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密语(中)

学长K×学弟R

欧风第一人称

OOC苏出天际

【强迫症型排雷结束【。

(上) (下)


理完了东西我在自己的小行李箱里找了挑了很久才选中一个古旧的铜铸。这是我从小就很喜欢一个小玩意儿,据说是仿照当年古中国神奇的地动仪制作的。如果Karry的家族真的有传闻中的那么迷恋东方文化,他也应该会喜欢这个小礼物。

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扬起嘴角,连门都没关好就跑到Karry门口敲门。令人奇怪的是,门里过了好几分钟才有了动静,我站在他门口小幅度的蹭着鞋底,手里紧紧抓着那个小礼物,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赶着给我开门的Karry顶着一头还滴着水的海藻般柔顺黑发,手上还拿着一条白色毛巾,临时套上的白色衬衫也被水珠洇湿了一块,紧紧的黏在精瘦的腰上。

——对,对不起,先生,我失礼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不敢直视这样的他。Karry有点无奈的啧了下嘴巴,拿着白色毛巾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很仔细的询问我。
——有什么事吗?行李收拾好了吗?出门带钥匙了吗?再给我两分钟,我们去你房间说。

我刚想回答我没什么事行李都收拾好了而且没带钥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觉得一阵怪风吹过,接着耳边就是嘭的一声,只好干笑着回答重点。
——Karry学长,那个,其实,我没带钥匙。

上帝啊,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蠢蛋。

Karry把小半个脸埋进白色毛巾里,身体可疑的颤动,胸腔里发出沉沉的笑。过了几秒大概觉得这样太不绅士,才停了笑拿着毛巾按了按额角。
——算了,你先进来吧。
他说这话时,眉眼还带着浅浅笑意,含了水的黑色眼睛像块熠熠闪光的透明水晶。美得让我有些目眩神迷。

——是的,失礼了。
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急急的把手中的礼物递过去。
——这个,送给您。

——谢谢。很漂亮。
Karry接过铜铸,领着我进门。Karry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干净中带了人情味的暖,地上铺了薄薄地毯,书架上放着满满当当的书和一些小型乐器,书桌上也零碎的放了些关于数学原理和音乐的书籍,偏好明显又有趣味。他挺小心的把铜铸放在书桌上,低下头仔细看了下,冲我露出一个笑,非常认真的道谢。
——真的非常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Roy。

我非常失礼的盯着他的笑脸出了神,他伸出手揉揉我的头发,微笑着安慰我。
——Roy,别担心,我这里有你房间备用钥匙。你不会回不了房间的。

我羞愧难当的垂下了头,心里却觉得能遇见Karry这样的学长真是幸运。


在Karry的帮助下,我总算适应了在公学的生活。可是公学里行道树的叶子还没落完,我就遇到了新的问题。

那就是骑马。

我从小在庄园长大,照理说骑马应该不在话下,可事实却是我对阅读和音乐更感兴趣,唯一热爱的户外活动是去果园里摘果子玩。所以当我上完第一节骑术课后支支吾吾的表示要向Karry学习骑马的时候,他有点惊讶的挑挑眉但没有多问,只是让我到了休息日去找他。

休息日来的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多,我穿好骑装套上马靴准备妥帖了才去敲响了Karry的门。他打开门,也是一身英气十足的黑色骑装,配上他的黑发黑眸,像是故事书里的那种暗夜骑士。我想说些话赞美他的英姿,却被他抢了先。
——Roy,你今天看起来很不错。

——谢,谢谢您。您也是。
我不知为何有些羞怯的红了脸,赶紧垂下头去让Karry领着我去了马场。

像所有上层阶级的绅士一样,Karry非常喜欢马,而且骑术颇精。他的爱马是一匹叫做追风的纯色黑马,漂亮精悍,跑动如风。他只向我介绍说那是他父亲送给他十二岁的生日礼物,却是在那唯一一次的骑术课上,连教员都忍不住赞叹的宝马良驹和精良骑术。

所以当他领着我走到那匹温驯的枣红马面前时,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或许是我惊讶的表情太过明显,他温声解释道。
——Lucy是我刚学骑术时用的,追风的脾气太坏,等你练好了我会把他借给你骑。

——非常感谢!
听到他的解释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力的给他鞠了个躬表示我的谢意。
——您真是……对我太好了。

——也没什么。
Karry摸摸自己挺直的鼻梁露出一点罕见的羞赧。
——这是我作为学长应做的。不要说这些了,Roy,我们先从上马开始……

Karry是个细致又有耐心的人,经过他的指导,我很快掌握了一些基本的骑术技巧。我骑在Lucy身上忍不住冲他微笑,他也报我浅笑。过了会儿他又让人牵了追风出来,自己上马亲身向我展示了他为我讲解的技巧,他的动作纯熟,如同行云流水,我的眼神肯定是太过崇拜与着迷,因为他不一会儿就打马到了我面前,在秋天恰到好处的温暖阳光里向我伸出手。
——Roy,想骑追风试试吗?

我兴奋的瞪大眼,小心翼翼的握住他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因为太过期待声音也磕磕巴巴。
——真的可,可以吗?

——虽然你自己来还有点困难,但是你愿意和我一起跑一圈吗?
他回握住我的手,声调温和。
——你好像很喜欢追风的样子。

——当然!
我收回手回想着Karry教给我的动作迅速下马,抬着脸看向他。他微笑着再次向我伸出手,用了些巧力把我拉上去。我坐在他身前,心跳的很快。秋天的确是个美好的季节,马蹄轻巧的踏过厚重的落叶,耳畔有烈烈风声,阳光和身后Karry的胸膛一样温暖,我第一次就迷恋上骑马这项运动。


在公学的日子总是过得充实又愉快,记忆里秋天才刚刚结束就到了圣诞节,我在公学的第一年也告一段落。我坐着马车和Luiz一起回家,而他正喋喋不休的抱怨他的学长Albert。
——说起来那个商人的儿子对你可真够好的。
他酸溜溜的总结评价。

想起Karry我的心里就有点暖,不过听见Luiz的称呼还是有点不舒服,我难得的板起脸对他说话。
——Luiz,Karry是个难得的绅士,更是我的挚友和学长,我不想你这样说他。

——什么啊!
Luiz看见我的严肃为Karry辩驳的样子居然耍起了少爷脾气,拧着眉头继续叫唤。
——不过就是个商人的儿子!连Roy你都帮他说话!哼!等着瞧吧!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几句这家伙就匆匆走了,我心里隐隐有些为Karry担忧,可是回到家的巨大喜悦显然冲走了这些不愉快的小插曲。


我在烧着温暖壁炉的家里度过了一个舒适的假期,期间和Karry通过两封信,第三封信还没回的时候,公学就开学了。

春天是贵族们狩猎的季节,为社会培养未来的绅士们的公学也一直有这样的传统。天气刚刚回暖,教员大人们就组织起三年级的学长们带领我们新生进行进入公学以来的第一次狩猎。

狩猎之前Karry就嘱咐了我许多需要注意的事情,我都一一记下后他又亲自过来帮助我整理东西,这让我我心里又感激又羞怯,觉得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总是无私无畏的关心我爱护我,不像学长,反倒像是我真正的兄长。

在Karry的操持之下,我首次狩猎的准备工作十分完备,信心满满迎来狩猎。可狩猎一开始,偏偏Karry本人出了大状况。

他的爱马追风惊了。

追风的性子很烈,受惊也比一般马动作更大,Karry身边的人纷纷一脸惊慌的跑开,教员大人也大声叫喊着让Karry保持镇定,可连牵着马匹过来的男仆也不敢轻易上前。而已经上马的Karry虽然全力压制着追风的动作,可是额角已经见了汗,样子十分艰难。

我一下子惊住了,脑袋里乱糟糟的,突然闪过了Luiz在回家的马车上说过的气话,更多的是Karry关心我对我微笑的样子。

上帝啊,我不能看见他在我面前受伤!无论是不是因为我,他不能有事!

脑袋里被这一个信念充斥着,我完全听不见教员大人的劝阻,直接冲到了受惊的追风面前。
——追风宝贝儿!安静下来!安静下来!安静下来!

追风喷出的粗气直直的打在我的脸上,高高扬起的马蹄让我感到非常害怕,我禁不住的颤抖,眼泪充满了眼眶,根本看不清在马上的Karry的表情。

我能救下Karry吗?我会死在马蹄下吗?

这两个问题缠绕着我的心灵,让我无暇思考其他。所幸上帝眷顾他的子民,追风在我的安抚下渐渐平静下来。当Karry能够成功脱身下马的时候我也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让我完全分辨不出面前Karry担忧的表情,只听到他一声声急切的唤我的名字。
——Roy!Roy!Roy!

我稍微回了神,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
——Karry,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TBC——


手机码字,电脑打榜……感觉……有点爽……大家一起……加油加油……

明天就结局辣……

评论(15)
热度(78)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