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烤肠的故事

弟弟对烤肠绝逼是真爱,嗯。눈_눈


建国后成精的烤肠大王凯×喜欢吃烤肠的偶像巨星源


绝逼不是源凯!请看我真诚的双眼!(⊙v⊙)


大明星王源爱吃烤肠这个事实本来就是饭圈里公开的秘密,但是自从他忍不住在微博上评论了一个粉丝PS自己和一棵烤肠树的合影之后,这个小小的萌点就被兴奋的粉丝们无限放大,最后总结为简短有力的一句:王源对烤肠绝逼是真爱啊!


当事人王源刷到这句话表情尴尬,不自觉有点窘迫的抓抓后脑勺,盯着刚刚被自己逼迫去买烤肠的经纪人手上递过来的那根散发诱人香味和迷人油光的物体,习惯性的吞了口口水,脸微微的红起来,总有种微妙的被人视奸的羞耻感。


他确实是喜欢吃烤肠啦,但是也没到真爱那么……那么夸张的地步吧,而且评论粉丝什么的,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啦!自己偶尔几天不吃烤肠也是可以的嘛!王源虽然是这样想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一手接过了念念叨叨的经纪人手里的烤肠。


——我的小祖宗喂!这是你今天吃的第五根烤肠了啊!就算专辑录制的工作结束了你也不能这么吃啊!


王源捏着烤肠上的竹签转了一圈没回话,拧着眉头一脸严肃。


经纪人觉得肯定是自己刚刚的话说动了他,刚刚松口气就看见王源拿着烤肠往嘴边递,赶紧伸手拦住。

——哎哎哎,王源你怎么还吃啊?!


王源确实没打算吃,低着头用力的抽动了会儿鼻子,反应敏捷的避开了经纪人的动作,拿着烤肠撤到一边,抬起眼睛扁着嘴巴双手合十的求饶。

——姐姐姐姐!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根,而且我正品鉴着呢,你别老打扰我啊。


王源小鹿一般的圆眼睛水润润的,求饶的姿态真诚可爱,只是话尾软软的翘起来,带了点抱怨的意味。


经纪人拿他根本没办法,不过也知道王源是个说话算话的人,索性不再纠缠,但在出房门前还是忍不住吐槽一下自己一把带起来的这位看上去永远长不大的偶像明星。

——烤肠还需要品鉴哦~王源你哟……


王源笑嘻嘻的满脸不在意,不过品鉴烤肠这点确实没骗经纪人,号称对烤肠是真爱的他作为一个文艺范的吃货,绝逼是要品鉴一下好吃不好吃的好不好?!


首先就是望,换个直白的词说就是观察。观察烤肠的颜色和润泽度可以推断出它被烤的时间和程度,真正热爱烤肠的人自然会初步判断出这根烤肠到底好不好吃。


第二就是闻。中华料理永远讲求色香味俱全,遇到看起来很好吃的烤肠当然也要充分利用自己的嗅觉,帮助加强内心对烤肠的渴求,从而充分发挥出烤肠应有的美味。


第三就是问。不同地方的烤肠自然会有不同。然而就是这一点细微的差别,造就了烤肠各种各样不同的风味。别人说的好吃不一定对你的口味,必须是自己最喜欢的才是最合适的。


王源趁着经纪人没走远,隔着一扇门就扬声问了句。

——姐姐!你烤肠哪里买哒?!


的确没走远的经纪人被王源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跺跺脚笑骂。

——王源你今天是不是不太正常啊?!公司楼下的凯源超市呗,还有哪儿啊?


王源满意的点点头,盯着手里烤肠的眼神越发认真,这根烤肠无论是看上去还是闻起来都让他觉得非常美味,更是出产于他最熟悉最喜欢的超市柜台里,那么接下来,就可以进行品鉴烤肠的最后一部了。


尝!


毕竟舌头上的味蕾是绝逼不会欺骗吃货的不是吗?


想到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根烤肠,王源心里就很遗憾,于是这点遗憾在最终品尝的时候就转化为万分的珍惜。他小心翼翼的先伸出嫩红的舌尖舔了一口,肉类特有的醇香荡漾在鼻尖,闻起来就让人觉得满足。接着张开嘴巴,两颗洁白的小兔牙微微用力咬破肠衣,烤肠表皮浓郁的焦香味窜上舌尖,像个试探着的浅吻。肠衣包裹着的肉质紧实,每一丝都吸饱了油香,却一点儿也不腻味。王源咬下一小块慢慢嚼,烤肠本身的咸香味完全没有被掩盖住,反而在他咀嚼的过程中愈发浓重,烤肠给他的这个吻在口腔里愈演愈烈,刺激得他唾液充盈。


好……好吃哭了!


王源单手捂住嘴巴沉浸在这根烤肠带给他的美好感觉里,圆眼睛里盈着水光,兴奋又迷恋的望着另一只手里举着的烤肠,完全忽视了耳边那个诡异的机械音。

——这位忠实的烤肠食客您好,到现在为止您的食用数目已达到大王规定的921根,烤肠世界的大门即将为您开启,再咬一口您手里的烤肠即为确认进入。


王源再没注意这个声音却也隐约听见了再吃一口的要求,默默念叨着干嘛诱惑我还是臣服于这个诱惑,毫不犹豫的咬下了第二口。


biu~biu~biu~


王源的眼前闪过一道红光,随即就看到了眼前漫天的烤肠,一根根香喷喷油亮亮的往下落,像是下了一场烤肠雨,奇怪的是没有一根落到他身上。王源虽然惊讶,但吃货的本能让他上前一步,想要抓住正从自己眼前落下去的那根烤肠,却没料到脚下一空,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就随着烤肠们直直的落了下去,耳边呼呼的风声正劲。


等到耳边没了风声,王源也没等到想象中落地的疼痛感,只听见身边有个低沉好听却略显暴躁的声音在小声吼。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王!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么?


王源被自己突然想起的十冷梗给乐坏了,捂着肚子笑了好一阵,埋着脑袋眼睛弯弯。


——哪,哪里好笑了啊?!

这个低沉好听的声音离他更近了,只不过放软了许多,还带着点紧张的羞涩。


王源闻言眨眨眼抬起头,就望进一双黑郁郁的桃花眼里,睫毛又长又翘,微微垂下的样子特别的深情漂亮。王源的心口漏跳了一拍,盯着这双眼睛半天没回神,不自觉的伸出舌尖舔舔唇,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大王?


——不,不是大王啊!是王俊凯!

桃花眼的男人稍稍有点暴躁,板着脸认真的给王源解释,结果却被他舔唇的小动作吸引了目光,挑起嘴角笑的有些坏,露出两颗看起来非常可爱的小虎牙,语气是充满了古怪宠溺的小抱怨。

——你怎么老是勾引我们烤肠。


提到烤肠王源才想起来自己拿在手里吃了一半的烤肠不见了,那些落雨似的烤肠居然也没有落了满地,环顾四周也只发现自己身边这个高大挺拔,长相出色自称王俊凯的男人,有些疑惑的接了他的话尾。

——我们烤肠?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是啊,我们烤肠。这里是烤肠世界,我是这里的领主王俊凯,而你是第一位顺利到达这边的人类,也是我的有缘人。

王俊凯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一手虚放在胸口,给王源鞠了个躬。


——哈?

王源由于太过惊讶瞪圆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敢接话。

——你你你是开玩笑的吧。是中二病还是剧本台词?就算我对烤肠是真爱也不带你这么玩的啊!


王俊凯摇了摇头,抓重点的本事一流,翘起唇角笑的害羞。

——你果然对我是真爱吗?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个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但是我……我也爱你啦。


——我我我……

莫名其妙被表白的王源抓抓脑袋一脸的状况外。

——什么鬼啊,我说的是烤肠。


——我知道啊,我就是。

王俊凯舔舔嘴唇,他的唇线明明是漂亮削薄的,可润泽之后却有种丰盈的错觉,加之唇角微勾,唇色偏淡,看上去的确是很好吃的样子。


王源不由自主的靠近了王俊凯一点,王俊凯的个子比他还要高些,王源的鼻尖只到他的下巴。王源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居然真的在王俊凯裸露的脖颈处闻到了淡淡的烤肠香气,不明显但是……让人觉得真的很好吃。


王源觉得自己肯定是疯魔了,竟然已经开始有点相信王俊凯的话了。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这么多年坚信唯物论的社会主义好青年王源还是坚持实践出真知,像只小狗似的趴到王俊凯身上左右嗅,浅淡诱人的烤肠味道越靠近就越浓郁。王源不自觉的吞吞口水,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摸不准,抬眼却还是嘴硬。

——你……你是不是刚把我的烤肠吃了?


——啊?

这回轮到王俊凯听不懂了,但他微微皱眉就明白过来,桃花眼里墨色深深。

——你不相信我?


王源很想回他一句我凭什么相信你这种奇怪言论啊,可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总之我会让你相信的。

他们俩靠的极近,王源刚才还没有察觉,直到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呼吸都喷了他的脸侧。王俊凯的睫毛垂下来,耳朵尖上浮上一层粉,王源偏过头刚想往后退,却被王俊凯紧紧地揽住腰。王俊凯抬眸冲着王源微微一笑,柔软的唇就贴上了他的,嗯,真的是想象中香喷喷的烤肠味道。


不,不对啊!


王源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吻弄得脑袋发晕,圆睁着眼睛刚想用力推开王俊凯,却被寻到破绽,烤肠的气息滑进了口腔,甚至还被惩罚性的咬了舌尖,轻微的铁锈味在嘴里蔓延。


——契约达成。恭喜大王。

机械音再一次在王源耳边响起,眼前又是倾盆而下的烤肠雨,却极有规律的拼成了他的名字,王俊凯不要叫我大王的低吼也越来越远,好像又回到了另一个世界。


王源挺费力的再度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家里的床上。


什么嘛……原来是梦啊。


王源彻底放松下来,可又忍不住下意识的摸摸嘴唇,被人吻过之后湿润的感觉还在,接着砸吧砸吧,总觉得有股烤肠的味道。他拍拍脑袋,暗暗吐槽自己实在太过神经质了,又清晰的想起了王俊凯的样子,心里不知道是宽慰还是遗憾。


王源正发着呆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被床边突然响起的手机吓了一跳,经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宽慰。

——王源你醒了没?公司给你找的生活助理快到你家了,以后注意点,别老让人家去给你买烤肠啊。


——啊?哦。

王源不太清醒的应了声,门口就传来一阵响动,他慢慢的坐起身就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大明星,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有什么想说的吗?

王俊凯转着钥匙,弯下腰歪歪脑袋看着王源笑。


——那烤,烤肠管够吗?


回答王源的,是一个香喷喷的烤肠味的吻和黏在舌尖的那句勾人反问。

——你想吃我?


【end】


我的脑洞大概不会好了……现充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居然就开学了QAQ


评论(35)
热度(367)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