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青春期痴汉联萌

大概是霸道学弟爱上呆(fu)萌(hei)学长?



啧,小白兔学长今天又跟那个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校篮球部部长一起回家。烦人。


王俊凯推着自行车站在车库外的高地上,有些不满的扫了一眼一路说说笑笑快要走出校门的两个男生,目光停留在那个稍微矮一点儿的男孩子身上。大概是天气太热了,他今天难得的没有穿着整齐的制服,青草绿色的圆领T恤领口露出一点形状好看的锁骨,皮肤在夕阳照射下微微发红,颜色像极了甜甜的草莓牛奶,让人不禁想要舔一口。


唔,没错,舔一口。


王俊凯不自觉的伸出舌尖舔舔唇,总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发干。


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被身边人逗得大笑起来,嘴角拉开到一个夸张的弧度居然还是很好看,露出两颗圆溜溜的小兔牙,杏核似的圆眼睛也笑弯了,眼角甚至笑出一点儿泪光,沾在乌浓睫羽上亮晶晶的闪着光。


王俊凯被他的这个笑容闪了眼,站在原地愣怔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个人快要消失在视野里,才迅速的把书包甩到身后,一抬长腿跨上自行车,风一样的骑出了校门,把值日学生大声喊着的那句“同学,校内不能骑车!”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王源听见校门口值日生的声音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眼,蓝色死飞车快速的划过了他的身侧,带过来的一阵风风吹起了骑车人的黑发,露出他让人过目难忘的完美侧脸,还有微微拧起显得有点儿不耐烦的眉头。身为校篮球部部长的好友站在他身边“啊”了一声,接着跟他抱怨。


——我刚跟你说的就是这个新生,他真的好嚣张啊!One on one赢了我居然拒绝来篮球部!简直不要太过分啊!让我这个篮球部部长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王源眨眨眼睛,挑眉笑了一下,转脸继续吐槽好友。


——那是你没用好吗,还篮球部部长,你不连我都比不上吗?哦,对了,我问你啊,这个学弟,叫什么来着?


装作不经意的向好友提着问题,王源拽着书包带子的指节微微泛着白,透露出他一点不为人知的小紧张和小期待。


——哪儿能和你比啊,王源Sama。

好友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眼珠子转了一圈努力回想。

——他啊,他好像叫……叫什么……王俊凯!对了,他就叫王俊凯。


——王俊凯啊……

王源垂下眼睛遮挡了不明情绪,跟着好友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和我同姓呢。


——嗯,对,你以后遇到他也得小心点啊。这家伙可嚣张了……哎呀现在的新生喔,想当初我们俩还是新生的时候那是多么的纯洁善良,跟俩小白兔似的……

好友还在身边喋喋不休的回忆当年,王源却沉默着不再回他的话,“王俊凯”这个名字恰到好处地拨动了他的心弦,和他好看到耀眼的面容一样,让人难以忘怀。



王俊凯在新生开学典礼那天就注意到了那个小白兔学长。


学校礼堂里坐满了刚入学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荷尔蒙让他们现在兴奋躁动,交头接耳;脸颊上还有假期里没消掉的粉刺和黑眼圈,空气里弥漫着男生的汗水腥气和一些女生刺鼻的香水味。这些全部都让身在其中的处女座王俊凯本能的觉得不舒服,他拧着眉头偷偷塞耳机,低下头去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主席台下面站着的一排等待演讲的高年级生里有人和他做了一样的动作——塞耳机。


王俊凯突然觉得他很有趣,于是眯细了眼睛继续观察。


很难得的,他的脸上没有碍事的眼镜反光,让王俊凯清晰的看到了他的五官:有点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眉,只稍稍露出一点浓密修长的末端,弯弯的却很有几分英气。圆溜溜的一双杏核眼,眼角微微的往上翘,睫毛又长又卷,抬起眼看的时候最为漂亮。鼻骨挺秀,嘴巴小小,形状可爱,不笑的时候像颗粉色的小爱心。


看清他的长相之后,王俊凯发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虽然自己也经常被称赞长得好看,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男孩子居然能长得如此清新可爱,让他由衷的觉得……怎么说呢?简直又小又萌。


因为关注到了这个长得好看的学长,王俊凯在轮到他演讲时甚至摘下耳机坐直身体,样子非常认真。


站在聚光灯下的小学长清隽挺拔,像一棵新生之竹,气质干净又清新。可王俊凯紧紧盯着他一开一合的樱色嘴唇,完全分辨不出他说了什么话,直到演讲结束的最后一刻才回了神,听见了他在礼堂不太好音响设备里依旧好听的声音。


——啊……忘了说,我叫王源,喜欢篮球和音乐,欢迎大家来和我交流啊。


他微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圆圆白白的兔牙,鞠躬之后跑下台的样子也像只活泼的小兔子。


王源儿。


王俊凯舔舔唇,在心里叫了遍他的名字,自作主张的加上一个极为亲昵的儿化音,之后又默默的念了一遍,舌尖最终抵住上颚,在口腔里延展出另一种诱惑。


还在中二期的王俊凯想了又想,还是给他起了个专属于自己的外号:

——小白兔学长。


他很喜欢的,很想了解的小白兔学长。



但在这个各年级分开教学的高中里,不在同一年级的他们俩注定根本没什么交集,不过王俊凯并没有因此放弃。


王俊凯想起来王源在最后说的两样爱好,先去了学校里音乐社团,又去了校篮球部,得出的结果都是一样:并没有王源这个人。那个笑得十分欠揍的篮球部部长听他问起王源只会呵呵笑,昂首挺胸的说了句“你说王源啊,他原来是我们篮球部的编外人员来着,但是打的没我好就退啦。”,语气还很骄傲。


王俊凯却觉得没意思透了,一局赢了他之后就不再去社团瞎转悠了。



不过再次见到王源也没过多久。


那天是王俊凯值日,一大早被分配到保洁区打扫卫生。他们班的保洁区还挺大,他负责靠近围墙的那部分,拿着把竹扫把扫的认真。等扫得差不多了,上课铃也响了,他收拾收拾东西正准备往教室走,面前就突然落下一个人。


他的小白兔学长大概是因为迟到所以翻墙过来的。他的动作还挺熟练,校服既没被刮破也没有落灰,只是下摆那边飞上去一点,露出一段纤细洁白的后腰。他并没有王俊凯想象中的那么瘦弱,王俊凯的目光凝在那一小段露出的腰上,居然发现了他两个微凹下去的小腰窝,裤腰上系着的皮带是浅绿色的。


他嘴巴里还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在嚼什么,在看到王俊凯的那瞬间明显的呆了下,接着眨眨眼睛微嘟嘴巴竖起食指,一猫身就飞快的往高二楼那边跑了,根本没有关注到自己口袋里落下的那张校牌。


王俊凯上前捡起了校牌,两寸证件照里的男孩抿着嘴巴,眼睛里有飞扬的神采,和本人一样好看,下面的班级注明了他是高二(二)班。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变成了动漫里他最讨厌的死偷卡。


他没有归还王源那张校牌,反而因为得知了王源的班级信息,常常一到下课就迫不及待的跑到走廊上去偷偷观察高二(二)班的教室窗口。这让王俊凯成功发现了更多样子的王源:认真的,调皮的,狡黠的,大笑着的,一本正经的……而与此同时,他也发现王源真的是个很开朗的人,他和班上同学的关系都很好,下课时他的课桌前总是围了最多人,尤其让王俊凯感到不太舒服的就是:他和同班那个篮球部部长的关系是真的好,两人放学都常常一起回家。


这让王俊凯觉得非常嫉妒,同时也对这样的自己束手无策。


像个变态一样的……喜欢他么?




那天不是王源第一次注意到王俊凯了。


这个五官过分俊秀的学弟根本没有一点儿长得好看的自觉。


晚自习上了一半的王源被同桌的女生拉到了新生晚会的现场。礼堂里正在表演的是一个歌舞,唱歌的不怎么样,倒是伴舞的那个,穿一条白色的紧身牛仔裤,显得本来就长的腿更直更细,双腿之间也鼓出一个令人遐想的弧度,自己却毫不在意,继续大大方方动作标准的迈腿摆胯,在学校礼堂醉人的打光下垂下去的桃花眼弧度漂亮锐利,挺直的鼻骨上泛着光。


同桌的女生坐在他身边一边捂着脸夸张的叫着“卧槽”,一边偷偷摸摸的从指缝里瞄一眼,撞撞他的手肘感叹。

——哎,王源,这学弟真色气哎!哪个班的?你认识吗?简直人型荷尔蒙喷洒机!


王源摇摇头,一错不错的盯着那个学弟下台,杏仁眼微微眯起来,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他想起开学那天,这个学弟斜背着包跟人问路,旁边的他一眼扫到的完美侧脸,一瞬间让他除了一个“帅”字居然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


很想认识这个人的欲望到了这天在心里愈发鼓胀。也是从那之后,越来越经常的碰见这个人。



那天王源的气管炎犯了,带着口罩穿过操场去校医务室,正巧遇到王俊凯在上体育课,课程内容是引体向上。王俊凯站在单杠前做的认真且标准,像一杆笔直的标枪,衣服被拉上去一点,露出腰腹部小麦色的半块腹肌。天气很热,汗湿的黑发黏在他的额头上,做完规定数目后他就不太舒服的甩甩头,笑出两颗小虎牙。


王源在建筑物的阴影里瞪圆了眼睛看着他,脚步停了很久,突然想起同桌之前那个“人型荷尔蒙喷洒机”的评价,准确的让他有点想笑。


这么关注他,总感觉……自己好像不太妙啊。


所以在翻墙遇到他的时候故意留下了一点东西,可是脑内模拟好的情景并没有因此上演,反而是意外从好友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怎么念都好像一个束缚住自己的魔法咒语。



然而,然而,命运这东西本来就让人难以想象的存在。


所以当王源微笑着来他们班推行学校的交谊舞活动时,王俊凯毫不犹豫的举手报名。


——我来教你好了,我会跳女步。


放学后空旷安静的舞蹈教室里,小白兔学长王源眼睛弯弯,极其自然的牵住王俊凯的手。他点点头,垂眼揽住了王源的细腰,对上王源的视线后很突然的前进几步,抬手把他压到了墙边。


——虽然有点突然,但是我还是很想说,王源儿,我喜欢你。


王源脸上的惊讶只停留了一瞬,他歪歪脑袋抬起腿,膝盖格进了王俊凯的双腿之间。

——我等你这话很久了,王俊凯。



【end】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系列。


后文戳我

评论(45)
热度(317)
  1. Karroy_0715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