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05 想给你爸爸般的温暖感觉

 
 

王俊凯也是年轻任性,想干啥就干啥,大半夜的一个电话就召唤到了他爸爸,和王源外公说好今晚搬家就搬家了,连王源本人都没来得及通知。王俊凯他妈妈难得站在他这边,虽然觉得他这样的行为值得商榷,但还是在家准备好了夜宵等着他们回来。

 
 

王源刚刚洗漱完,正拍着他外公的房门准备兴师问罪,门就自动开了,王俊凯挺小心地扶着兴奋得脸红的外公,手边还拉着个大箱子,看到他的时候脸红了一下,张张嘴巴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他外公拍着桌子地打断了。

——小源呐,快点去收拾东西,咱们今儿个搬家,都夜了别让人家爸爸干等着。

 
 

——哈?搬家?搬哪去?不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吗?

王源皱着眉头盯着他外公,突然转眼看向王俊凯,眉头皱得更紧了。

——外公,你是不是想让我搬进他家?王俊凯,你和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王源的口气还是很冲,眼睛亮得过分,里面两丛小火烧得挺旺,王俊凯瘪瘪嘴巴愣是没敢说话,倒是外公先给他抱不平了。

——小源你这什么态度啊?就是我让你搬的,你搬不搬啊?人是你同学,给你捐了钱还准备再帮一把,你就这样对人家?还,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啊?

 
 

外公被王源气了一下,说完话就开始咳嗽,胸腔里呼啦啦地响,像个快要坏掉的风箱。王俊凯被吓了一跳,反应迅速地扶着人坐下,赶紧倒了杯水吹凉了端给他,一边给他拍背一边忙不迭地安慰。

——哎,外公,外公,你别气啊,是我不好一直没跟王源讲,又是这么大晚上,都是我太欠考虑了。你你你别急啊,快休息休息啊,我我我去收拾。

 
 

王源也急得不行,半跪在地上给外公顺气,眼睛都有点红了,咬着唇已经服软了。

——外公你别这样啊,我知道错了,搬搬搬,马上搬,我马上就去收东西,你喝点水先休息好不好?

 
 

可他外公也倔得很,边咳还边推着王源去收拾,坐在沙发上也不肯先休息,但喝着水总归是好多了。王源不太放心地一步三回头,还是乖乖回到自己房间去收拾了。王俊凯左右为难,还是不再咳嗽的外公一挥手,直接指示他去看看王源。

 
 

——对,对不起啊。

王俊凯站在王源房门口磨着鞋底,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王源背对着他蹲着,正找了个大纸盒装课本,嘭得一下砸下去,扬起一层灰,把自己呛出了个大喷嚏。

 
 

王俊凯以为王源刚刚没听见,深吸一口气走到他身边,接过书一本本地给他理好,撞撞王源的肩膀准备再道一次歉,就被抽着鼻子的王源抢了先。

——你没错。我的外公我知道,这事儿肯定是他先提的。但是我住你家也是暂时的,这儿没几个月就要被拆了,你也看到我外公的状况了,我不可能把他一个人丢这的。今天这样只是权宜之计,过几天我还会搬回来的,麻烦你了。

 
 

——谁告诉你我要把外公丢这儿啦?

王俊凯理好书拍拍手,抬眼认真地看着王源。王源瞪圆了眼睛有点懵,刚洗干净的小脸上不知道搬什么东西蹭了道黑灰,看上去像只傻乎乎的小花猫。王俊凯看着心一软,自然地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手上的触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蓬松柔软,而是稍微有些硬的发质,像王源这个人,柔中带刚,固执又骄傲,比他一开始幻想的那个暗恋对象的虚无轮廓更加真实美好。

——我可是你的爱心爸爸哎,照顾老人也是职责所在嘛!

 
 

王源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热了,一偏头躲开了王俊凯还想继续揉他头发的手,恼怒地推了王俊凯一把。

——去看我外公吧,我暂时还不想理你!

 
 

王俊凯没防备地被推了个正着,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皱着脸觉得特别委屈。

——为什么啊?

 
 

——你自己想!

王源转过头故意没看他,埋着脑袋继续收拾,声音都是闷闷的。

 
 

忙了这么半天王俊凯他爸爸也开着车来了,祖孙俩的行李并不多,旧家具什么的也不好拿,两个箱子加盒书就是全部了。

 
 

王俊凯他爸爸装好东西,把开始犯困的老人家先扶上了车里的副驾驶座,转头压低了声音和王俊凯打商量。

——小凯啊,你妈让我先跟你说一声,家里暂时没有多余被褥,你今天得和王源……哎,是叫王源吧,挤一天,行么?

 
 

王源点点头,垂着眼睛很有礼貌地回答:“麻烦叔叔了,我没关系的。”,王俊凯他爸爸笑了笑,在心底暗赞了下这孩子真不错,转眼就看到目瞪口呆的王俊凯,默默地把他妈妈那段“你儿子他不是挺厉害的嘛,电话不接直接跟人到家啦,主意真不错啊。遇到问题了才大半夜的来求人,我现在去哪儿给他买床单被子啊?不要管他那什么洁癖,就让他跟王源睡好了!”吞进了肚子里。

 
 

王俊凯他爸爸也真没管他能不能接受了,转过身子一踩油门直接往家开了。留着坐在后座上的王俊凯被这个消息轰炸成渣,下意识地看了眼王源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欲盖弥彰地扭头看车窗,藏在黑发间的一双耳朵尖儿红得快滴血。

 
 

佛祖啊,上帝啊,各路神仙啊,同居Duang一下变同床,这居然还不是演习啊!

 
 

王俊凯扶着额头,觉得自己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因为过度兴奋焦躁爆体而亡的人类。

 
 

王俊凯家是个复式,他爸妈的卧室和客房都在楼上,楼下是大客厅,他自己的房间和一个书房改造成的音乐室。老人家熬不得夜,他爸妈明早也要上班,吃完夜宵就纷纷上去睡觉了。只剩下他和王源两个人,重新洗漱后已经什么困意的呆在楼下大眼瞪小眼。

 
 

沉默了许久还是王俊凯红着耳朵先开口。

——额……我们去睡觉?明天还有课呢!

 
 

王源点点头,识趣地没有提刚刚王俊凯又是唱歌又是卖萌又是打滚地跟他妈妈请到了明天的假,跟着王俊凯进了他房间换上睡衣。

 
 

因为还是夏天,王源所谓的睡衣挺简单粗暴:一件白背心一条蓝短裤,笔直漂亮的锁骨完全露了出来,还附赠了小半个胸膛;下身也同样,膝盖圆圆,小腿修长,踝骨精致,连体毛都稀少,王俊凯看的眼睛发直,转身就去翻衣柜,找到了套保守的长袖格子睡衣扔给他,揉着鼻尖声音发哑。

——那啥,我习惯开空调睡觉来着,你穿厚一点啊,小,小心感冒。

 
 

王源没说话,拿着王俊凯的睡衣背对着他默默换好。王源其实固执得很,今天和王俊凯说过暂时不想理他还真就不理了,一路上到现在都没说过话,弄得王俊凯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了还是心慌慌的。

 
 

王俊凯的床不小,睡他们两个人绰绰有余。王源闭着眼睛埋头闻着他被子上残留的太阳味,听见旁边的王俊凯翻来覆去悉悉索索地睡不着,闷声闷气地跟他说了“晚安”后还是忍不住问。

——王源儿你真的生气啦?到底为什么不理我啊,我真不知道。

 
 

王源拽了拽被角还是没回答,王俊凯却突然伸出手臂,屈着两根手指放在他胸口,黑暗里一双眼睛像晨星似的熠熠闪光。

——嗯,总之,不管什么事,肯定是我不对,我先道歉。我都给你跪下了你就告诉我吧。

 
 

王源一怔,再看到胸口上王俊凯的手指,忍不住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他眼睛弯弯,被子挡住嘴角的样子还是很可爱,清透得好似透过窗帘缝隙洒进房间里的一束月光,说话的声音也像月光,温柔里带了微凉。

——王俊凯,你和我做朋友就是因为这个吗?

 
 

王源抬手指了指挂在他房间墙上的那面“爱心爸爸”锦旗,前天刚刚寄过来的,他爸妈就不顾他的反对给挂上了墙。王俊凯之前都忘了这茬儿,突然被王源提起来就羞耻地涨红了脸。

——当然不是!就算没这个我也想和你交朋友,因为我喜……因为,反正你记住了,我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才想对你好的,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同学,这点是绝对不会变的。

 
 

王俊凯极认真地辩解,中间有两次差点秃噜出实话,幸好及时咬住舌头截住了,他抬眼望向王源,看到他带着笑意的眼睛没有变化,悄悄在被子底下握了一下他的手。

——你,你能理解吗?

 
 

——我知道了。

王源回握了他一下,抬起下巴笑的很释然,也很甜。他闭上眼睛,声音轻软地飘起来。

——王俊凯,晚安啦。

 
 

王俊凯舔舔唇,也跟着安心地闭上眼,手心里留着那一握的温度。

 
 

王源的生物钟一直很准,就算是大半夜才睡觉到了早晨六七点也迷糊着苏醒,王俊凯的房间里装了厚实的遮光窗帘,只有没拉严的缝隙里透出几点光。王源有一瞬想不起来这是哪儿,直到看见了身边王俊凯熟睡的一张脸。

 
 

他皱着眉似乎睡得有点不安稳,挺直的鼻梁都皱起来,抿着唇鼓着脸,睡颜单纯得像个小孩。王源想起前事还是有点气,伸手就捏住了他的鼻子,王俊凯唔了几声后张开嘴巴,抓住他的手小声嘟囔。

——哎呀不要闹,我也给你请假了,好好休息吧。

 
 

王俊凯说完还打了个哈欠,习惯性地用脸侧蹭了蹭王源的手背。王源心念一动,触电一样迅速收回了手,还来不及察觉这个瞬间倏忽而逝的异样感觉,就被他犯困的样子传染了,闭上眼睛很快又陷入了黑甜梦乡。

 
 

等到王源再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了,他上高中以来还是第一次睡觉睡得这么饱,迷迷糊糊地觉得全身都放松得很,睁开眼却没看到王俊凯。他揉了揉眼睛,趿拉着拖鞋打开门,被明亮的阳光刺得眯起了眼,模糊间看到王俊凯的背影,垂着脑袋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明亮温暖得让他不自觉地想笑。他轻手轻脚地绕过去,下巴正好卡在他的肩窝里,懒洋洋地掩过一个哈欠,成功地把王俊凯吓得手一抖,手里的碗哐啷啷地落在流理台上,好险没碎了,里面的炸酱也洒了一圈。

 
 

——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你胆子太小啦,这么容易就被我吓到了哈哈哈。

王源顿时乐不可支,捧着肚子笑了好久才擦掉眼角的一点泪珠子,瞟了眼脸色红一阵黑一阵的王俊凯,揪了下他的衣角小心翼翼地问。

——生气啦?你在干嘛呢?

 
 

——没。

王俊凯摸了把平静归位的小心脏,低头看了眼自己被溅上炸酱的白T,欲哭无泪地捞起汤锅里的面省着淋上酱,转身端着两碗面放在小餐桌上。抬手狠狠地揉了把王源的头发,故意装成恶狠狠的态度和他说话。

——给你做早饭!快去洗脸刷牙!

 
 

——哦哈哈哈我谢谢您嘞!

王源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继续跟王俊凯开玩笑。

——喂王俊凯,你现在一点儿也不像爱心爸爸,像爱心妈妈,还会做早饭,好人妻啊你!

 
 

——去去去!

王俊凯站在原地叉着腰挥勺子,蓦然发现自己这个动作确实很像他自己的妈,脸一垮又看见王源转头冲他笑。十七八岁正是少年最好的年纪,他又有一双好看的眼,洗去愁绪之后更显得坚定明朗,像水洗过的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王俊凯突然觉得很满足。相较于之前那个礼貌温柔,懂得进退的王源,他明显更喜欢面前这个会和他开玩笑甚至大笑出眼泪的王源,他对他来说,是最特别的。

 
 

等王源洗漱完王俊凯也换好了新的上衣,小桌上的面条温度正好,他们俩对坐着呼噜噜地开吃,王俊凯吃饭速度一直比王源要快,不讲究地打了个饱嗝之后撑着下巴给王源讲今日计划。

——我们今天先去给你辞个职,以后都不打工啦。嗯,然后呢,去图书馆自习,去补作业,我借了我妈的卡,你想看什么书都可以,行么?

 
 

——你还用借老师的卡啊,我还以为你和老师的日常就是斗智斗勇玩儿呢。

王源吸溜完一根面条,拍了拍肚子含含糊糊地讲。

——哎呀我好撑,吃不下了。

 
 

——怎么说也是我妈啊,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又不会不好意思,如果有人心甘情愿帮助你的话,不接受反而不太好啊。王源儿,你懂的吧。

王俊凯挑挑眉,意有所指地来了这么一句,又抬头看了眼王源的面碗,皱着眉头口气严肃。

——你怎么才吃这么点儿,没听过早餐要吃饱吗?算了,别喝汤了,把面吃完就行,吃完再下桌啊。我等你,反正时间还早,不要着急。

 
 

——王俊凯你嘿烦。

王源伸伸舌头小声吐槽,还是乖乖地把面条捞完,摊在椅子上揉肚子,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挺紧张地坐直了身体。

——对了,我外公呢?

 
 

王俊凯边收拾碗筷边回答,他家事做得挺熟练,让王源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我爸带着去医院检查了,哦对,刚给我打电话来,说这是遗传性的支气管炎,只是到了老年会比较严重。我说王源儿,你也有是不是?

 
 

王源扁扁嘴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洗完碗的王俊凯又推着他去换衣服,边走还边数落。

——我就说你骑个自行车还喘成那样,以后都不准骑了,爸,啊不对,哥带你飞!

 
 

王源转头想辩驳一下自己身体很好,余光扫到王俊凯房间里那面鲜红锦旗就忍不住发笑,到嘴的话就换成了一句“好”。

 
 

——TBC——

 
 

又长又无聊的过渡章,但是很快就要到我最喜欢的好想急死你环节啦啊哈哈(叉腰笑

 

评论(54)
热度(572)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