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储备粮

大概是简单粗暴的小甜饼吧【望天】


王俊凯在演唱会上和粉丝一起庆祝完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之后,在后台休息室里又被损友们灌了点洋酒,晕晕乎乎的坐上保姆车,习惯性的把整个身体靠在王源儿身上。

王源没躲,十七岁的他肩膀还是有点瘦削,但总归是有男人的样子了,足够撑住半醉的王俊凯,还伸手习惯性帮他揉了揉太阳穴。他自己也推脱不过喝了几杯酒,但眼神还挺清明。帮王俊凯揉完太阳穴,看着他懒洋洋半眯眼睛的样子又忍不住伸出手弹了下他饱满的额头。

——傻子。

傻子抬了抬他的桃花眼,水光流转,睫羽长长像只翩然欲飞的墨蝶,挑起嘴角使坏一样的咬了下王源儿的小耳垂,没等人反应过来要炸毛就把脸埋进了王源儿的颈窝,带点湿气的鼻尖到处蹭,弄的王源忍不住要笑。

——王俊凯你学嘟嘟啊?

晕乎乎的半个醉汉声音黏腻,又因为刚刚结束的演唱会还带点性感的哑。保姆车正好过个隧道,王源眼前突然黑了下,王俊凯刻意压低的声线扑在耳边,顺着脊椎一节节的爬,麻麻痒痒的感觉挥之不去。

——王源儿,你好香。

王俊凯说完就软绵绵的把头搁在王源儿肩膀上,侧着脸让挺直鼻梁在王源领口投下一小片阴影,热乎乎的呼吸在王源的喉结上方打转,细细碎碎的发梢也蹭的人脖子痒。

九月份的天还是挺热的,就算是开了空调的保姆车里,两个大男生像这样靠在一起还是让人出了一身薄汗。偏偏王源力气没王俊凯大,怎么推怎么扭都避不开这个喝了酒就愈发黏人的大型动物。只好任着他半醉半醒的靠着自己胡搅蛮缠。

——源源,源源,你今天还没跟我说生日快乐呢。

过一会儿。

——王源儿我今天没听见你的solo,你现在给我唱一遍好吧?

然后又是。

——王源儿你今天用香水了?青草味好香,别看你是只羊么?

还有就是。

——王源你今天开场有个地方慢了拍,不信回去看录像。

……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总之想到啥说啥的处女座队长喝晕了之后的啰嗦功力简直max,唯一被针对的王源只有顺毛摸这一个法子,问一句嗯一声,特别和谐,特别好哄。让经纪人都憋不住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是习惯性的让整个组合住一起培养感情。但是在北京活动,千玺家住的近,而且弟控也是伤不起,所以基本上活动一结束就回家。

感情培养来培养去,全培养到他们俩身上了。

不大不小的公寓里,王俊凯负责做饭整理,王源负责清理清洁。客厅里放着钢琴吉他;书房里堆满了他俩喜欢的漫画影碟,没做完的作业和合写的乱七八糟的曲谱;一间卧室两张床,拼到一起就足够身高一米八的他俩滚来滚去。连他们俩爸妈来视察都不得不承认他们俩过的挺好,这地方还挺有人气。

王源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试镜的前天晚上就住这里。他紧张的要命,拖着王俊凯也睡不着,翻身下床给他找了个几年前他女神主演的欢脱搞笑电影,两人大半夜的笑成一团。第二天王源神清气爽的去试镜,看到个肤色有点黑的副导演反射性的想喊拉布拉卡。

还有每次他坐在饭桌上等着穿围裙的王俊凯炒菜上桌的时候,脑袋里总是天雷滚滚的飘过一些诸如“相濡以沫”,“贤妻良母”之类的词。

他和王俊凯一起长大一起成名一起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挫折磨难和成功灿烂,这种感情持久深刻却难以形容。他们笨手笨脚的学会扶持,小心翼翼的互相宠溺,却好像还是隔了一张薄纸,但是谁也不想戳破。


好不容易回到公寓,王源摆摆手拒绝了经纪人的帮忙,自己一个人把黏乎乎的王俊凯拖回家。

进了门王俊凯才清醒了点,舔着嘴唇说想喝水。王源没办法,把他安顿在靠近门口的琴凳上,自己走进厨房去开冰箱。王俊凯的整理癖又严重了,矿泉水都要一瓶瓶的堆好,王源弯着腰有点使不上劲,一抽居然没抽出来,反而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王俊凯吓了一跳。

王俊凯露着虎牙笑眼弯弯,有点站不住的倚着门,伸出手从腰上一路滑下去,很轻的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源源……的腰很细。

王俊凯的声音完全哑了下去,毛毛糙糙的黏住耳朵,长手长脚的把王源整个抱住,侧过脸吻在他的嘴角,酒气已经淡了,只有湿热的让人烧起来的温度。

——源源,我们……在一起吧。

王源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张张嘴居然想不出拒绝的话,扭过脸一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和王俊凯一样带了钩子的低哑。

——王俊凯你醉了,别乱说。

王俊凯没回话,只是低下头从他的嘴角舔吻到耳后,一直吻到他的颈后痣。发梢一路蹭过皮肤,从骨子里生出一点让人腿软的麻痒。王源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本能的贴近他的怀里,心里还是觉着有点不对,可身体完全抗拒不了王俊凯这个人,软绵绵的越贴越近,只由着王俊凯动作。

王俊凯轻笑了声,勾长了脖子去吻王源的喉结,抬着他水光潋滟的桃花眼认真的看着王源,像只狡猾的大型猫科动物看着他一手养大的储备粮,带点不舍的骄矜期待。

王源垂着眼睛看王俊凯,尾椎骨没来由的一麻。他闭上眼睛掩住漫天光华,样子虔诚纯澈的低头吻住他。

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了。


接吻的时候他们俩同时想到了过去。


眼线长长的小师哥很严肃,说出的话大人气十足。

——愿意和我一起唱歌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说出了肯定的语气,让圆圆眼睛的小师弟没法拒绝。


又对着全重庆人民露着刚刚长出的虎牙,笑的像只初生的小老虎一样可爱狡黠。

——用他的可爱和我的帅,应该可以组一个组合吧。


他从小圈养的储备粮,一直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啊。


【end】


对不起我尽力了QAQ够甜吗?

评论(29)
热度(570)
  1. 璇玑纪慕夏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