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慕夏

Mutant and proud.

琥珀

#架空# #古风# #凯喵源少爷#

【遇】
十一二岁正是小孩儿调皮贪玩的时候,这不,就算是乖巧如王丞相家的王源小少爷,被几个同窗一鼓动也忍不住逃了学堂。几个人也只是少年心性,既不敢跑的太远担心天黑赶不回家,又不敢在近处晃悠怕被教书先生责骂,索性去了学堂的后山玩。
学堂后山因为小孩们的幻想总是有种神神叨叨的色彩,王源心里也有点怕,走的难免有些慢,偏偏那几个同窗个个胆大调皮,后山树多又杂,几个弯转下来,连同窗们的人影都看不见了。
眼见着日影下沉,王源躲到一棵大榆树下不敢乱跑,月白的书生袍下摆突然一重,小孩被吓的差点跳起来,俯首却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猫儿眼。
不过手掌大的小奶猫,通体全黑,四爪雪白,端的是“乌云踏雪”的好品相,一双琥珀目澄清漂亮,叫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啊……是小猫啊。
王源小少爷眨眨眼松口气,小心翼翼的把拽住自己衣角的小猫捧起来。这猫也颇有灵性,不动也不挠,只轻轻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了舔小孩的掌心,湿润柔软的像小少爷那颗快被萌化的心。
——啊……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喵~
小猫软软的叫,似乎是同意了,躺在小少爷的手掌里蹭啊蹭的,琥珀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有种说不出的狡黠。
——好乖,叫你什么好呢?黑仔?小白?乖乖?
小少爷皱着眉苦恼,小猫伸出爪子去勾他的衣袍,摆明了嫌弃他取的名字。
——不喜欢吗?
王源小少爷低下头,一双又黑又亮的孩子眼对上猫儿半眯着的琥珀目,灵光一现一拍手。
——琥珀?叫你琥珀好不好?
猫儿有点委屈的舔舔被小少爷拍乱的毛,终于接受了自己这个不怎么难听的新名字。

见一向乖顺的小少爷散学了还不归家,府里人的急了,王丞相更是亲自带了家丁去寻,寻到了却见着这一人一猫对视的童稚趣景,心里又是急又是乐,倒也生不出责罚这孩子的心了。

父亲不罚母亲也得唠叨,小少爷挨完训垂头丧气的回房就发现了静静躺在枕头上闭着眼的小猫,扬起唇角唤了句琥珀,猫儿闻言就睁开了眼,一双琥珀目灿若星辰,好看的让小少爷的心颤了几颤。

遇黑猫眼如琥珀,能闻人言,必异界物,乃世代情深,为续情缘。

【梦】
十五六岁的少年,六艺皆佳,加之容止优裕,家世不凡,本应是鲜衣怒马,满楼红袖招的年岁,而王源公子却是个异数,不善饮酒不爱红巾翠袖,除却学堂诗会,一心都扑在一只唤作琥珀的黑猫身上。
这猫是小公子年幼时所捡,养在身边确有四五余年光景,颇通人性。虽是家猫性子却野,除却小公子本人,没人能摸清这猫的去向。加之瞳眸异色,确是奇猫一只。

而现在,这个人们眼中爱猫成痴的王源小公子和他这只琥珀奇猫对峙。
——这个也不喜欢?
小公子皱皱鼻子指指旁边篮子里趴着的一只品相上佳的兰花母猫。
——喵。
琥珀长大了自然没有幼时甜腻绵软的叫声,低低沉沉的像筝声,果然是不高兴了。
——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都四岁了。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琥珀倨傲的抬抬下巴没叫,半眯着的眼睛流光溢彩,转过身只留给自家主人一个高冷的背影。踏雪如飞,转眼不见。

这天晚上琥珀没有乖乖回到小公子的卧房。王源开着门等了这任性的猫儿好久都没等到,自己倒是撑不住的开始打盹儿。
烛火摇晃的厉害,半梦半醒的小公子隐约看见一个人影闪进了房里,玄色春衫衬的身形修长,风流尽显。一双淄然桃花目眼角堆尽万千情意。声音沉沉好似流水淙淙般悦耳。
——你不是想知道我喜欢什么样吗?
那人说着不着调的话一点点的靠近懵懵懂懂的小公子,隐隐的都能听清那人带了笑意微颤的喉音。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王源小公子只感觉唇上一湿,麻痒的像是琥珀的舌头舔过,分辨不清。

小公子晨起竟发觉自个儿好好的躺在床铺上,琥珀也好好的卧在枕上,半睁着一双流光目莫名熟悉,春情漾漾,风流尽堆眼角。

有灵猫族,目若琥珀,动情化人,以吻为契,生生世世,永不弃离。

【伴终生】
王源年满二十成冠礼那天,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天子爱其品性,愿将宫中最受宠爱的明月小公主嫁与;二是他养了九年的琥珀黑猫突然消失,动用了不少人力也没寻见。

听闻喜事府里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气氛,少了琥珀伴身的王源顿觉苦闷无趣,干脆避开众人去了酒楼独饮消愁。
这几年王源酒量还是小,半坛子十年份的梨花白喝到了日暮西山。酒楼窗外树影茂密,像极了他十一二岁逃了学却阴差阳错抱回琥珀的那天。
猫儿一双琥珀眼,静静地在他身边看透了他多少年。
酒气上脑的王源有点想哭,自己何时对琥珀竟如此依赖了。还有那个十五六岁就频频出现在自己梦里的玄衣男子,自己与他畅谈平生,对饮风流,琴瑟相伴,分不清是梦是真,却也突然不告而别。
那男子有双桃花眼,墨意浅浅,情意深深。

——终是见不得你掉泪。
男子有点无奈的叹气,王源抬眼对上一双熟悉的眼。当是十月,玄衣笼纱,眼睛一弯就是十里春风桃花。
——当初许君一诺。你如不弃,我定不离。今日誓言如旧。
男子轻声笑说,一双桃花目碎了星子,熠熠凝成琥珀。

是年王源拒皇命天婚,天子不以为忤反赞其人品。自此归隐乡野之中,偶有人遇见,身旁必伴一玄衣男子,气质清越,亲厚如兄。

琥珀非异色,愿伴君终生。

【end】?



古风好久没写了感觉有点奇怪就凑合着看吧,欢迎给lof主提意见或者建议。坚持看到这的好孩子有彩蛋啊哈哈。

王源做了一个很长又有点奇怪的梦,醒了之后就给有点纠结要不要告诉身边抱着被子睡的正熟的王俊凯。毕竟这家伙明天还要中考。有点烦的拿着手机刷微博,输入王俊凯的名字搜到了一大串中考加油的微博。坏坏一笑就给看见的第一条点了赞。
想了想又打开微信对着王俊凯的中二头像开始说话。
——王俊凯我梦见你变成我的猫了。虽然我挺喜欢胖仔和小白的但是你变的猫太好看了所以我还是更喜欢你。
——中考加油,都让你睡我床上了你再考不好就是对不起我撒。
——小凯,你会像梦里一样陪伴我一生一世的……吧?
——唔。
睡熟了的男孩子无意识的哼了声,长长睫毛动了动,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睁开的时候带了薄薄水汽,闪着光像最珍贵的琥珀。
——王源儿?我不紧张啊。你快点睡。不要乱想。
王俊凯嗓音闷闷的带了睡意,弄的王源也觉得有点困了。
——那你要好好考试,下次我们就一起录少年go了。你要好好配合我。
王源关了手机躺在王俊凯身边打着哈欠提要求。
——好~
王俊凯笑的眼睛弯弯答应着,顺手就帮王源盖好被子。

夜很长,未来也很长,幸好身边有个你,从此我们就不是孤身一人了。

树脂千年成琥珀,我三生有幸遇见你。

【真·end】









评论(5)
热度(57)

© 纪慕夏 | Powered by LOFTER