一团的被子里,心跳快得让他觉得兴奋又害怕,迷迷糊糊地想着这算不算酒后乱那啥,总觉得那也应该是自己乱他才对,可醉酒后的四肢都软绵绵的,根本提不起力气来反抗。

 
 

更何况,他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并不是那么想反抗。

 
 

人生难得来回意乱情迷啊不是吗?

 
 

王源放松了身体,两腿之间的东西也被王俊凯磨蹭着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顶着牛仔裤并不舒服。王源抽出环抱住王俊凯的一只手,咬咬牙自己拉开了裤链。金属摩擦声音意外的色情,王源很快红了脸,在昏暗灯光下像某种冬天里并不常有的水分充足的果实,有着和他平时并不相符的却令人食指大动的甜美气息。

 
 

王俊凯低低地笑,从被子堆里扒出王源那张涨得通红的脸,轻轻地吻在他的耳后,拇指摩挲着他湿润的下唇,把鲜嫩的浅粉色生生擦出一层浓艳的红。另一只手则一路向下,隔着一层内裤动作小小地撩拨着王源,技巧娴熟地像抱着心爱的吉他轻刷着琴弦。

 
 

他掌控着王源,他能让他快乐。

 
 

这种从心而生的浓重满足感好过王俊凯做的任何一个有关王源的梦。

 
 

王俊凯像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新大门一样,舔吻着王源充血的耳垂,手指从嘴唇滑向锁骨再滑进胸膛,用力地感受着王源的每一寸皮肤:喝酒后蒸腾的情欲热气和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寒冷而激起的小颗粒,软玉温香,是实实在在的美好触感。他用虎牙浅浅地咬住了王源的耳骨,刻意压低的嗓音钻进王源耳朵里,像是海妖塞壬的歌声一样惑人心魂。

——王源儿,你想要吗?叫一声哥哥就给你。

 
 

——不,不要,外面有人。

王源抽抽鼻子似乎快被王俊凯欺负哭了,眼底红红的像只可怜又可爱的小兔子。

 
 

王俊凯看到这样的王源心就化成了一摊水,垂下眼睫认真地吻着他快要流泪的眼睛,温柔的声音和难耐的情欲一起,像翻涌起来的巨大水波一样困住王源。

——我锁了门,而且这里隔音很好。不要怕,叫我哥哥,嗯?好不好?

 
 

——哥……

这点儿含在嗓子里模糊字眼成了此刻最好催情剂,王俊凯突然加大了动作,腰带被扯开的哗啦啦声响让王源回过了神,没等他阻止就被强硬粗暴地扒开裤子,金属拉链卡在膝盖内侧随着动作磨得有点疼。王源屈着腿刚皱起眉就听见王俊凯轻啧了一声。

——这里没纸,算了,我吃点亏吧。

 
 

说着王俊凯抿抿唇亲了下王源的嘴角,桃花眼里还是羞涩占了多,亮闪闪得似乎下一秒就能说出“我爱你”之类的美妙情话。

 
 

王源盯着那双好看的眼,整个人像坠入蔚蓝深海,温暖潮湿连绵不断,被死死卡住了胯部也未曾知晓。

 
 

王俊凯分开双腿跪在他下身,垂下头吻住他最全身激动的部位,和吻住他的唇角一样羞涩万分又温情脉脉。年少的欲望根本经不起这么挑逗,立马泄了出来。

 
 

王俊凯艰难地吞下了一大口,瞪大眼睛看着王源脱力般地闭眼晕睡了过去。初尝酒精的效力和得到满足的情欲混杂在一起,在他十七岁的新年冬夜里,由他喜欢的王俊凯,一手编织成一个永不褪色的幻梦。

 
 

——TBC——

 
 

久等了,没打tag(意味深

 
 

人生难得来回意乱情迷,所以我和卷毛 @做个好人 在一起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联系,我只是想秀个恩爱。另外你们别老欺负她啦,她说站卷江就卷江吧,毕竟是我宠的(๑´ㅂ`๑)


评论(43)
热度(344)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