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密语(下)

学长K×学弟R

欧风第一人称

OOC苏出天际

【强迫症就是这么炫酷【。

(上) (中) 


狩猎事件有惊无险的过去了,虽然事后教员大人批评了我的鲁莽行事,但对我的勇敢还是十分激赏。倒是Karry本人痛斥了我一顿,可是说到一半居然红了眼眶。

——你这个傻子。
他红着眼睛咬着下唇,把话说的支离破碎的样子非常令人心疼。我微红着脸拥抱他,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说话坦荡无畏。
——我们俩都好好的呢。不是吗,Karry?

——混蛋!
他咬着我的耳朵小声咒骂,接着紧紧的抱住了我,力气大的像是要把我嵌进他的怀里。他一直要比我高一些,我配合的把头靠在他的肩窝,突然觉得后颈一湿,滚烫的泪珠就滑进了我的衣领里。

从那之后Karry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爱护我,或者说比之前对我更好。只是在我偶尔突然看向他的时候,总是流露出一种热切又忧郁的神情,纯黑眼眸里墨色淄然,好像隐藏着一个说不出口的秘密。


也许是经过狩猎这事,也许是天生有缘分,等到我升入三年级成为学长的时候,我和Karry依然保持着亲密挚友的关系。我们爱好相似,性格互补,无话不说;我们甚至在对方家里度过圣诞假期:他见过我的牧师父亲和贵族母亲我也见过他的新贵父亲和东方母亲,我们的父母也都非常欣赏彼此的孩子。大概是相处久了的缘故,我们在绿茵场上也默契十足,每每玩起足球游戏被分在一队时总会联手赢得胜利。

在公学的两年里我们都成长了许多,可奇怪的是无论我多么关注饮食运动努力长高,却总是要比Karry矮一些。他对此十分得意,总是趁我不注意时伸手取下我的帽子摸我的脑袋,即使我经常警告他这并非绅士所为,他还是带着一点骄矜的笑意如故,而我……常常是看见他弯成新月的眼睛就忘记了生气。

Karry今年刚满十七岁,是公学高年级公认的风云人物。比较起我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身形更加高大修长,过分美丽的纯黑眉眼间更添英武风姿,偶尔抬眼更是气势凌厉。与人为善,处事有方,是个十足的绅士。听他的母亲玩笑说甚至有不少贵族女孩儿现在就十分中意他。相较之下我还是个各个方面都需要他帮忙的小孩,每次想到这一点,我的心里都酸酸涨涨,满满的充斥着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所以当之前Luiz的学长Albert一脸神秘的找到我和Luiz说要带我们去见识见识成年人的游戏时,虽然一旁的Karry紧紧的皱着眉头明显的一脸不同意,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Karry,你也一起来吧,跟同年级比你这家伙就是个修士。
Albert学长也是个高大英俊惹人喜欢的美男子,但他熟稔的把手臂搭在Karry肩上,勾着唇角满脸戏谑的调侃他的时候,我还是本能的觉得不舒服。

Karry没理会他的调侃,倒是直直的看向我。
——Roy,你真的要去?
见我认真的点点头,他的眉头锁得更紧,却还是回复了Albert学长。
——那好吧,算我一个,Albert。

Albert学长的动作十分快,当晚就有一架小型马车过来偷偷带我们出了公学。

——这是要去哪儿?
我和Karry缩在满载着兴奋的高年级生的马车角落,我一边好奇的伸长脖子往马车窗外看,一边小声的询问身边的Karry。他难得的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扣住了我的手腕。
——你到了就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Karry的声音有点过分压抑,可当我扭过脸去看他时,迎上的还是他无比坦荡的黑色眼眸。

到了地方下了马车我终于理解Karry的语焉不详,这居然是一家高级妓馆。

Albert学长站在衣香鬓影的大厅里冲我们这群人夸张的行了个礼。
——尽情享受吧,我亲爱的未来绅士们。

我有点紧张四处打量着,到处都是衣着华丽的漂亮女人,偶尔还有几个眉目俊秀,眼带媚意的英俊男人。见我在原地愣怔着,就有个年纪稍长的女人打着彩色羽扇扭着纤细的腰身向我走来,我有点害怕的躲避不及却正好撞上了身后的一个男人。

那男人大概是个混血儿,有一头稍稍卷起的棕发,眼睛却是浅黑色的,眉目含情,微微眯起的样子十分熟悉,我一下子看呆了,就听见他带了笑意的低沉声音。
——怎么,先生喜欢我吗?需要我来服侍您吗?
话语间那男人就低下了头故意冲着我耳朵吹气,柔软宽大的手掌也探上了我的胸膛。这我觉得难以忍受,可是我的心脏却意外的跳动的非常快,直到一个熟悉的严厉声音在我耳边炸开。
——别碰他!

是Karry。

这个认知让我稍稍安心,庆幸着自己终于可以脱身。抬起眼却望进一双全然陌生的黑色眸子里去。

Karry难得发怒,微微眯起的眼睛让我的心跳加速,脸颊发烫。他一脸戒备的怒视着那男人,并且一把把我整个抱在怀里,因为生气有些粗重的呼吸打在我的睫毛上,让我的心湖泛起说不清的涟漪。

那男人无辜的摊摊手,垂着眼睛向我们道歉,我这才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的眉眼和Karry有几分相似。

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像一道惊雷一样劈中了我。我呆滞的看着Karry呵退那个男人,接着在侍者的指引下领着我进了一个点着熏香房间。他余怒未消的黑色眼睛在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奇异的闪着光,紧紧搂着我腰部的那只手也没有一丝松懈,他深深的看着我,抿紧了唇一言不发,另一只手抬着我的下巴逼着我和他对视,我的心也因此跳的越来越快。他一点点逼近我,英俊的面容完完整整的映在我的瞳孔里,直到柔软的唇贴上我的,气势汹汹的舌尖也窜入我的口中,卷上我的,煽情的磨蹭。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心脏几乎骤停,全身的感官都麻痹了,只剩下口腔里Karry带给我的那份甜腻湿滑。

等我回过神来,Karry依然忘情的吻着我。我熟悉的那双总是喜欢摸着我的头发的手已经滑进了我的贴身衬衫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我,指尖像有魔法,带起我的身体诚实的颤动。不能忽视的还有我们紧贴的胯部,隔着薄薄一层西裤简直硬的发烫。我被那种陌生的温度吓的心里发慌,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之后就像个懦夫一样,落荒而逃。

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我完全明白了我之前对Karry的奇怪心情。

这太疯狂了,可是想起来又觉得十分自然。

我爱上了他。我的学长,我的挚友,我视若自己生命的Karry。而他也爱着我。

可是,没有谁比牧师的儿子更了解这份爱情是罪业,上帝不会宽恕我们。


从那以后我浑浑噩噩满腹心事,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躲着Karry。他发现以后也不再故意来找我。我偷偷的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憔悴,心好像在热锅上受着煎熬。

正当我为这份爱而不得的感情受尽煎熬时,另一个噩耗降临在我身上:我的父亲再次远航在东方殖民地布道时罹患天花身亡。

整个庄园的重担全部落在我的肩上;我美丽的母亲也好像一下子步入暮年,整日以泪洗面,这让我无从适应,痛苦万分。我无法像个真正的绅士一样去勇敢面对,只能没出息的靠着酒精获取安眠,麻痹神经。

这天也是,当我昏昏沉沉的醉倒在自己房间时,被公学里的稽查队抓个正着。教员大人大发雷霆,当即决定要公开处罚我十鞭。我又害怕又羞愧,涨红了脸不知该怎么办,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毁了。就在这时,喷着浓浓酒气的Karry晃晃荡荡的朝我们走来,伸长手臂勾住我脖子,眼神几乎没有焦距。
——Roy,我送你的那瓶酒好喝吧?嗝!

教员大人更为光火,把火力集中在了Karry身上。我躲在Karry身后,脑袋里乱糟糟的,只有眼泪不停流。

这个、这个大傻子!

也不知道Karry是怎么疏通的,教员大人完全免除了我的处罚,也因为Karry毕业在即,鞭刑减半且改为秘密处罚。就算是这样,当我在黑屋里找到Karry的时候,他满头都是汗水,完全站不起身,一向平整干净的裤子上粘满了灰尘与血渍。

我的眼泪瞬间决堤,我抱着他的头哭的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他费力的微笑着,吻了吻我的耳朵轻声说。
——Roy,没事了,你还有我。


半年后,Karry丝毫没有受到那个处罚的影响,升入本国最优秀的学府学习他感兴趣的音乐科;而我也重新振作起来,在两年后再次成为他的学弟,因为父亲的缘故选择了医科。

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虽然Karry大学里主修音乐,还是改变不了他家族与生俱来一心从商,锐意创新的个性,成立了一支伟大的航队;而我也成了他的随航医师,像我父母之前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了一位真正的坚强勇敢的绅士。而我们俩,也坚持用一生践行着那句在这个时代里没有办法说出口的密语:

——我爱你。

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这时节木叶潇潇,海风清冽,是适合远航的季节。我和我英俊的船长站在甲板上,即将往蔓延在我们血脉里的神秘东方去。海天一色,蓝成一场永不醒来的幻梦。


——END——


……我不是故意要开虐的……主要因为那个时代伟大的咳咳一般都很惨……像王尔德啊图灵啊……

本来这文是我的一个神秘脑洞,没想到喜欢的人还挺多的,还有妹子求K视角番外……好吧,等我懒癌好了会努力写哒……另外急求太太指导炕戏写法【星星眼正直脸

评论(11)
热度(97)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