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一颗甜甜黏黏的小汤圆


段子而已,开心就好


——哎哎,你听过没有啊?据说嗅觉是是大脑中最原始的知觉系统呢,记忆时间是五感里最长的,而且……跟情感有关喔~好神奇吧?


——唔唔,好神奇啊,难怪我特别喜欢闻我家狗狗洗完澡之后的味道,香喷喷的简直棒,而且超级好辨认的!


——什么啊,你难道没有记住过一个人的味道?


……


前桌的两个女生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用肩膀撞来撞去讲这种无聊的八卦,叽叽喳喳声音响亮,像无孔不入的魔音一样灌进低头写作业的王俊凯耳朵里。今天的晚自习他得去补之前因为赶通告落下来的课,所以少了很多能写作业的时间,只能靠着现在这段时间争分夺秒的赶。他皱皱眉头尽量让自己更集中一点,心里暗暗的觉得女生果然麻烦又奇怪,完全没有王源儿那种精灵古怪的调皮劲儿。


啧,怎么又想到他了。


王俊凯停下笔揉揉太阳穴又晃晃脑袋,企图把王源的眉眼弯弯的无敌笑颜从脑袋里晃出去,却把前桌女生说的那句话听的真切。


——你有没有记住过一个人的味道?


王俊凯有点不自在的抿抿嘴巴,心底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当然……有。


一开始是个挺小挺圆的小孩子,遇见的时候会抬着脸怯怯的叫他师兄,坐在角落里不吵也不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有次在窄窄的走道里擦肩而过,鼻尖萦绕着一股子奶糖味儿。甜甜的感觉让人血糖快速升高,低血糖的王俊凯很难得的红了脸,眼神闪烁的问“你是不是那个给我发扣扣说要和我一起唱歌的王源?”奶糖味儿的小孩很惊喜的抬起脸,笑容也和奶糖一样甜,王源很用力的点点头,虽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王俊凯还是领着人直接进了声乐练习室。


接着是个胆大包天的调皮鬼,会偷偷躲在昏暗的过道里突然跳出来吓人,上培训课的时候偶尔会耍小聪明偷懒,总有层出不穷小小的恶作剧,被戳穿的时候却永远满脸无辜的笑。挺小挺圆的孩子很快长得和王俊凯一样高,长手长脚,有弧度漂亮的下颌线,只是脸蛋还是很圆,在后台的时候会紧张勾住王俊凯的小指,凑的很近的小圆脸上残留着甜甜的宝宝霜的味道。王俊凯就给他塞了另一半的耳机,揉着脑袋安慰着让他不要紧张。


然后是个又可爱又帅的少年,清秀且清瘦,走路的时候还是喜欢一蹦一跳,瘦削突出的肩胛骨像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他一直比王俊凯矮半个头,怎么努力的喝牛奶也还是这样,反而弄得满身奶香味,像个长不大的小宝宝。又小又萌,纯洁美好的像个小天使,笑起来的时候甜得人心痒。明明用的是一模一样的洗发水,他发间的果味永远比王俊凯浓的多,上通告的时候经常住同一间房,睡着睡着就凑到同个枕头上,发尖的甜味钻进鼻端,猫尾巴扫上心头一样的痒着诱惑着的香。王俊凯睡不着,但也不敢翻来覆去的吵醒好眠的王源,只好捞起他垂到自己鼻尖的刘海,小心翼翼的在他额上印了个吻。


……


想的多了王俊凯就无意识的在草稿纸上画着圈,直到笑眯眯的班主任在教室门口召唤他去补课,王俊凯才像被抓包一样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收拾好文具和情绪去办公室。


这次补课的时间有点长,结束的时候晚自习都下课了,教室里虽然还亮着灯,但同班同学已经快要走完了。王俊凯夹着书大步往教室里走,意外的看见自己位置上坐了个人,翘着脚笑盈盈的模样让他觉得非常熟悉。


——王源儿?

王俊凯挺惊讶的叫出声,桃花眼瞪圆了的样子有点傻,王源噗嗤笑出声,拎着王俊凯的书包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微微抬头看着王俊凯,教室里明亮的灯光落进他眼睛里,像在里面藏了一条完整星河。王源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个食品袋,热气蒸腾,熏出浓浓的冒菜香气。


——吃夜宵吗?

王源挑出里面的那根烤肠咬了口,含含糊糊的把袋子递到王俊凯面前,想了想又把自己手上咬过的烤肠递过去,耳朵尖儿有点红。

——啊……你之前说想吃的,我们学校小卖部的烤肠,我太饿了,不许嫌弃啊。


王俊凯傻乎乎的笑,一边故作嫌弃的说着“哎呀你怎么这样,不是给我吃的吗?”,一边又毫不犹豫的咬了口。烤肠放的有点凉了但味道还是很香。


王俊凯嚼了会儿才想起个问题,抓着王源的手一脸严肃。

——你怎么进来的?又翻墙了?


——才没!

王源晃晃脑袋,抬起下巴挺自豪。

——源哥都是刷脸进的!


王俊凯忍着笑捏住了王源的下巴,把剩下的烤肠塞进了他嘴里,任着王源呜呜的乱叫唤,拍拍手挺愉快的开口。

——今天去你家。


——好。

王源好不容易把烤肠咽下去,眨眨眼睛泛上点水汽,明明在意料之中还硬装出一脸的委屈和不乐意,怎么看怎么可爱。


王俊凯没忍住揉了下他的脑袋,顺手背上自己的书包,把食品袋重新递还给王源,侧脸精致的好像会发光。

——那走吧。


初春的夜里不太冷,风吹在脸上总有种温柔缱绻的味道。王源落在王俊凯后面一点,吃东西的声音很小,奚奚索索的像个小仓鼠。王俊凯含着笑意回头看,等人吃完就递上口袋里准备好的纸巾。


王源大大咧咧的接过来擦了擦嘴巴就扔,嘴角留了点辣椒片,看不下去的王俊凯凑过去用拇指抹掉。他靠近王源的肩窝,在夜风里清晰的闻见了他的味道。


那味道不是奶糖不是面霜不是牛奶不是洗发水也不是刚吃完的冒菜烤肠,而是剥离了一切的,专属于王源的。像是初生之竹的青涩,像是打卷柳叶的清灵,像是花朵绽开第一片花瓣时的清香怡人……


王源闻起来就像是……即将到来的春天。


王俊凯微微的笑起来,把头埋进只有他了解的春天里,深深一嗅。


【end】


好久不见。


在摸蛋歌的陪伴下终于战胜了懒癌。


居然没有掉粉你们都是真爱QAQ


评论(15)
热度(216)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