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黛山

——青山埋骨是为黛。

 

王源第一次听到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意气风发的少年打扮得像个小游侠儿。头发用黛色发带胡乱的束成一团,额前散着的一绺半遮住了俊朗眉目;穿着件颜色艳而不俗却打着乱七八糟补丁的粗麻旧衣,还露出了一节左臂,皮肤麦色,精壮有力,右手则揽着把巨大马刀,斜横在肩膀上;下身束了绑腿,跨坐在他那匹只耳朵尖上有一小撮白毛的黑色骏马上,一人生生拦住了王源马车的去路,手指轻轻一旋,刀锋就堪堪擦过车夫的脖子而去,威胁人的语气却是懒散十分的。

——要钱还是要命?里面的这位仁兄,出来选一个吧。

 

王源自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宵小之辈,他自小家境殷实,没吃过多少苦头,而且本身聪慧非常,文武兼备,早早拜在了一位江湖上名声极盛的正派大侠门下精修武学,前段时间又在武林盟会上大放异彩,留下个“玉面铁扇侠”的诨名儿。少年成名的王源身上不可避免的有些傲气,平常的待人接物多少还克制着,可在荒郊野外遇到王俊凯这种没眼色不要命的挑衅,把这份藏了许久的少年气性引发出个十乘十,几乎是炫技似的提了口气直直飞出了马车,绣着银线的月白靴子勾住马刀刀柄,左手一拂就把吓得呆愣的车夫推出了战局,右手平举起他那把玄骨扇,脚尖一点借力蹂身向前,寒光凛凛的扇尖就只取王俊凯的心脏而去,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清亮和骄傲。

——兄台抱歉,我哪个都不打算给你。

 

王俊凯只惊讶了一瞬,久经训练的身体比脑袋更快的反应过来,马刀一横护住了心脏,刀背重重的砸在王源那一小把玄色扇子上,拖出一长串嗞啦啦的令人牙酸的金石之声,一把扣住了王源执扇的右手,拧到一边,顺势俯身压住王源的小半个身子,鼻尖几乎碰上鼻尖,露出虎牙的笑容英俊可爱且令人沉湎。

——那就把人留下来给我当压寨夫人好了。

 

听到这话的王源气的脸色发红,像涂了层薄薄胭脂,更显得容颜清秀殊丽,杏核眼里含着水,眼波本该荡漾出千万种情意,那时却只有十分羞恼,亮晶晶的闪着光,恶狠狠的像只不服输的小狼。

 

那天他们一共过了两百多招,从拿着兵器一路互揍到赤手空拳,彼此都累得喘不过气来,直到王俊凯十分不雅的跨坐在王源身上,揪着他的领子问“你服不服?”才告一段落。王源到这时都是有些气性的,索性侧开脸把脆弱的脖颈暴露给王俊凯,抬着下巴闷闷的回了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王俊凯闻言哈哈大笑,反而翻身从王源身上而下,手臂枕着脑袋躺在了他身边。

——你这个人有趣又好看,我才舍不得杀。

 

王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见这人眼里映着蓝天流云,纯澈至极,无端就放松了下来。拆掉了自己头上被王俊凯打歪的白玉冠,鸦羽似的黑顺发丝垂下来,覆了半张脸,挺费劲的抬着眼睛询问王俊凯。

——那你想怎样?

 

王俊凯扭脸看着王源,带茧的指尖勾着一束黑发绕到了他耳后,动作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柔的。

 

——抢你做我的压寨夫人啊。

王俊凯偏着头笑嘻嘻的重复了遍,滑过耳边的手指勾住王源的下巴,动作轻佻的像个调戏小媳妇儿的浪荡子。王源拧着眉头一把拍开了王俊凯的手,反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士可杀不可辱,请兄台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是个男人。

 

王俊凯被他掐得直咳嗽,漂亮的桃花眼尾浮上一抹轻红,反应迅速的拧住了王源的手腕,力气大得烙下了一圈红痕,在空中再次转身,把大半身体都压在王源身上,语气还是带着调侃的。

——你别闹。

 

两个人就着这个有些古怪的姿势定定的对视了半晌,莫名其妙的都有些脸热。王源先转开脸,乌发遮住了眉眼看不清神色,装作不经意的小声嘟囔。

——你武功还可以啊,为什么我在江湖上都没见过你?

 

王俊凯勾着唇角没回答,反而抛给王源一个与之完全无关的问题。

——你知道这山叫什么吗?

 

见王源摇头,王俊凯抬着脸看向山中,自顾自的回答。

——这里是黛山。青山埋骨是为黛。

 

王俊凯停了一下,并没有在意王源疑惑的眼色,抓起王源被他掐红的手腕,飞快的亲了一口,没等王源反应过来旋即就提气踩着树尖飞逃,长吁一声唤来了自己的黑马,少年嚣张肆意的声音借了内力远远的传过来。

——你走吧,顺着北边道,千万别越过这山!

 

王源那时有满肚子的疑问,所以根本来不及觉得羞恼生气,只学着王俊凯的方法用内力发问。

——喂,我叫王源,你叫什么?

 

——王俊凯!

王俊凯回头冲着他一笑,可王源并没有发觉,只因这人在他视野里已经缩成了一个小黑点,他看见黛山的另一边隐隐升起了灰黄狼烟,可不一会儿就和王俊凯一样消失不见。

 

王源想追上去问个清楚,无奈车夫被吓得够呛,直言必须送他回家,王源无法,只得重新上车,按照王俊凯提示的那条小道继续往前。

 

坐回马车里的小少爷王源不自觉的抚上自己腕上未褪的那道红痕,没来由的回想起少年嘴唇柔软湿润的触感,拧眉啐了声,又忍不住念了念他的名字。

——王俊凯。

 

再见到王俊凯的时候王源腕上的红痕已经完全消退了。他跟着师父一起拜访一位戍守南疆的将军老友。长相和王俊凯有五分相似的壮年将军戎装英武,挥手招来王源记忆里那个俊朗嚣张的小游侠儿,神色挺自豪的给他们师徒介绍。

——这是我的小儿子王俊凯,做什么都还行就是性子太跳脱,连我都管不住他,偏偏觉得自己有本事的很。哎,你说这些小辈啊,看来看去还是你的小徒弟好,君子翩翩,温润如玉,一看就是好孩子。

 

被称赞的如玉君子王源一见王俊凯就冷了脸,这人今天和他爹一样穿了身暗红戎装,更显得身形修长健壮。他微微笑着,一如初见时的惫懒嚣张,盯着王源意有所指的舔舔嘴唇,在王源翻脸之前就哥俩好似的揽过他的肩膀,极其潇洒的拖着人去喝酒,嘴上礼数周全的说着“一见如故”之类的客套话,把王源那句“臭军痞”死死的堵在了嗓子眼。

 

——我们当真有缘。

王俊凯金刀大马的撩开下袍坐在军帐里替王源斟酒,偏着脑袋笑得没个正形。王源没接话,纤白指节握住粗糙酒盏摩挲了几下,豪气冲天的灌下一整杯。酒是上好的烧刀子,和王俊凯这人一样嚣张的烈,不一会儿就上头上脸,熏的王源双眼乌蒙蒙的泛水汽,抬眼转睛,情意横生。

 

王俊凯看的几乎痴了,才听到王源凉冰冰的一声评价。

——孽缘。

 

王俊凯被王源这话逗得大笑,举起酒盏来敬他,说出口的话确实意外的正经。

——青山埋骨是为黛。不知道王源少侠敢不敢留在我这黛山?

 

王源一开始还是没答,只是伸手抢了王俊凯的酒盏,唇边含笑,目光盈盈,色如春花。

——有何不敢?

 

自那之后王源就真的留在了黛山。黛山地处西南,易守难攻,时有战事但规模都不大,将军逐渐年长,最终因为朝廷的一纸调令回到故乡,把守卫南疆的重担完全递交到了王俊凯和王源的肩上。

 

王源看着王俊凯含着眼泪送走父亲,立马山前的身影和少年时一样挺拔,只是肩膀宽宽多了几分沉稳,咬着唇一字一句的和父亲作保证。

——青山埋骨是为黛,宁弃此身保山在。

 

原来人在离世前真的会回忆起珍视的世间种种,王源费力的笑了笑,擦掉额前血迹睁大眼睛看着怀抱着他的王俊凯。这场战事来的突然,他的将军哪怕血尽淄衣也无力独守,他用力的想要堵上他心口汩汩的血,迫切的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寒光凛凛的扇骨差点刺中他的肋下三寸,他用刀柄巧妙的挡住,笑嘻嘻的留下句。

——青山埋骨是为黛。

 

而今青山含黛,忠骨幸埋。

 

【end】

 

业胎梗。说好的虐(其实我觉得也还好?)。

 

祝我们期期 @已逾期 生日快乐!虽然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像个生贺QAQ

 

评论(7)
热度(134)
  1. Karroy_0715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