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08 能充盈心脏的感情都是爱

 
 

从游乐园回来之后的时光好像突然定格却又走得匆匆,高三的生活单调得很,每一天几乎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学生做试卷,老师讲试卷;再做,再讲;继续做,继续讲……如此源源不断,往复循环,磨得大多数人也挺麻木。

 
 

不过很显然,王俊凯不属于那大多数人。每天能和王源在一起这件事就已经让他觉得很开心了,做作业什么的在他看来都只是生活的调剂了,反而是写歌的频率更高了,纪优常常在微信上调侃他半学期写完了一张专辑,之后还抱怨自己来不及作词,刻意怂恿他跟王源求救,让王源帮着填填词。王俊凯听完脸就红了,又羞又怒地搁下一句“那乐队要你干嘛?!”,引得纪优像个抖M一样得逞地大笑。他动静挺大地扔下手机,一转头就看见不敲门就进来的他妈妈,红着耳朵虎着脸气势不减地招呼了句。

——干嘛?

 
 

他妈妈难得的没计较,端了两杯牛奶和小碟水果放在桌上,抱着手臂在王俊凯床边坐下,伸出手指点了点桌上的东西,语气是刻意绷出来的不屑一顾。

——源源外公让我给你们准备的,现在天气冷了,多少注意点身体,吃完喝完早点休息。两份都在你这边,等会儿你给源源端去,听见没?

 
 

——哦。

王俊凯转了转笔,有点奇怪他妈妈这么温和的态度,摸摸鼻尖又舔舔唇,嘴上还是习惯性地对顶。

——谢谢妈,找我有事啊?

 
 

王俊凯他妈妈瞪了他一眼,挑着眉严肃地否认“没事!”,说着就站起身,走到门口了才不情不愿地回了头。

——好吧,确实有点事。不过,不是关于你的,是关于源源。

 
 

——啊?王源儿怎么了?

王俊凯听着反而比自己的事更紧张了,刷一下站起身,倒是把他妈妈吓了一跳。

——你急什么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觉得他最近心态不好,这孩子把考试看的太重了。虽然也难怪但要是我去开导他的话,说不定让他压力更大。你年纪跟他差不多,跟他打打岔出去玩玩反而效果更好些。反正这也是你的责任啊,要对得起隔壁墙上挂的爱心爸爸,你知道不?

 
 

他妈妈说了一堆话之后看到王俊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又忍不住唠叨起他。

——哎,先说好,不能玩得太过啊。像你这样完全不在乎的也不行,那毕竟是高考!你看看你语文阅读理解题错成什么样了,王源还是你同桌呢你都不知道去请教一下人家,光靠数学拉分有什么用,万一数学简单了我就等着看你哭吧。你想考央音也得有分数啊,又不是艺术生还这么不努力。

 
 

王俊凯托着下巴一连声地应着“好好好”,等他妈妈说完了还是没忍住刺了一句。

——妈,成绩也是一个人的隐私啊,你偷看我隐私了。

 
 

——隐私你个鬼!我也是你班主任!

他妈妈叉着腰把话头冲了回去,这才神清气爽地摔门走人了。

 
 

王俊凯听着那门一声嘭咚,认命地耸耸肩膀,干脆放下笔搜肠刮肚地认真想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活动,想了一轮也没想到,赌气地喝完牛奶,嘴边还沾着一圈白就急匆匆地溜上楼去找王源外公。

 
 

老人家平常都早睡,今天倒还亮着灯,王俊凯敲了门走进去才发现王源也在。老爷子看到王俊凯还挺高兴,原本半躺在床上现在都坐直了,乐呵呵地跟他开玩笑。

——呦,小凯你也跟小源一样来我这儿汇报成绩啊。你这嘴上一圈儿是怎么回事啊?跟我学习呐。

 
 

王俊凯砸吧砸吧嘴巴半天才想起来那牛奶印还没擦。王源捂着嘴巴递给他一张餐巾纸,眼睛弯弯特别生动好看,可把王俊凯囧得不行,赶紧接过来擦掉了,明明特不好意思还要装作镇定严肃。王源咬着唇忍着没笑出声,但嗓子眼里都含着一汪愉悦。

——那我先回去了,外公晚安。王俊凯,你也是。还有,别和他说太久话,他一高兴就睡不着了。

 
 

——嗯,没什么的,我就来看看。

王俊凯抓抓脑袋,好不容易在被王源的笑眼占满的脑袋里记起了那点儿正事,有点扭捏地开口。

——那个,你的牛奶在我桌上,我本来想端给你的……哎,不是,你能在我房间等我一下吗?我有题目想问你。

 
 

——行啊。

王源转身半掩上房门,圆眼睛在门缝里露出来,眨了一眨就碎了满地的星光,王俊凯看到他翘起来的嘴角,语气也轻松。

——我等你。

 
 

王俊凯搓搓脸,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被这句话填满了,傻傻地扬起唇角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他要问外公的事情。

 
 

王俊凯也没提他妈妈心态那一说,就是问了问王源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这问题刚开始他就问过王源外公,老爷子有点意外,叹了口气没说出有用的东西来。这回也是一样,不过他拍拍王俊凯的脑袋提了个小建议。

——小源这孩子是心重,想的多,你也是个小孩呢,这么花心思也难得了。你也忙啊不是吗,就陪他多说说话啊,唱唱歌啊,做点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事就行。

 
 

王俊凯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唱歌他拿手,之前王源生日他就想请他去他们乐队唱歌的那个酒吧玩儿,可一是纪优总说太过刻意了,二是不巧又撞上了月考,最后请王源吃了顿烧烤就算完事了。王源觉得挺满意,王俊凯却一直把这事儿梗在心头:他再怎么会照顾王源到底还是个少年人,在喜欢的人面前就像只孔雀,就算足够熟悉了也改不了展现自己的需求,抖着身体用尽全力只为了给他看看自己最鲜亮的尾羽。

 
 

说完几句话之后老爷子确实累了,抬手掩过一个哈欠,王俊凯也没再打扰,道过晚安之后就回了自己房间。

 
 

王源只开了书桌上的台灯,暖黄灯光薄纱似的笼着王俊凯的小房间,桌面上摊开着他的试卷。王源乖乖地喝完牛奶吃完水果,翘着板凳斜斜地坐着,手上抓着王俊凯的黑色水笔,认认真真地在试卷上写写画画。

 
 

王俊凯走过来按住王源的肩膀把凳子压了下去,弯下腰抬手刮了刮他的鼻尖。

——坐好了,小心摔倒。

 
 

王源吐吐舌头小声说了句“你黑烦”,还是听话地拉近了凳子坐好,拿着笔尾戳了戳试卷。

——其实老师跟我提过好几次你的语文啦,我还在想你一直没找我是不是因为觉得丢脸呢。

 
 

——并没有啊。

王俊凯的笑容僵在嘴角,像受到挫败之后寻求安慰一样贴近了王源的后背:他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凳子,只能这样靠着王源站好。

 
 

王源微微一颤,隔着不厚的棉质睡衣感觉到了另一个人的体温和心跳,被他呼吸扫到的耳后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王源儿你冷啊?

王俊凯一低头就注意到王源耳后皮肤上冒出的小颗粒,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掌心覆了上去。王源裸露在外的那一小块皮肤确实凉,王俊凯趁机来回摸了几下,包裹着坚硬脊骨的皮肤格外柔软,凉冰冰的光滑,像极了冷玉的触感。王俊凯把那边皮肤全部焐热了才放开,却又环着肩膀抓住了王源同样有些凉的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试卷上被王源洇开的那个小小墨点。

 
 

他贴着王源的耳朵,语气关切的询问。

——真的有点冷啊,要开空调吗?要不你还是先回去睡吧?

 
 

——不不用了。

王源有点慌,他挺直了脊背握紧了笔,还是逃不开王俊凯的包围,他整个人把他覆盖,温柔得把他焐热,让他舍不得离开。王源张张嘴,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被充满了,身体里晃动着温柔的暖流,嗓音却干涩得不行。

——我,我把这道题讲完吧。

 
 

——好啊,讲完就睡,天气冷很容易感冒的。

王俊凯说着就又把王源的手握紧了一点,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侧着脸笑出一点虎牙尖尖。

——我给你暖着。

 
 

——嗯,你看试卷呀,别看我。

王源缩了缩手指,发现完全挣脱不来王俊凯,自暴自弃地拖着他的手指着题目。

 
 

——但是你要给我讲啊,而且,你比较好看。

王俊凯舔了下虎牙,笑得有点羞涩又有点坏。他很少对王源说这种赤果果调戏人的话,挑着眉多少有点期待回应。

 
 

王源的回应则是完全红了耳朵,以至于题目也没讲得下去,起身匆匆说过晚安之后就逃也似的回到房间。

 
 

王俊凯合起自己的手臂觉得有些空落落,可还是满足地露出了虎牙,他躺到床上给纪优发微信,重复着说了几个细节之后兴奋地问着“你说他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啊?”。被刚失恋的纪·单身狗·优手动糊了他一脸中指,外加一句嫉妒到死的附和式嘲讽。

——是啊是啊,我凯哥就是魅力大嘛没有办法!

 
 

事实证明单身狗的嘲讽简直是有诅咒性,第二天王俊凯还真的因为魅力太大遇到了麻烦。

 
 

这事的源头说起来还是纪优,他一个多月前从游乐园回来时发的那条朋友圈经过他前女友们的传播,终于传到一个仰慕了王俊凯很久的女孩那边。这姑娘和王俊凯同级不同校,不知道是被高三的沉重课业压迫久了突然爆发了,还是本身微博段子看多了,居然召集了一帮人在校门口堵王俊凯,试图暴力表白,成或不成,都要决意要揍王俊凯一顿。

 
 

完全不知情的王俊凯和平常一样,放学之后就准备和王源一起回家。走到校门口却发现王源没戴围巾,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冷了,王俊凯正想着是回教室帮王源拿还是直接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他的时候,就被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打断了。

——王俊凯!我喜欢你!你能和我交往吗?

 
 

王俊凯被吓了一跳,没来得及看面前的姑娘一眼,只顾着紧张兮兮地瞥了眼身边王源的脸色,连客气话也想不出了,立马义正言辞地大声拒绝。

——不行!

 
 

那姑娘被他这么直白的反应弄怔住了,咬着牙一抱拳,吼了句“那就对不住了!”,一堆小混混就把王俊凯和王源一起给围进校门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了。

 
 

王俊凯推了把王源示意他快点跑,王源没动,他有点急又有点懵,点了下人数觉得就算是学过跆拳道的自己对付起来也很吃力,更何况还有个让他牵肠挂肚的王源儿。

 
 

王俊凯虽然玩儿乐队,但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打群架什么的也没怎么经历过,只学过几年的跆拳道防身。但他不知道的是混混打架和跆拳道的区别也很大,王俊凯这刚摆好姿势那边人就拿着砖头砸过来了。他避无可避,第一反应只有保护好王源,可没想到的是:王源动了。

 
 

平时清秀有礼的好少年此刻抿紧了唇,因为面无表情显得精致五官都锋利了起来,他侧身一抬腿,结结实实地踢上那个混混的膝盖,同时一掌劈到他的手肘,那混混疼得面部扭曲,砖头也跟着啪嗒落地。

 
 

这个变故发生在一瞬间,其中过程看的最清楚的王俊凯张大嘴巴傻乎乎地看向王源,就再一次目睹他英勇无比地几下打倒了另一个人,把混混们的包围圈直接撕开了一个口子,拽着王俊凯的手臂冲他喊了声“跑啊!”。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跟着王源跑了,任着身后乱七八糟的一堆人随便哭闹叫骂。

 
 

十二月的寒风乍起,空气都是湿冷的,两个少年手牵手地在街道上狂奔,呼吸是热的,相牵的手是热的,年轻胸膛里跳动的心脏也是热的。王源跑得刚有点喘,王俊凯就大喊了一声“停停停!”,跑到马路上的两人暂时也没了危险,靠在行道树上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地想笑。

 
 

——刚才挺危险哈。

王俊凯长舒一口气,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嘿嘿笑着开口。

——没看出来王源儿你打架很厉害啊。

 
 

——那是。

王源抬着下巴,表情还有些小骄矜,语气浅淡,无悲亦无喜。

 
 

“没爸的小孩,再怎么样打架都不能输。”他轻咳了一声,“再说了,我还有秘籍呢!打不过了就跑!”

 
 

王俊凯配合地大笑,笑完之后又捏了把王源泛红的脸。

——那以后都不会让你打架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

王源佯怒地踩了下王俊凯的脚,书包里的笔盒都在哐啷响,他抬手回敬一样捏了下王俊凯的脸,撇着嘴巴装趁火打劫的小恶霸。

——说吧,怎么报答我?

 
 

王俊凯垂眸笑了一下没说话,等到王源捏够了才突然单膝跪地,垂着脑袋帮王源系好松开的鞋带,抬起头的时候,眼神里是一片如水的缱绻温柔。

——鞋带都跑散了啊王源儿。怎么报答啊,让我想想,那就请你看我的演唱会吧,就在1月1号那天,好不好?

 
 

那一刻王源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他低头看着半蹲在他面前的王俊凯,整个心脏都被一种极为柔软的感情充盈得满满的,鼻子没来由的发酸,只能用力点了点头,哑声答了句“好啊!”。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那种充盈心脏的柔软感情,是一份珍贵的喜欢,是他对王俊凯说不出口的爱。

 
 

——TBC——

 
 

有旁友评论说我在写源凯,我想说!就算我站凯源凯也不要这样误会我好么!难道只有炫酷霸气吊炸天的才叫攻嘛!性格天然的少女攻多么萌啊!在这个新时代!我们不能这么狭隘!不仅要男女平等!更要攻受平等!

另外虽然我不太在乎热度,但是这篇连载的热度越来越低,让我有一种自己越写越烂的错觉(๑•ี_เ•ี๑)如果真的很烂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好了。

还有!下章要开bg线了求轻拍。

 

评论(87)
热度(543)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