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承包

#为爸哪的崛起而奋斗#

 
 

上章戳我

 
 

04 意外开启的同居生活

 
 

王俊凯在实验班上了好几天的课,总算和王源混熟了一点,和他说着话也不太容易突然就面红耳赤了。

 
 

倒是王源有点不习惯他每天中午都要以各种理由请自己吃饭,不过也看得出王俊凯没什么恶意,王源确实很珍惜他对自己的这点好,也很快把王俊凯归入了自己人的行列。一个有时候博学多才有时候又傻得可爱的,奇怪得让自己觉得轻松的“自己人”,用一般人的话来说就是挚友。明明才认识不久,各方面却契合得很,颇有些相见恨晚的味道。

 
 

不同于王源对自己的看法,王俊凯觉得他还是对王源了解得不够多,比如不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是压着早读课的铃声到校,为什么上午总是不够睡,为什么只上一节晚自习,为什么吃得东西不少也还是瘦得过分,还有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王源那句“我没有爸爸”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又为什么会加入那个挂着爱心爸爸名号的捐助计划呢?

 
 

但王源在学校的确很少谈及自己的家庭情况,但每天的校服永远是干净整洁的。王俊凯好几次在中午和王源一起吃饭的时候故意说了自家父母的糗事,但也没能套出他想要的回答。他觉得自己对王源就像对音乐,不了解的时候只是一种单纯的迷恋和向往,了解得越深就越是想继续往下了解,喜欢他,想要独占他,了解他的每一个方面,让他成为自己的独一无二。以至于他忍不住就这个问题在微信上咨询了纪优这个恋爱达人一下,得到的回应简单粗暴:

——跟踪他一次不就行了嘛!凯哥你真磨叽,算什么男人?!

 
 

王俊凯被他这话逼出了一点儿气性,行吧,跟踪就跟踪吧,谁让我还是他爱心爸爸呢?

 
 

王俊凯的执行力很强,第二天就请了晚自习的假,理由说是为了乐队的事,事实上一个人蹲守在校门口的小饭馆里等待王源。

 
 

王源还是一节晚自习下了就走出了校门,门口大爷对他也熟,拦也没拦就放他推着一辆过时的山地车出门了。王俊凯没骑车,顿时有点傻眼,只好跟着王源一路狂奔,都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终于看见他停了下来。

 
 

那是一家西餐厅。

 
 

门口的迎宾小姐似乎和王源很熟,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王源也回了个礼貌的笑,进了旁边一个贴着员工专用的小门,出来时就已经放下书包换好了服务生的制服。

 
 

黑色的紧身小西装勒得他的腰显得更细了,下巴尖尖的看着成熟了许多,不过王俊凯这时候显然没什么心情欣赏,等王源走进了餐厅才拿着书包挡着脸,做贼心虚地跟着他偷摸进餐厅里。

 
 

王俊凯特意挑了偏一点儿的位置,就近喊了个服务生要菜单,小口抿着餐厅里免费提供的柠檬水继续盯着王源,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举起菜单来挡脸。他看着王源熟练地给客人点单上菜收拾餐桌,对着少数客人的刁难态度还是平静温柔的。还没成年的一个小孩儿,读着高三还在外打工,陀螺似的轮轴转,在餐厅里忙个没歇。王俊凯胸口泛着酸,觉得那里像盘了只小蜘蛛,扯出许多无形的线,丝丝拉拉地牵住王源这个人,拽得他心疼。

 
 

王俊凯一直没点餐,晚上八九点正是餐厅里人多的时候,他也不好总占着地方,瞅准一个王源背过去给一桌客人点单的空隙又溜了出去。他找到王源的山地车,在旁边蹲下来,夏末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些冷了,校服衬衫单薄得很,王俊凯被凉风一吹就忍不住搓了搓手臂,隔着一层起了薄雾的毛玻璃努力辨认着王源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他挫败地想,如果他真是王源的爸爸也不错,至少可以不让他这么辛苦。不像现在,他没有任何立场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带王源走。

 
 

那个瞬间,王俊凯无比渴望自己再长大一些,再成熟一些,再强大一些,有足够的能力对王源再好一些。

 
 

王俊凯在那里一直等到王源下班,书包里的手机震动了好久他也没管,腕上的夜光手表提醒他已经半夜十二点了。他蹲得腿都发麻,刚站起来就正面迎上换回校服背上书包的王源。

 
 

王源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却趁着微弱的路灯灯光认出人来,瞪圆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

——王俊凯?

 
 

——嗯。

王俊凯也有点儿意外,还是硬着头皮应了句,呛了风的嗓子声音都带着刺。

——王源儿,你……你每天都在这打工?

 
 

王源沉默了下,垂下头开车锁,语气不咸不淡,意外的肯定。

——你跟踪我了?

 
 

王俊凯一时语塞,从小耿直到大的他根本不懂怎么撒谎,正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又听见王源说话。

——真把我当朋友的话就忘了今天,也不用觉得我可怜什么的,没必要。

 
 

——不是,我……

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腕想解释一下,可还是被一把甩开了,王源侧过脸去不再看他,话尾难得的带了火星子。

——上车!我带你回家!这么晚你还在这儿,你真觉得你家里人都不会担心你的吗?

 
 

——我不回家。

王俊凯难得的固执,他扳着王源的下巴逼着他看向自己,形状优美的一双桃花眼里烧着一团火。

——你也知道说我,你都高三了还打工到现在,还拿不拿自己的未来当回事?你家里人就不会担心你吗?

 
 

——王俊凯你知道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和我说话!

王源一把扔了抓在手上的车锁,拳头捏得很紧,眼看着就要往王俊凯脸上招呼。王俊凯一咬牙一闭眼,中气十足地憋出一句。

——就凭我是你爱心爸爸!

 
 

——哈?

王源愣了一下,握紧的拳头一下子松了下来,他眨眨眼睛觉得自己表情肯定很傻地反问。

——那是什么鬼?

 
 

——你不知道?

王俊凯也愣了,他这次转转眼珠反应极快地开口。

——那你带我回你家,到了你家就能知道了。

 
 

王源绕不过异常执着的王俊凯,又问不出他家的地址,两个男生半夜站在马路边对质简直又冷又傻,只好载着王俊凯先回自己家。

 
 

王俊凯别别扭扭地坐上王源的车,山地车没有后座,只有一条前杠。王俊凯一坐上去就像被王源圈进了怀里,他红着耳朵觉得这样有点怪,忍不住转头跟王源提议:“我明显比你肥啊,要不然还是我带你吧?”,余怒未消的王源向他挥了挥拳头,直截了当地回了一句“闭嘴!”。说完就一迈长腿跨上车开骑,夜风吹开了他的领口,露出的锁骨笔直精致,凹下去的锁窝微微地泛着红。王俊凯捂住鼻子赶紧回头,乖乖地不再说话,夜风吹到身上明明很凉,可他心里却是一片火热滚烫。

 
 

王源的家离他打工的餐厅并不远,骑车不过十分钟,也没有王俊凯想象中的那么破旧狭小,而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院子里还种着一架子的葡萄,一嘟嘟地垂下来,长势很是喜人,青葱的叶子在夜风里沙沙作响。

 
 

——小源回来啦。

老人的声音和蔼极了,说着话就打开了院子里的灯,昏黄灯光不算太亮,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很温暖。

 
 

王源拍了拍王俊凯的背示意他下车,喘了口气停好车,扬声回话。

——外公你怎么还不睡,我不是说过不要等我了吗?你休息得不好身体怎么能好啊?我回来了你快去睡吧。

 
 

——哎呦哎呦,口气这么冲啊,今天又遇到什么事了?老人家觉少嘛,又不是你小孩儿。我都让你不要去打工了,小孩儿啊,长大了就不听话喽。你小时候多可爱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大了就管不住,不把外公放在眼里喽。

老人絮叨了一大堆,慢慢悠悠地晃了出来,瘦高个儿,并不驼背,鹤发鸡皮,眉眼间和王源依稀有几分像,是个挺帅的老头儿。他一眼就看到了王源旁边傻站着的王俊凯,笑眯眯地啧了啧嘴巴。

——小源这是你同学?小伙子很英俊啊,怎么大半夜地把人带回来啊?

 
 

王源没好气地白了王俊凯一眼,甩下一句“你问他呀!”,旁边的王俊凯就啪嗒一下站得笔直,哗啦弯腰给老人家鞠了个一百二十度的躬,紧张地声音都发抖了。

——外公你好!我是王源的爱心爸爸王俊凯!

 
 

——哎呀你就是王俊凯啊,你才多大啊,这么有爱心啊,难得难得,比我家小源好多了。来来来,进屋进屋,我们爷俩儿好好聊聊。

王源外公的眼睛一亮,拉着王俊凯就进了家门,留下王源在门口愣怔了片刻,反应过来就奔了进去,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声喊。

——外公你又背着我搞什么了!

 
 

外公没理王源,领着王俊凯进了自己房间,关上房门大声回了一句:“小孩儿别管大人的事,赶紧刷牙洗脸给我睡觉去,明天还要上课呐!”。让王俊凯在沙发上坐好转身说要给他泡茶,被王俊凯诚惶诚恐地拦住了。王俊凯偷偷在裤子上擦了一把手心里因为紧张出的冷汗,抓着王源外公的手让他也坐下,眨着眼睛表情和语气都保持着适度的好奇和礼貌。

——外公你别忙了,你想和我讲什么啊?

 
 

——就是关于那个爱心计划嘛,我想问问,小源这一年能不能住到你家去?

王源外公说着还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脸侧,这个小动作和王源一模一样,让王俊凯熟悉得想笑,反而没有关注到他话里的重要内容。

 
 

——哎不对,我没看错呀,你这穿得确实是和小源一样的校服啊,你还是学生呐。

王源外公看清了他的衣服,眉头又皱了起来,小声念叨着“报纸也不靠谱啊。”,就被眼神认真的王俊凯给打断了。

 
 

“外公,我确实是王源的同学,现在还是他同桌呢,但我也确实是他的爱心爸爸。我现在已经成年了,捐助计划的款项也是我一个人付清的,并没有靠我爸妈。我有一个不错的乐队,而且我有信心它未来会走得更好,至少可以保证能够资助王源到大学。而且……”,王俊凯顿了下,隔着小屋的菱格窗看见在院子里洗漱的王源,嘴角就翘了起来,“我是他的朋友,我……我很喜欢他,我也希望他能过得好一点。哎外公你知道吗,他课间老睡觉,我是这学期新进他们班的,就认识他一个人他还不跟我说话,我觉得自己特可孤独特可怜!”

 
 

——哎,你这……

王源外公擦了擦眼睛,顺着王俊凯的目光望过去,忍不住也笑了。

——你是个好孩子,当然我家小源也是。你当他爱心爸爸这也挺好的。那……住你家那事儿,可以吗?

 
 

——啊?住我家?!

王俊凯抽了口气,飞快地回想起那个爱心爸爸承包计划里附加条例里似乎确实有这一条:“如果捐助对象特别困难的,双方同意之后,可以申请居住爱心爸爸的家庭一年。”

 
 

王源外公苦笑了一下叹息着解释。

——是啊,我们这小院子是个违建,过几个月就要被拆了,我这老头子随便住哪儿都没什么关系,总不能让小源儿这个要高考的学生跟着我折腾。还有啊,他也不能老是去餐厅打零工,老头子我身体不好还没什么钱,总让他受累,唉。家门不幸,家门不幸。你要有什么困难也没关系,哎,能体谅能体谅,但一定要帮帮我家小源,就当老头子我求你了。

 
 

——没困难没困难没困难!

王俊凯一叠声地回答,打开书包就翻手机,兴致勃勃地给家里回了个电话,拉得老远躲过了他妈妈的一声怒斥,大手一挥就做了决定。

——外公你别发愁了,你也一起去住我家好了,我们今晚就搬家,明天就让王源儿辞了餐厅工作,好好休息好好上课!

 
 

——好好好!唉,实在太麻烦你了!

王源外公和他一拍即合,紧紧握着王俊凯的手拼命点头,眼眶都红了一圈。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眼眶也快红了,都是激动的。

 
 

能和王源同居什么的,爱心爸爸承包计划赛高好吗?!

 
 

——TBC——

 
 

爆了点字数只是为了写到同居,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全蛋男神脸

 

评论(56)
热度(631)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