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吴钩

12 遇险

 

上章点我


因为有了王俊凯的指导,王源实践考核的各项能力都有了很大提升,总之再也不用担心开学考试了。而那个摸进王俊凯房间的向导尼尔,也被他用了一些手段给强制退学了。王源看着对门新搬来的身材魁梧普通人同学,不知为什么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开学在即,王源心里惦记着他父母的事,趁着最后的几天空闲去了好几趟图书馆查阅关于他父母在军校时期的资料,结果找是找到了,但他并没有关于资料的查阅权限,后来只能又找了王俊凯帮忙,借用他的身份权限,才查到一点当年的东西。

 

他父母在联邦军校进行学习的时候,正是联邦两党的内战最严重的时期,所以对向导的束缚反而没有和平时期的现在严厉,他的向导母亲也因此得以特招进入军校,成为父亲的同班同学。他的父母均是联邦军校医科的优秀毕业生,尤其在哨兵向导医学这方面颇有建树。当年两人合作的毕业论文一经发表,就得到了很多方面的共同重视。

 

资料上的内容就到此为止。

 

王源看完多少觉得有些奇怪,在他的记忆里,父母虽然是哨兵向导的强强组合,但只在市郊开了个普通的小医馆,去医馆的人少,俩人成天也没什么可忙的,就喜欢乐呵呵的逗他玩。并没有资料里所说的那么厉害,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太对劲,因为他之前当做宝贝整日翻看的那本纸质书是他母亲交给他的,是一本系统的讲述了向导知识以及作为向导要怎样进行自我训练与自我保护的实用工具书,内容详实有趣,操作起来可行性也强,在后来他一个人在渝州星生活的时候帮了不少忙。

 

但是如果是他们俩研究出了关于向导的这本书,没理由没有一本与之对应的介绍哨兵的,就连他在王俊凯那边看到的,联邦统一颁发的实用小册子都分了上下两部,分别用来介绍了哨兵与向导。可如果真有那本书存在的话,那它现在又在哪呢?那么父母为什么没有把它一起交给自己呢?父母的意外身亡是不是会跟这个有关呢?

 

没等王源理清楚这些问题,联邦军校就正式开学了,突然一下充实起来的学习生活一开始让他感到有点不太适应,过了几天之后就习惯多了。

 

开学之后王俊凯为了避免麻烦,在公共场合一直非常理智的和他保持距离。其实说起来王俊凯给他们上的课程也只有一门实践操作,一个星期只碰上一次而已。王源第一次看他上课的时候还真是挺惊讶的:换上教员统一的黑色西服配领带,再戴上一副平光眼镜的王俊凯,风度翩翩温和有礼,像极了一位名门少爷。

 

不过两人私底下交流的依旧不少,为了能够锻炼自己的体能,王源一有空就去王俊凯的个人训练室,在那里跟着王俊凯挥汗如雨,整天闷在意识海里的Roy也能出来放放风,可往往刚一出来就跟王俊凯的雪豹精神体Karry扭成一团。这俩个小家伙大概是因为主人之间建立了临时标记,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建立了初步的精神结合,而王源的成年期也因此随之平稳的推后了,可这点依旧让他既欣慰又担心。

 

虽然没有选择和王俊凯一样的说出口,但在王源的心里,他唯一认可并且容许自己依靠的哨兵也只有王俊凯一人。可之前讨论尼尔那件事时谈及王俊凯的养父母,这家伙当时为难的表情总像根刺一样梗在他们俩之间。和彼此的精神体们逐渐开始的和谐相处不同的是,两位主人除了严肃认真的讨论关于学业,训练以及王源父母的事之外基本上都是相对无言。王俊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王源却是回避着不太想开口。

 

忙碌起来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王源作为学员已经在联邦军校呆了半年,迎来了军校一年两次如期举行的半期测试。战略系虽然学时少提升快,可有一点最让王源发怵:那就是除了和军校其他科系一同进行的半期测试之外,还有一个用来考核学员实践能力的野外实战训练。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的实训地点定的比较近,就在望江市市郊的几座山上。实训时间长达五天,没有分组,独自为营,在不申请帮助的情况下到达指定的终点就算成功过关。

 

虽然说王源一个人在渝州星上生活了八年,可渝州星再偏远也达不到深山老林的地步,王俊凯的训练室里也没有野外生存这一项模拟练习,王源想想自己第一天来军校那不太靠谱的方向感更是担忧的很。但由于紧张的半期测试,王源一直忍着没和王俊凯提这件事,王俊凯也没特意说些什么,只是在王源临行前打了包还比他先出发,出发前才偷偷塞了个隐形通讯器给王源跟他解释。

——我申请作为你们这次实训的指导教员成功了,所以要先去那边勘察情况。最近几天你自己要注意,遇到麻烦了就用这个联系我,知道了吗?

 

王俊凯跟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训练室里,王源正拿着毛巾擦汗,突然听到也没反应过来,习惯性的接过来回了个“啊?”。倒是正在和Karry闹着玩的Roy先听清了,甩了傻豹子爬到王俊凯的肩头,和主人王源酷似的一双圆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王俊凯。王源有些尴尬的把小狐狸弄下来,垂着眼睛先道了谢,看着怀里的Roy开始扑腾才支支吾吾的继续说话。

——Roy问你……什么时候走,让你……也注意安全。

 

王俊凯露出虎牙笑的很开怀,低头伸手摸了摸王源怀里的小狐狸才开口回答。

——明天就走。我会注意的,你也是。

最后一句是抬起脸对着王源说的,王源看着他挺温柔的桃花眼,睫毛长长的很漂亮,突然就别扭的微微偏过头应了一声“嗯。”

 

王俊凯离开没几天,就轮到了他们这批学员。这一届战略系的人还挺多,一百多个人足足用了五辆飞行器才全部拉到山里,直接变换地点把人空投下去。王源的运气不太好,因为身份卡是由王俊凯伪造的,他的学员号很靠后,实训落地点也和自己班上的学员分开了,反而特别倒霉的落在了之前王俊凯特别提醒过他不能接触的几个联邦派官二代的学员附近。

 

王源抓紧了手腕上的隐形通讯器,平静心情整理好降落时被弄乱的必需物资,再抬起头来果然就被身边带着不怀好意笑容的几个人给包围了。

 

这几个人都是哨兵,为首的那个更是只比王俊凯差一点的一等哨兵,拼体能肯定是拼不过,王源低下身子偷偷抓了一把土握在手心,考虑着马上要怎么脱身。

 

——听说你和王俊凯很熟?身份卡的代理人都是他?你要是因为我没通过实训,算不算我让他难堪了?

为首的那位还真有点反派大boss的自觉,叽叽歪歪说个没完,王源瞅准他们之间的一个空隙,起身扬手绕了个圈儿把手里的土撒出去拔腿就跑。

 

哨兵的五官敏锐,就是这点土也够模糊他们的视觉不少时间,而王源因为一有空总跟着王俊凯训练,体能加强了不少,逃跑的时候更是拿出了十分的力气。好不容易听见身后的咒骂声越来越远,眼看着面前就是一座小断崖,气喘吁吁的想要停下来,可偏偏忘记了这里是湿滑的丛林而非他熟悉的训练器械,脚下一滑被凸起的一块石头绊倒了,额头上也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大概是正好碰到了血管,鲜血不要钱一样呼啦啦的涌出来,流满了他半张脸。王源闭上半边眼睛,挣扎着想要起身,背包却被一旁的树枝勾住了,一个用力反而让自己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骨碌碌的眼看着就要滚落山崖!

 

——TBC——

 

正主都甜成那样了我还在这写这种剧情,大家不用费心了我自套麻袋就行。

 

评论(16)
热度(75)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