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吴钩

15 绸缪

 

上章点我


——哈?喔对,没什么事的话我想留在军校,也想……回家一趟。

王源的肚子突然一阵咕咕叫,他只好一边回答王俊凯之前的问题,一边尴尬的按住肚子侧过身体埋头在背包里找食物,露出来的耳朵尖尖都是红的。大概是低着头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发闷。

 

——啊……这样啊。

王俊凯舔舔唇,起身把火堆旁晾着的衣服翻了个面,眼睛却没什么焦点,眨来眨去的组织语言。

——我想说,嗯,如果你有空的话,愿意和我出去旅行一趟吗?或者……我陪你回家也是可以的。

 

王源闻言抬起头,他还挺佩服自己的,居然在王俊凯这种能让基础学院的语言教员哭晕在厕所的语言表达能力里听出一层不同寻常的含义。背包里放着王俊凯擦洗干净的不少野果,他随手挑了两个,自己拿了一个咔嚓咔嚓开始啃,又顺手扔了一个给王俊凯。

——王俊凯,你说的……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我先说好,那个……结婚以后再说。

 

——结婚以后再说?

王俊凯接了果子又擦了几下,唇角挂着一点羞涩的笑刚准备下口,听到王源这话又拧起了眉,狭长的桃花眼都给他瞪圆了。

——源源,你相信我。我们已经结合,是彼此一生不变的伴侣。就算……就算现在情况比较特殊,但是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结婚这件事一定很快,不用等到以后再说。

 

王俊凯第一次不带喘气的说了这么多表明心迹的话,却被他过分羞恼的伴侣王源用吃了一半的野果砸中了脑袋。

——你……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逗号的地方打错了。我……我既然选择了你成为我的哨兵,当然会有和你结婚的打算,只是现在你我身份都……哎不对,我都给你带跑了。你之前想问的是我蜜……月想去哪吧。我是说这个结婚以后,再说。放假之后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离开啊,不用顾忌我。我又不需要你一直陪我的。王俊凯你你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我我也是会对你负责的。

 

王源垂着头不敢抬眼,但一字一句说得很认真,余光里瞥见笑意都快从眼睛里漫出来的王俊凯抿紧唇蹭过来靠他更近,两手张开环抱住他,眼眸深处墨色极重,透着刚刚进行结合时的一点狂热感。

 

王源有些慌张的缩缩手脚,想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抱着他的王俊凯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闷声发笑。王源涨红了脸想推开他,就听见意识传音里王俊凯温柔的声线在轻轻回荡。

『我很开心。真的,王源儿,我特别开心。』

 

——有什么可开心的啊。

王源虽然低低的吐槽了王俊凯一句,但是没有挣脱他的怀抱,反而伸出手主动的搂住了现在专属于他的哨兵的脖子。最终结合的完成让他们俩的意识海变得更加强大且稳定,而这样一个温情满满的拥抱,也让他们俩共同感受到了由衷的幸福和安稳。

 

真是神奇啊。

 

王源这样想着,感受到他想法的王俊凯也跟着搂紧了他。

 

刚见面时对王俊凯的害怕和不爽;前段时间的纠结,跟王俊凯故意拧着不说话,不肯承认自己对他的特殊好感……这些那些,分明都历历在目;而现在他和王俊凯却已经结合,成为命定的伴侣,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分开。

 

真是神奇啊。这种你喜欢我而我也正好喜欢你的小概率奇迹,居然真的发生在了他们俩的身上。

 

王源想着想着也忍不住翘起嘴角,窝在王俊凯的怀里乐了好一会儿,之前的尴尬感觉消散了许多,现在他对着王俊凯,只有满心满眼的欢喜和温柔。

 

王源不争气的肚子又叫了一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含情脉脉的气氛。王俊凯忍不住笑出声,低头拆了包压缩营养素递给王源。

——先吃饭吧。吃完我们一起看一下地图,争取尽快完成任务。

 

——嗯,好。

王源抓抓耳朵接过了营养素,皱着眉头咬了一大口,左手边被细心的王俊凯低过来一瓶饮用水,他拿起来喝了口才勉强把嗓子眼里的食物咽下去,突然抬起眼来盯着王俊凯。

——哎?你不走吗?要陪我一起?

 

——嗯。

王俊凯点点头,抬起手轻轻的弹了下王源额头上的那块纱布。

——这边的教员又不少我一个。主要是你啊,我不在就把自己弄成这样,谁敢放心啊。还是说,你不想我在,把我用完就扔?

 

王俊凯的声音越到后面越低,弄得王源紧张的为自己辩解起来。

 

——哎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啊。只是……觉得……作弊……不太好吧。以前你手下的那些士兵不是都说,你最讨厌别人违反规定,作弊什么的了吗。

王源垂着眼睛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偷偷瞄了王俊凯一眼,看见这家伙满脸的笑气得跳脚。

——啊……王俊凯你骗我!

 

——没骗你,没骗你。

王俊凯忍着想要笑出来的冲动,伸手摸了摸王源脑袋上翘起来的头发正色道。

——我的确讨厌别人不遵守规则,但是除了你。因为你是我的向导,保护好你是更重要的事。

 

——什么呀。

王源拍开他的手,耳朵又红了。他咬咬嘴唇小声给王俊凯介绍。

——我家在星空镇市郊,嗯,别笑,就,就是那个首都星的旅游胜地。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不忙的话,一起回去怎么样。我想,我想带你回家。

 

——嗯,好。你放心,我不忙的,在联邦军校执教的时候军权都是上交军部的,所以我放假没什么事的。我也想看看你小时候住的地方。

王俊凯又揉揉他的头发,翘着虎牙笑容明亮的开起了玩笑。

——这真的不算蜜月旅游?

 

——看,看你的地图吧。我吃饭呢,别和我说话。

王源又被王俊凯调戏了一把,耳朵充血,话都说的磕巴,埋头认真吃东西,不再轻易继续和王俊凯说话。

 

王俊凯失笑,听话的不再逗他,看着地图帮着王源制定起了接下来的路线。

 

在王俊凯的帮助下,王源提前了两天完成了实训,这还是他为了不引人休息,拖着时间和王俊凯在山里故意多转了几回的结果。虽然和王俊凯在一起连在野外住简陋的帐篷,吃难以下咽的压缩食物都变得很有趣,但是王俊凯这个洁癖分子先受不了了找不到干净的水源洗澡,整天催着他赶紧结束任务回家。好在王源他们这届战略系的学员综合素质都很不错,王源这个开了外挂三天完成任务的也只是中流水平。

 

浑身轻松的结束了这次的实训任务之后,王源等着特定时间的飞行器来把他接回;而王俊凯也提前和教员组打了招呼,跟着王源同一辆飞行器飞回了军校。

 

假期即将开始,两个人打包好行李,准备动身一起去一趟星空镇。

 

——TBC——

 

章节标题取自《诗经·唐风·绸缪》: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评论(7)
热度(77)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